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已经翻脸,符天和符地都没出来,趁机赶紧的动手,削弱他们的势力,反正这些家伙没任何正面作用,要是能抵抗虫子怪物的话,还不不一定会动手。

    江帆一直有个疑惑,为何这些强大的家伙不去消灭虫子怪物,符天的手下是这样,符地的手下也是这样,包括独立的人形骷髅虫也如此,其中必定存在什么特殊的原因,但一直没有得到答案。

    纳甲土尸很快摧毁工厂,江帆和纳甲土尸来到附近几十里外的屠宰场,纳甲土尸继续破坏,江帆继续盯着周围的虚空,纳甲土尸才将屠宰场捣毁,一个尸凶便出现在江帆的视线中。

    “傻蛋,尸凶来了!”江帆道。

    纳甲土尸更是兴奋了,他喜欢搞破坏,更喜欢找到一个差不多的对手大战一场,立刻道:“主人,小的来迎战!”

    “好吧,不过我要先和尸凶说两句,等我指令再动手!”江帆点头道,话才落音,尸凶便出现在空中。

    尸凶一眼便看到江帆,怔了怔惊讶道:“江帆,你怎么在这?这里是怎么回事?”符地已经将江帆的气息烙印在尸凶的记忆中,虽然不认识,但通过气息还是辨认出来了。

    “江帆?江帆是谁?你是谁?”江帆装糊涂的反问道。

    “你不是江帆?”尸凶愕然,质问道,诧异了,难道自己弄错了,不对啊,感觉气息并没错。

    “你神经病吧,莫名其妙!”江帆骂道。

    尸凶气结,更加糊涂了,“我靠,什么情况,怎么不承认?这家伙的气息和主人烙印给自己的气息一摸一样啊!”想不明白,暂时压了压怒火,看了看一地狼藉,喝问道:“这里是你破坏的?”

    “你到底是谁?好像符天和符地都两个家伙都没有你这种手下吧,你要与符天和符地无关就立刻滚蛋,不然灭了你!”江帆不答,而是凶狠的喝道。

    “我靠,你疯了吧,我是主人符地的手下大尸凶,你真的不是江帆?难道您忘了你是主人符地的仆人的身份了?”尸凶气愤之余更多的是惊愕,十分的困惑的问道。

    主人交代了,江帆是安插在符天那边的奸细,自己人,怎么这厮情况不对?要说反水投靠符天说得过去,但怎么都翻脸了,两边都不认,这不是找死吗?

    “呸,我怎么可能会是符地那老狗的仆人?我是五行水兽大王的仆人,五行水兽大王有令,命我和空间兽兄弟捣毁工厂!”江帆叫嚣道。

    “五行水兽大王的仆人!……呃,你脑袋没问题吧,五行水兽与我是兄弟,也是主人符地的手下,怎么可能捣毁工厂搞破坏?与空间兽也扯不上关系啊!”尸凶顿时惊诧了,简直不敢相信了。

