0

    ( )“你修炼了五行元素法则,当然可以把丝线连接上,进去当然也出的来,我可以送你出来!”五行金兽道。

    “这样啊,好吧,呃,不行,我们两个把所有丝线连接起来需要好几天,我在外面还有事要做呢,两个小时后就有大事,不能在里面耽搁的!”江帆点点头应下,猛然又觉得不对劲,忙道。

    耽搁两三天时间不打紧,重要的是五行茧房很诡异,五行金兽是第一次打交道,谁知道这家伙到底什么德行,要是进去了不放人岂不是悲催了,别还没脱离火坑又掉入苦海。

    “你不帮我连接丝线,怎么联手去对付符天和符地?”五行金兽顿时不高兴了,质问道。

    “金兄,我在外面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命的事要办,耽搁不起,我能不能在外面帮助你?”江帆推脱道。

    “你在外面怎么帮我连接丝线?”五行金兽反问道。

    “金兄,难道现在除了连接丝线外,就没别的可做了?我真的有大事,危机生命的大事,不然帮你连接丝线别说几天,几十天都没问题!”江帆也是反问了句,便一脸严肃强调道。

    “我是真心想帮你,你总不能让我命都不保吧!”江帆又道。

    “你不是好好的吗,又和我待在一起,尤其是再五行茧房里面安全的很,怎么就危机到你的性命了?”五行金兽皱皱眉,问道。

    “哎,金兄,一言难尽啊,空间兽你知道不?”江帆脑筋急转,哀叹一声试探道。

    “空间兽,知道啊,怎么了?”五行金兽怔了怔问道。

    “我和空间兽有仇,我把空间兽打成基体原形了,空间兽非常愤怒,要去招来空间巨兽,说空间巨兽对付符天就像大人虐杀孩童般的容易,我必须去阻止啊!”江帆半真半假的说道。

    “呃,不是吧,空间兽要招来空间巨兽,空间兽和你的仇也太大了吧!”五行金兽大吃一惊道。

    “金兄,空间巨兽真有空间兽说的那么可怕吗?是不是夸大其词故意吓唬人的?”江帆心中一喜,五行金兽显然是知道空间巨兽了,急忙问道。

    “空间兽没有夸张,空间巨兽真的非常恐怖,你真的很危险了!”五行金兽一脸凝重道。

    “是啊,那,那你的主人也惧怕空间巨兽?”江帆心中一沉,眼珠一转试探道,虽然觉得空间兽没说假话,但听到五行金兽这么一说,更是觉得压力山大了。

    “我主人不怕空间巨兽,虽然对付空间巨兽不容易,但终究还是能对付的!”五行金兽有些自豪的炫耀道。

    “难道你的主人修炼到了五种元素境界?”江帆心中顿时一喜,问道。

    “那是自然!”五行金兽傲然道。

    “呃,金兄,据我所知好像还没人修炼成功五种元素吧?”江帆震惊了,只是随口试探的一问,没想到竟然真的修炼成功了五种元素,十分诧异的质疑道。

    “胡说八道,没见识,我主人不就修炼成功了五种元素!”五行金兽鄙视道。

    “我靠,岂不是被达菲亚的笔记记载忽悠了,还说从来都没有人能够修炼成功五种元素!”江帆语塞,十分地郁闷。

    但江帆很快就释然,也是,最初来到符神界的时候,符天死了多年,认为符神主就是无敌的,直到进入符魔界才知道自己井底之蛙。

    人形骷髅虫、猩猩巨兽、黑皮仆兽之类的一个接一个的的恐怖蹦出来,越到后面越心惊,达菲亚只是修炼成功三种元素,在那个世界属于中档高手,对真正的顶层并不知道也很在正常了。

    “金兄,你知道达菲亚这个人吗?”江帆沉吟了会问道。

    “达菲亚?达菲亚……呃,想起来了,记得是有这么个人存在,别提了,这混蛋偷了主人的宝贝呢,只是可惜没抓住被他逃了,也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五行金兽一愣,想了想变得气愤道。

    “我靠,达菲亚偷了五行金兽主人的宝贝!”江帆一阵眩晕,脑筋急转忙问道:“达菲亚偷了什么宝贝?”

