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个被混沌神兽摄住的是二尸凶,此时十分的惊恐,浑身被强大恐怖的吞噬之力包裹着,连魂念传输都无法发出求援,死撑着,在缓慢的飞向混沌神兽的口中。

    纳甲土尸驮着江帆很快赶到,纳甲土尸道:“主人,小的去助吃蛋一臂之力!”

    “不用,我说几句话就可以解决了!”江帆笑道。

    闪身飞到尸凶附近三十余米远悬停,大喝道:“尸凶,你的大尸凶已经被我杀了,你还不老老实实的被吃,这样撑着有意思吗?”

    本就扛不住的尸凶看到江帆和纳甲土尸惊愕,闻言大骇,顿时一松劲,嗖的一下便被混沌神兽给吸入口中吞下。

    “我靠,这样也行!”纳甲土尸惊讶了,江帆笑道:“尸凶已是强弩之末,心理上一恐慌自然就彻底歇菜,这是心理战!”

    “吃蛋,双头呢,有双头帮忙也不用半天的吃不下啊?”江帆看了看左右问道。

    “妈妈,是吃蛋让双头去继续捣毁其他地方的够工厂的,吃蛋能对付这个尸凶的!”混沌神兽答道,确实,江帆不来打岔分神,再有顶多分分钟也能吞噬尸凶。

    “好了,我们现在抓紧时间破坏其他地方的工厂和屠宰场!”江帆笑了笑道,忽然江帆面色一变,眉头皱起,纳甲土尸忙问道:“主人,怎么了?”

    “被神器闪星吸引的五行水兽回撤了,应该是收到了大尸凶的讯息赶过来了!”江帆答道,一边给女仆闪星发出指令,让神器闪星尾随五行水兽,随时汇报方位。

    “呃,双头已经分出裂体去各处的工厂了,要是遇上五行水兽就危险了,是不是召回双头?!”纳甲土尸吃了一惊,忙提醒建议道。

    “不用,让双头继续,该和五行水兽照个面了,正好五行水兽对五行水兽!”江帆脑筋急转迅速做出决定,符天那边没有通报情况,五行火兽也应该不会过来。

    “傻蛋,吃蛋,我们走,朝着北方飞!”江帆吩咐道,拍了拍混沌神兽的小脑袋,混沌神兽立刻变身五六米高大,驮着江帆和纳甲土尸全速飞行。

    一路上江帆根据女仆闪星传递来的信息修改飞行方向,两三分钟,还有三万余里便相遇了,江帆脑筋急转,唤出神火不灭分身,接着意念发出,调动水元素包裹全身堆积,变成五六米高大黑人。

    “放慢速度,傻蛋,吃蛋,待会你们两个全力对付尸凶,速战速决,五行水兽我来对付!”江帆叮嘱道,神火不灭分身由纳甲土尸驮着。

    “好的,主人,等小的和吃蛋拿下尸凶再帮助主人对付五行水兽!”纳甲土尸应了声提议道。

    “呃,不要你们帮忙,只会越帮越忙,拿下尸凶你们立刻进入神器闪星,你们的实力还是远不及五行水兽,无法承受一击的!”江帆立刻反对道,一边风之眼遥视前方。

    纳甲土尸悻悻无语,混沌神兽没吭声,倒是有自知之明,分分钟,前方一只尸凶趴在五行水兽背上出现在江帆视线,在七八千里外急速飞来。

    “傻蛋,吃蛋,你们留在这等待机会,待会我攻击五行水兽,五行水兽必然要甩开尸凶,你们立刻对尸凶下手!”江帆道,接着闪身前飞百余里虚空悬停。

    很快背着尸凶的五行水兽出现,在江帆前方十余里远的位置停下,看着江帆不住的打量,十分的惊讶,五行水兽背上的尸凶也是震惊了,怎么又来了一只五行水兽?

    此时神器闪星在五行水兽后面六千里停下,等待机会,女仆闪星已收到江帆的指令,一打起来便接近过来,盯住五行水兽,必要时对五行水兽发动能量攻击进行干扰牵制。

    “你怎么和我一摸一样?”五行水兽看着江帆忽然发问道。

    “我靠,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既然和我一摸一样,那我们就是同类了,你做我的小弟吧,跟着我混!”江帆听的好笑,这五行水兽有些憨啊,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喝道。

    “切,你做梦去吧,我的主人是符地,你跟着我混怎么样?”五行水兽皱皱眉斥了句,反过来要求道。

    “你跟着符地没前途的,符地没多久的活头了!”江帆笑道,忽然意念发出使用穿越石位移消失,五行水兽怔了怔,急忙四处查看。

    江帆骤然出现在五行水兽侧面百余米,大黑手挥出,水元素攻击技能水滴石穿使出,顿时周围虚空水元素聚居,黑色幽光闪动,普天盖地的射向五行水兽。

    五行水兽吃一惊,身躯一颤,背上的师凶顿时被弹飞出七八里,一声低吼竟是直接冲了过来,对水元素的水滴石穿攻击视而不见。

    噗噗……狂暴的水元素射在五行水兽身上,五行水兽顿时滞缓下来,黑漆漆的身体被水元素打成蜂窝状洞穿,但却迅速愈合,而那些攻击它的水元素像是遇到磁石一样折返被五行水兽吸纳消失。