    “我靠,真是莫名其妙,遇上黑皮仆兽,黑皮仆兽那家伙说我是符天的仆人,现在好,你这家伙蹦出来也说我是符地的仆人,全他娘的疯了!”江帆故意感慨道。

    “呵呵,真滑稽,五行水兽大王是来执行消灭符天和符地的任务的,怎么会是符地的手下?”接着江帆十分好笑道。

    “不和你扯蛋了,你既然是符地的手下,那你就去死吧!”江帆恶狠狠道,身形爆闪后退几百米,朝着纳甲土尸挥手,接着迅速取出符讯球给陆飘羽发出讯息。

    “刺破天!”纳甲土尸早就不耐烦了,看到江帆的手势,立刻扑向尸凶,催动黑色墓碑,裂空夺魄枪挥动大吼,狂暴的黑色气芒袭出。

    尸凶吓一跳,急忙手一挥,一道绿色光芒射出,轰的一声巨响,尸兄倒退十余米,纳甲土尸也是被震退十余米,势均力敌。

    “我靠,竟然有些本领,再来,螺旋碎裂杀!”纳甲土尸有些惊讶,更是激起了战意,怪叫一声,再次扑去,裂空夺魄枪挥动全力攻出。

    尸凶更是震惊了,没想到纳甲土尸竟然这么厉害,似乎与自己实力相当,看到纳甲土尸凶猛的扑来,也是凶性大发,怒吼一声全力迎上。

    轰的一声巨响,强劲的能量气旋蔓出,地面飞沙走石,刮得江帆身上衣服扑啦啦作响,不是催动符咒能量,根本就站立不稳。

    尸凶倒退二十余米,一张口噗的一声吐出大口绿色鲜血受伤了,纳甲土尸退出十几米停下,也不好受,浑身气血翻涌,但没受伤,占了上风略胜一筹。

    “螺旋冲击钻!”纳甲土尸看到尸凶吐血,顿时大喜,精神百倍,大吼一声挥动裂空夺魄枪快如闪电的扑去。

    尸凶大惊,没想到竟然被纳甲土尸打伤了,顿时心生寒意,看到纳甲土尸又来了,这次没敢硬拼,急忙闪身移出三四里远躲避。

    纳甲土尸扑了个空,尸凶才站定,观战的江帆发动了,意念发出,使用穿越石位移骤然出现在尸凶身侧七八十米,催动符阳珠,轰出一道白芒。

    尸凶没想到江帆会发动袭击,也没想到江帆实力暴涨,一个躲避不及,仓促间释出护体能量,砰的一声被击飞,一大口绿色鲜血飞溅虚空,重伤了。

    纳甲土尸立刻飞扑过去要发动致命攻击,却是收到了江帆的传音,“傻蛋,不要弄死它,做做样子把它吓走!”

    “刺破天!”纳甲土尸惊讶,十分不解,但还是依言放慢了些速度,大吼道,裂空夺魄枪挥出,只使用了五层力道。

    尸凶噗通掉地上,一个翻滚爬起,一看纳甲土尸来了,吓得魂飞魄散,急忙闪移消失逃走,轰的一声,站定的地面被纳甲土尸击出一个深达三四十米的深坑。

    “主人,为什么要放走这个大尸凶?”纳甲土尸闪身来到江帆面前,传音问道。

    “我也不想啊,但是没办法,符天那边好像并没有将我被控制的消息通报给符地这边,只有靠尸凶来传递这个信息了,不然符地有可能会对我其他界的亲朋好友下手报复!”江帆无奈的叹道。

    “呃,难怪主人要和这个尸凶说那些话了,小的一时还莫名其妙呢!”纳甲土尸恍然大悟,想了想有些怀疑道:“主人,符地会相信吗?”

    “问题应该不大,我已经通知陆飘羽了,他会告诉大尸凶,说黑皮仆兽发来通报,我被空间兽抓住用控魂蠕虫控制了!”江帆道。

    “傻蛋,吃蛋那边正和另一个尸凶处在僵持中,我们赶紧过去,这个尸兄不能留!”江帆又道,说出地点,纳甲土尸驮着江帆全力飞去。

    群山中的一座山头上空,混沌神兽小嘴巴大张,发出强大的吞噬之力摄住了三十余米外的一个尸凶,尸兄在苦苦挣扎,混沌神兽贪心不想杀死尸兄,而是想吞噬了,故此比直接杀了难度大不少。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

4432符天即将突破    黑皮仆兽带着一个战将匆匆来到符魔界西北部一处群山上空盘旋,意识散出查看了下周围,没发现什么情况,立刻一个下沉落到一处悬崖前悬停,一滴灵魂精血甩入悬崖上一处草丛。

    草丛中立刻一道光束射出将黑皮仆兽和战将罩住,嗖的一下,黑皮仆兽和战将消失不见,黑皮仆兽和战将进入了一个一万立方米的空间。

    空间里面较热,温度至少有三百度,并非常明亮,充斥着强烈的赤色光芒,三百度炙热,黑皮仆兽和战将倒无所谓,但强烈的赤色光芒却是入一时不适应,感觉十分刺眼,下意识的眼睛闭上。

    接着眼睛眯缝着适应了几秒钟后这才睁开眼睛,一看惊讶了,更是有些迷惑,空间中央部位,五行灵火灯变成五米巨大的灯,灯芯发出的赤色火焰达到三四米高。

    符天正全身光溜溜闭着双目悬空盘膝坐立在灯芯发出的赤色火焰中央,赤色火焰不断的被符天吸纳进入身体,似乎在修炼特殊的什么功法。

    三个战将垂首虚空而立在空间边缘,黑皮仆兽十分轻声冲着一个战将问道:“老六,主人这是干什么?”

    “呃,黑皮大哥,主人在修炼呢,对了,主人说了,不是太大的事,不得打扰他!”战将老六又道。

    “这可怎么办?符魔界的所有工厂和屠宰场正在遭受大规模破坏,那个失踪了两天多的江帆被五行水兽控制了,这应该算是大事吧!”黑皮仆兽顿时郁闷纠结道,有些不知所措。

    “黑皮,说说外面什么情况!”符天忽然眉头皱起,停下吸纳赤色火焰,睁开眼睛问道,虽然黑皮仆兽的声音十分的小,但符天实力强大,还是听到了,同时黑皮仆兽进入,他也察觉到了。

    黑皮仆兽立刻将情况讲述一遍,符天顿时面色变得难看起来,十分恼火道:“我靠,那个五行神器又出现了,五行火兽竟然追不上!呃,符阳珠竟然被江帆融合了!”