    “偷了主人的一颗五行神品神丹!咦,你怎么知道达菲亚?你认识达菲亚?达菲亚在哪里?”五行金兽随口应道,随即想起什么,问道。

    “呃,我不认识达菲亚,他已经死了至少几百万年了,我只是捡到了他留下来的遗物,便修炼了五行元素法则!”江帆故意瞎编说达菲亚死了,省得五行金兽问起达菲亚的事情,与此同时更加心惊,还有五行神丹啊。

    “达菲亚死了!死得好,这家伙敢偷主人的五行神丹就该死!”五行金兽呆了呆,便有些幸灾乐祸道,对江帆捡到达菲亚的遗物并不感兴趣。

    “金兄,我有些奇怪,达菲亚留下的笔记说那个世界没人成功的修炼成功五种元素,顶多只能修炼成功四种元素,难道那个世界没人知道有人修炼成功五种元素?”江帆没去评判,求证的问道。

    “呵呵,那是人们不知道而已,那些人在主人眼中只是蝼蚁罢了,主人哪里会去搭理这些人,所以知道的人极少极少!”五行金兽笑道。

    “你修炼五行元素法则到什么境界了?”五行金兽瞅了瞅江帆,问道。

    “前几日侥幸的突破修炼成功了四种元素!”江帆谦虚的答道。

    “我靠,你修炼成功了四种元素!呃,我还认为你只修炼成功了两种,顶多三种,不错啊,看你年纪不大,竟然这么犀利!”五行金兽大吃一惊,重新打量起江帆了,有种另眼相看的意味。

    “兄弟,你也别去做什么阻止空间兽招来空间巨兽的事了,跟着我混吧,等我主人来了,我把你介绍给主人,以后一起共事!”五行金兽想了想提议道,竟是招揽起江帆来了。

    “只要主人看上你了,收下你,做主人的仆人,空间巨兽的事自然会替你解决,保你无事,而且以后还有大大的好处!”五行金兽又道。

    “我靠,让我去做仆人,死去吧你!”江帆狂汗,十分的无语,逍遥自在多惬意,去做仆人,岂不是脑袋有问题!五行金兽见江帆神色怪异不吭声,不悦道:“你不愿意?”

    “呃,当然不是,只是我没那个福气,我是这里的人,不可能离开这里,无法做你那伟大的主人的仆人了!”江帆急忙惋惜道,不好直接拒绝,只有委婉的推脱,不想和五行金兽搞僵关系。

    “你是这里人有什么,怎么就不能离开这里,跟着主人多威武,可以得到无穷的好处呢!”五行金兽眉头皱起,劝说道。

    “呃,金兄,这事容我考虑考虑,以后再说,现在还是说说怎么帮你吧,我在外面怎么帮你!”江帆郁闷不已,敷衍一句转移话题提醒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4439五行金兽    “嗯,五行炉,好像有点对路,走,去看看五行炉!”在苦思的江帆怔了怔,随即脑筋急转道。

    “主人,可千万别去动五行炉啊,那东西太危险了!”女仆闪星启动神器闪星高速飞行,想了想提醒道,显然江帆是要研究五行炉,可别对付空间巨兽的办法没想出,反倒另陷危机中。

    “我心中有数,不过一定的风险还是要冒的!”江帆道,知道五行炉危险,但现在也没办法,只能尝试研究一下,现在修为暴涨,就是万一触动五行炉爆发,自保还是很有信心。

    不一会,神器闪星进入海洋上空,江帆想了想道:“闪星,先去看看五行茧房什么情况!”

    女仆闪星应下,分分钟不到便来到五行茧房上空悬停,五行茧房依旧不断的涌出无数的虫子怪物,江帆透过透明封印罩看向五行茧房里面,有些惊讶。

    五行金兽正牵着一根丝线飞向悬在中央巨大的茧,之前巨大的茧和底部无数巨大果实连接的丝线被切断大部分。

    五行金兽牵着一根丝线悬停在巨大的茧旁,金色的手捏着丝线按在茧上,手发出金色光芒,约莫十秒钟后,五行金兽撒手,丝线竟是再次连接在茧上了,整根丝线顿时闪动几下精光便平静下来。

    五行金兽转身飞向底部又牵起一根丝线飞向巨大的茧,如法炮制不断的来往五行茧房的底部和巨大的茧之间,在重新连接断开的丝线。

    “我靠,断开的丝线太多了,五行金兽这是蚂蚁搬家,这要什么时候才能全部连接起来?”纳甲土尸有些好笑道。

    “不能这么说,五行金兽这么做是对的,虽然断开的丝线很多,但按照五行金兽的速度看,五天的样子就能全部连接成功,比什么不敢强!”江帆

    “丝线连接茧和果实,说明茧的成熟需要靠丝线将果实的养分输送过去,符天和符地就是不想茧中的五行兽出来,可惜帮不上忙!”江帆叹道。

    “主人,符天和符地害怕对头从茧中的空间隧洞过来,来人一定非常恐怖,这样的人应该能对付空间巨兽吧,主人要是能和这种人搭上线,是不是就不用担心空间巨兽了?”女仆闪星忽然说道。