    五行水兽仅仅停顿一秒钟依旧扑了过来,一声低吼,挥手轰出一道黑色水元素光芒袭向江帆。

    江帆十分惊讶,“我靠,不是吧,水滴石穿的攻击竟然无效!”但随即有些明白了,五行水兽就是水元素构成,同种水元素攻击造不成实质伤害,反被吸纳了。

    江帆不敢和五行水兽硬碰硬对攻,毕竟自己不是真的五行水兽,一旦包裹身体的水元素被打散,真身可就显出,假冒五行水兽也就露馅了。

    江帆急忙使用穿越石位移出七八百米避过攻击,手一挥,使出水元素爆灭技能的定向攻击,顿时周围黑色水元素像是雨点一般射向五行水兽。

    五行水兽顿时诧异了,心中十分奇怪,这只同类的攻击手段怎么与自己的不同?狐疑之余也没怎么在意,依旧不躲不闪,扑向江帆。

    五行水兽心中明白,同是五行水兽,是不可能能杀死对方,顶多重创,而且感觉到江帆这只五行水兽似乎没有它强大,故此丝毫的不去躲闪,五行水兽大意了。

    密集的水元素射在五行水兽身上,砰砰……一串的爆响发出,五行水兽身躯顿时被炸碎飞散,江帆看得大喜,心中一动,立刻一个位移近前,意念发出召集炸碎的五行水兽身体构成的水元素。

    江帆心中有想法,将构成五行水兽的水元素召集纳入自己咽喉的水轮场,五行水兽是不是就被灭了?

    “我靠,不是吧,构成五行水兽的水元素怎么无法召集?呃,好像这些水元素很不同,蕴含着十分强大诡异的生命力。”江帆大跌眼镜,惊愕了,第一次遇上无法召集的水元素。

    接着令江帆更加震惊了,那些无法召集的水元素在迅速的汇聚,很快五行水兽恢复成型。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4433放走大尸凶    已经翻脸,符天和符地都没出来,趁机赶紧的动手,削弱他们的势力,反正这些家伙没任何正面作用,要是能抵抗虫子怪物的话,还不不一定会动手。

    江帆一直有个疑惑,为何这些强大的家伙不去消灭虫子怪物,符天的手下是这样,符地的手下也是这样,包括独立的人形骷髅虫也如此,其中必定存在什么特殊的原因,但一直没有得到答案。

    纳甲土尸很快摧毁工厂,江帆和纳甲土尸来到附近几十里外的屠宰场,纳甲土尸继续破坏,江帆继续盯着周围的虚空,纳甲土尸才将屠宰场捣毁,一个尸凶便出现在江帆的视线中。

    “傻蛋,尸凶来了!”江帆道。

    纳甲土尸更是兴奋了,他喜欢搞破坏,更喜欢找到一个差不多的对手大战一场,立刻道:“主人,小的来迎战!”

    “好吧,不过我要先和尸凶说两句,等我指令再动手!”江帆点头道,话才落音,尸凶便出现在空中。

    尸凶一眼便看到江帆,怔了怔惊讶道:“江帆,你怎么在这?这里是怎么回事?”符地已经将江帆的气息烙印在尸凶的记忆中,虽然不认识,但通过气息还是辨认出来了。

    “江帆?江帆是谁?你是谁?”江帆装糊涂的反问道。

    “你不是江帆?”尸凶愕然,质问道,诧异了,难道自己弄错了,不对啊,感觉气息并没错。

    “你神经病吧,莫名其妙!”江帆骂道。

    尸凶气结,更加糊涂了,“我靠,什么情况,怎么不承认?这家伙的气息和主人烙印给自己的气息一摸一样啊!”想不明白,暂时压了压怒火,看了看一地狼藉,喝问道:“这里是你破坏的?”

    “你到底是谁?好像符天和符地都两个家伙都没有你这种手下吧,你要与符天和符地无关就立刻滚蛋,不然灭了你!”江帆不答,而是凶狠的喝道。

    “我靠,你疯了吧,我是主人符地的手下大尸凶,你真的不是江帆?难道您忘了你是主人符地的仆人的身份了?”尸凶气愤之余更多的是惊愕,十分的困惑的问道。

    主人交代了,江帆是安插在符天那边的奸细,自己人,怎么这厮情况不对?要说反水投靠符天说得过去,但怎么都翻脸了,两边都不认,这不是找死吗?

