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拿过冷风扬手中的衣服,“我猜,你肯定没交过女朋友也没有姐姐或者妹妹。”

    女孩子留长头发可是不容易的,她这头发留了好多年才留起来的,她可舍不得剪掉,这个家伙竟然拿过一把剪子来给她,很明显他一点也不知道,女孩子对头发有多么在意

    如果他有过女朋友,就会知道,头发对一个女孩的重要性。

    夜风扬微微皱了皱眉,心却隐隐微疼。

    “你没有假发吗”冷小紧又问。

    “没有。”夜风扬的声音微微染上冷意。

    冷小野挑眉看了他一眼,“浴室在哪儿”

    抬起手掌,夜风扬指了指不远处的门。

    抱着衣服走向浴室,冷小野拉开门又向他转过脸,“报歉啊,我刚才是开玩笑的,别往心里去。其实你这个人,虽然古板了点,还是挺有趣的”

    刚才她随口说了一句他没交过女朋友,这家伙的语气立刻就降低了好几度,瞬间到了冰点。

    很明显,她刚刚是不小心戳到了他的痛处。

    不用想也知道,这家伙不是刚失恋,就是还在失恋的痛苦中没拨出来。

    她没有刺激别人的习惯,不过就是随口一说。

    对方怎么说也是帮她,其实他这人虽然脾气古板了点,人还是不错的。

    说完,冷小野就进了浴室。

    夜风扬站在客厅里,看着浴室关上的门,抬起手掌摸了摸下巴。

    有趣

    像什么“能干”、“聪明”、“不讲情面”这些形容词,他从小到大,都不知道听过多少遍,早都已经麻木了。

    可是,他冷风扬活了二十四年,还是头一回听到,有人用“有趣”这个形容词来形容他。

    这个小丫头,似乎也很有趣

    城中医院,特护病房内。

    昏迷了几个小时的皇甫耀阳,终于清醒过来。

    抖抖长睫,皇甫耀阳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天花板,他侧脸看向一脸欣喜地看过来的老管家,目光扫了一眼病房,并没有看到冷小野的影子。

    “她在哪儿”

    第一句话,不是问自己的伤情,不是问这里是哪,而是问冷小野,足见这个人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老管家抿了抿嘴唇,“伯爵先生”

    皇甫耀阳的声音一下子高起来,“她在哪儿”

    因为太过用力牵动到伤口,话一说完,他就控制不住地咳嗽起来。

    “您别担心,小姐她没有受伤,她只是走了”看皇甫耀阳又要激动,老管家忙着扶住他的肩膀,“您先别生气了,是她救了您,她将您送到医院之后才走的。”

    她救了他

    闻言,皇甫耀阳的蓝眸里透出几分疑惑,“怎么咳回事”

    老管家不敢怠慢,忙着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向他说了一遍,“我们赶到小岛上的时候,就看到小姐在您的身边,帮您按着腿上的伤口,当时大家都很慌乱,是小姐指挥我们对您进行了最有效的急救一路到医院,她始终都没有离开过您,一直在帮您按着伤口。医生说,多亏得小姐急救及时,您才保住这条命的。”

第66章 和女朋友一起住的话    两人分头上了车,夜风扬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开口,“需要我怎么帮你”

    “假护照,回纽约的机票,不要直达,要转机,还有一身干净衣服,一个地方洗个热水澡、睡一觉,最好不是酒店。”

    以皇甫耀阳的性格,一旦他醒了,一定会全力寻找她,去酒店实在不是好选择。

    夜风扬侧脸,看了她一眼。

    这个女孩,身上带着明显的海水的味道,头发上满是泥沙,看那个样子,就像是刚从战场上走出来。

    手腕上还戴着一块不合时宜的男式大腕表,一张口就要假护照,夜风扬很自然地对她的身份生出好奇。

    她看上去还很年轻,估计大学都没有读完,这样的年纪应该不会是队里的新人,听这口风,似乎与自家boss乔警司关系不错。

    当然,好奇归好奇,夜风扬什么也没有问。

    一来是职业习惯,知道不该问的最好别多打听,二来也是性格原因,他这个一向不关心与自己的工作无关的事情。

    “名字”

    “冷小野。”

    夜风扬挑了挑眉尖,明显不太相信这是她的真名。

    一个女孩子,叫小野

    冷小野打个哈欠,“这是真名,护照上你可以随便取,只要不用这个名字,随便你。”

    夜风扬点了点头,将车子加速。

    很快,车子就驶入城区,在一处看上去很普通的公寓停车场停了下来,夜风扬从后座上拿过一顶帽子送到她手里。

    “戴上。”

    冷小野听话地戴上帽子,和他一起下车,乘着老旧的电梯上楼。

    靠到电梯壁上,她懒洋洋地问,“你家”

    夜风扬语气平淡而简洁,“临时住处。”

    电梯在15楼停下,夜风扬先一步走出去,将她带到一间门前,并没有直接开门,而是扫了一眼门锁,确定没有异样才取出钥匙开门,很明显是个极为谨慎的人。

    “如果你和女朋友一起住的话,你可以说我是你的表妹,到这里旅游,不小心遇到抢劫。”冷小野在他身后说道。

    这丫头,想得倒挺周到的。

    夜风扬推开门,“没必要。”

    房子是老房子,收拾得却很干净,普普通通的一居室,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白领的家。

    但是,冷小野看得很清楚,这一切不过就是表象。

    这位国际刑警的顶级新秀会在这里住,肯定又是在追踪什么大案子。

    “看来,这里有大案子,走私枪击还是毒品交易”她好奇地问。

    夜风扬没有回答,只是走进卧室,再出来的时候手中已经拿了一套男式的运动装,“我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如果你是想躲避什么人追踪的话,装成男孩可能更方便。”

    说着,他右手一扬,就送过一把剪子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