    “嗯,很有可能,不过这种超级强大一定自傲的很,不一定搭理咱,而且人家凭什么帮你去对付空间巨兽?”江帆先是比较赞同,随后悻悻道。

    “除非能帮助五行茧房中的茧尽早成熟破茧而出,也算一份人情,这样的话也许来的超级强者能出手相助,或者告诉对付空间巨兽的办法!”江帆忽的心中一动喃喃道。

    “呃,帮助茧尽早成熟!这怎么帮?进去帮助五行金兽把丝线连接起来?貌似也进不去吧!既是进去了,五行金兽搞不好当成坏人要大打出手呢!”纳甲土尸讪讪道。

    “这倒是个问题,我出去喊喊话,看看能不能和五行金兽联系上聊一聊!”江帆皱皱眉,想了想道,得试试,反正也不耽搁什么时间,联系不上拉倒。

    江帆闪身出了神器闪星,来到五行茧房上空三十米悬停,冲着封印罩大吼道:“金兄,金兄,你听得见我说话吗?”巨大的茧到封印罩也有几千米远,江帆不得不大吼。

    “我靠,没反应,是封印罩隔绝听不到,还是声音小了?”江帆吼叫几声不见五行金兽有反应,有些郁闷,想了想便催动符咒能量爆发,再次大吼,吼声如炸雷,能传出数百里远。

    可是里面的五行金兽只管忙碌着连接丝线,连抬头看都不看,江帆失望了,估计是封印罩把里面与外面彻底隔绝,根本听不到,否则没道理,除非五行金兽是聋子,但那应该是不可能的。

    江帆沉吟片刻,问道:“闪星,附近没什么情况吧?”

    “主人,除了五行茧房涌出的虫子怪物,附近五万里没任何东西!”女仆闪星道。

    江帆点点头,伸出手掌意念发出召集金元素,顿时周围空间的金元素聚集到手掌上,凝聚成一个金色的球,金色的球越聚越大,形成直径一米的金色大球。

    江帆停止召唤金元素,催动金色的大球,顿时发出金灿灿的光芒,耀眼夺目,几百里外都能感觉到。

    果然,五行茧房中正在忙碌的五行金兽忽然抬头看到了江帆,一脸惊讶,立刻放下手中丝线,飞身来到封印罩前,隔着封印罩,距离江帆三四十米远悬停,凝视着江帆。

    江帆大喜,终于引起五行金兽的注意了,但随即又犯难了,引起注意不管用啊,听不见说话,怎么沟通?打手势吗,不会哑语,既是会的话,估计五行金兽也看不懂,这可怎么办?

    江帆一时急得抓耳挠腮,忽然心中一动,笑了,立刻收起急忙意念发出,金元素形成的大球一份为二,形成符天和符地的相貌,一边盯着封印罩里面的五行金兽看它的反应。

    五行金兽一看到符天和符地的相貌,顿时一脸愤怒了,江心中窃喜,伸手朝着五行金兽指了指,接着又指了指自己,再指指符天和符地的人像,随即抬手挥出两道金光,将符天和符地的人像击溃。

    江帆再看五行金兽有些郁闷了,这家伙脸上竟是显示出茫然神态,似乎没看懂意思,只得再次召集金元素重新演示一边,这次五行金兽似乎明白了,脸上露出笑容,不断的点头。

    这是表示和五行金兽共同的敌人是符天和符地,可接下来该怎么弄?江帆又犯难了,怎样表达联手和帮助它的意图呢?江帆又是记得抓耳挠腮起来。

    五行金兽盯着江帆看了会,又看了看周围虚空,接着浑身金光大作,江帆一楞,这是什么意思?正狐疑之际,五行金兽忽然直愣愣的冲了过来。

    哧溜一声微响声,五行金兽竟是穿过封印罩出现在江帆十余米远的面前,江帆吓一跳,下意识的急忙暴退百米,“我靠,竟然能出来!”

    “你比划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们一同对付符天和符地?”五行金兽问道。

    “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我实力有限,符天和符地太强大了,我一直在对付他们两个呢,我们能不能成为朋友?”江帆大喜,忙应承并问道。

    “当然可以,我正好需要帮手,你进去帮我干活,把里面果实上的丝线全部连接到茧上去来!”五行金兽点点头要求道。

    “我进去?我进不去啊!”江帆愕然,脑筋急转道。

    “没关系,我带你进去就是!”五行金兽道。

    “呃,进还是不进?”江帆迟疑了下,问道:“呃,我能把丝线连接上?进去了还出的来吗?我在外面还有很多事要办呢!”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