    “呸,我怎么可能会是符地那老狗的仆人?我是五行水兽大王的仆人,五行水兽大王有令,命我和空间兽兄弟捣毁工厂!”江帆叫嚣道。

    “五行水兽大王的仆人!……呃,你脑袋没问题吧,五行水兽与我是兄弟,也是主人符地的手下,怎么可能捣毁工厂搞破坏?与空间兽也扯不上关系啊!”尸凶顿时惊诧了,简直不敢相信了。

    “我靠,真是莫名其妙,遇上黑皮仆兽,黑皮仆兽那家伙说我是符天的仆人,现在好,你这家伙蹦出来也说我是符地的仆人,全他娘的疯了!”江帆故意感慨道。

    “呵呵,真滑稽,五行水兽大王是来执行消灭符天和符地的任务的,怎么会是符地的手下?”接着江帆十分好笑道。

    “不和你扯蛋了,你既然是符地的手下,那你就去死吧!”江帆恶狠狠道,身形爆闪后退几百米,朝着纳甲土尸挥手,接着迅速取出符讯球给陆飘羽发出讯息。

    “刺破天!”纳甲土尸早就不耐烦了,看到江帆的手势,立刻扑向尸凶,催动黑色墓碑,裂空夺魄枪挥动大吼,狂暴的黑色气芒袭出。

    尸凶吓一跳,急忙手一挥,一道绿色光芒射出,轰的一声巨响,尸兄倒退十余米,纳甲土尸也是被震退十余米,势均力敌。

    “我靠,竟然有些本领,再来,螺旋碎裂杀!”纳甲土尸有些惊讶,更是激起了战意,怪叫一声,再次扑去,裂空夺魄枪挥动全力攻出。

    尸凶更是震惊了,没想到纳甲土尸竟然这么厉害,似乎与自己实力相当,看到纳甲土尸凶猛的扑来,也是凶性大发,怒吼一声全力迎上。

    轰的一声巨响,强劲的能量气旋蔓出,地面飞沙走石,刮得江帆身上衣服扑啦啦作响,不是催动符咒能量,根本就站立不稳。

    尸凶倒退二十余米,一张口噗的一声吐出大口绿色鲜血受伤了,纳甲土尸退出十几米停下,也不好受,浑身气血翻涌,但没受伤,占了上风略胜一筹。

    “螺旋冲击钻!”纳甲土尸看到尸凶吐血,顿时大喜,精神百倍,大吼一声挥动裂空夺魄枪快如闪电的扑去。

    尸凶大惊,没想到竟然被纳甲土尸打伤了,顿时心生寒意,看到纳甲土尸又来了,这次没敢硬拼,急忙闪身移出三四里远躲避。

    纳甲土尸扑了个空,尸凶才站定,观战的江帆发动了,意念发出,使用穿越石位移骤然出现在尸凶身侧七八十米,催动符阳珠,轰出一道白芒。

    尸凶没想到江帆会发动袭击,也没想到江帆实力暴涨,一个躲避不及,仓促间释出护体能量,砰的一声被击飞,一大口绿色鲜血飞溅虚空,重伤了。

    纳甲土尸立刻飞扑过去要发动致命攻击,却是收到了江帆的传音,“傻蛋,不要弄死它,做做样子把它吓走!”

    “刺破天!”纳甲土尸惊讶,十分不解,但还是依言放慢了些速度,大吼道,裂空夺魄枪挥出,只使用了五层力道。

    尸凶噗通掉地上,一个翻滚爬起,一看纳甲土尸来了,吓得魂飞魄散,急忙闪移消失逃走,轰的一声,站定的地面被纳甲土尸击出一个深达三四十米的深坑。

    “主人,为什么要放走这个大尸凶?”纳甲土尸闪身来到江帆面前,传音问道。

    “我也不想啊,但是没办法,符天那边好像并没有将我被控制的消息通报给符地这边,只有靠尸凶来传递这个信息了,不然符地有可能会对我其他界的亲朋好友下手报复!”江帆无奈的叹道。

    “呃,难怪主人要和这个尸凶说那些话了,小的一时还莫名其妙呢!”纳甲土尸恍然大悟,想了想有些怀疑道:“主人,符地会相信吗?”

    “问题应该不大,我已经通知陆飘羽了,他会告诉大尸凶,说黑皮仆兽发来通报,我被空间兽抓住用控魂蠕虫控制了!”江帆道。

    “傻蛋,吃蛋那边正和另一个尸凶处在僵持中,我们赶紧过去,这个尸兄不能留!”江帆又道,说出地点,纳甲土尸驮着江帆全力飞去。

    群山中的一座山头上空,混沌神兽小嘴巴大张,发出强大的吞噬之力摄住了三十余米外的一个尸凶,尸兄在苦苦挣扎,混沌神兽贪心不想杀死尸兄,而是想吞噬了,故此比直接杀了难度大不少。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