    “主人,这该怎么办?要不要小的立刻召唤符神界的五行水兽过来相助?”黑皮仆兽提议道。

    “不用了,让符地的五行水兽过来相助很麻烦,也会被符地那家伙讥笑!”符天想了想否决道。

    “那小的要不要把江帆被控制的情况通知给符地手下的三尸凶?或者通报给陆飘羽符神主?”黑皮仆兽又问道。

    “也不用!”符天神情变得古怪的摇头道。

    “呃,主人,符神界那边不知道这情况,岂不是难以防范那被控制的江帆破坏工厂和屠宰场了?”黑皮仆兽呆了呆,忙提醒道。

    “被控制的江帆融合了符阳珠实力强大了很多,再加上空间兽、五行兽,局面有失控的危险,这该怎么办?”黑皮仆兽十分担心的问道。

    “呵呵,不管了,让他们去折腾吧,工厂被破坏也没关系,反正以后可以重建!”符天面色阴晴不定,思索半晌后忽然怪异的笑道,竟是不放在心上了。

    “呃,主人,现在才产出两万多斤血魂封印浆,距离您要求的三十万近还差老远,这工厂要是都被破坏了,那您的计划岂不是无法实施了,您不是急着要吗?”黑皮仆兽惊愕,十分不解道。

    哈哈哈……符天没说话,却是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大笑,黑皮仆兽看着空中的符天莫名其妙,等符天大笑消停,这才讪讪道:“主人,您这是怎么了?小的看不懂了!”

    “嘿嘿,这几日我终于领悟了五行灵火灯的真正妙用,再有五天,我身上被植入的封印不说全部解封,至少能解封一半,我的实力会暴涨,还怕什么威胁?”符天十分得意的笑道。

    “是啊,太好了,笑小的恭喜主人了!”黑皮仆兽顿时大喜,旁边几个战将也是兴奋不已跟着道贺起来。

    “对了,主人,您刚才说日后再重建工厂,这是何意?您的实力大增,不惧怕威胁了,还需要重建工厂?”黑皮仆兽忽然想起什么,惊讶道。

    “五天后我可以出关了,是不惧怕威胁了,但还是需要血魂封印浆,不把五行茧房中的空间隧洞彻底的封死,日后麻烦会源源不断,这岂不是令人烦恼!”符天悻悻道。

    “哦,这样啊,那这几天小的需要做什么?”黑皮仆兽恍然,问道。

    “这几天什么也不用管,就在这里,也不用出去了,把烂摊子扔给符地,让他也急一急,让他难受去,等我出去了再收拾他!”符天略一沉吟道。

    “该死的符地,你不是得到了五行兽场吗,还有五天的时间,了不起也就再炼制出两只五行兽而已,没什么了不起去的,五行兽算个屁,你最终还是难逃一死!”符天恶狠狠道。

    “呃,还有那个江帆,嘿嘿,希望这几天他能找到符阴珠,最好两珠能成功融合,到时杀了他拿到阴阳二珠,就更加有利用价值了!”符天阴险的笑道。

    “主人,江帆只是被控制了,没必要杀了他吧,江帆其实能力蛮强有些本领的,收复他还是有不小的作用的!”黑皮仆兽犹豫了下替江帆说话求情道。

    “这个到时再说,黑皮,你去立刻把五行火兽唤来!”符天不置可否,命令道。

    “好的,小的这就去把五行火兽唤来开,对了主人,您说这几天什么都不用管了,那虫子怪物还在继续进攻符神界和符魔界呢!”黑皮仆兽应下,想了想提醒道。

    “让他们继续全力抵抗虫子怪物,必要时靠沿海的区可以撤离放弃,往内陆收缩集中不力量,已经给他们派去了五个魔神主,三个符神主,五天的时间应该能扛过去!”符天思索了会道。

    “主人,那这几天不理会符地那边了吗?要是符地那边联系您也不搭理?”黑皮仆兽应下,问道。

    符地冷笑道:“不管!”接着闭上双眼不再说话,意念发出,开始继续吸纳五行灵火的赤色火焰,黑皮仆兽看了看立刻出了封印空间去召唤五行火兽回来。

    江帆在山中等了分分钟便收到女仆闪星的信息,心中大喜,五行水兽果然出现在海洋边缘了,立刻从符咒世界唤出混沌神兽,交代几句,混沌神兽带着双头裂体兽飞离。

    江帆立刻取出符讯球给陆飘羽发去讯息,略等了两分钟,江帆带着纳甲土尸迅速飞到工厂上空虚空而立。

    纳甲土尸很是兴奋,不等江帆有所行动,裂空夺魄枪在手,一个猛子扎下,裂空夺魄枪挥动,轰的一声便将工厂大门击毁,抢着动手了。

    纳甲土尸动手了,江帆自然不去争,风之眼遥视环视周围万里虚空搜索起来,等待尸凶到来。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