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暗号是什么”冷小野对着听筒问。

    “暗号”对方有些错愕。

    冷小野耸耸肩膀,“我怎么知道,你长什么样子,万一认错怎么办”

    对方怔了一怔,然后就在电话那头说道,“身高186。5厘米,体度76公斤,黑头发、黑眼睛、亚裔、浅灰色t恤、蓝色牛仔裤、棕色机车靴、平光眼镜,车子是灰蓝色,车牌号码是xxxxxx,我与你的距离是12。4公里,现在已经在路上,十一分钟之内赶到。”

    对方说完就挂断电话,干脆利落丝毫也不拖泥带水。

    冷小野听着听筒里的盲音,将听筒挂回话机,也是轻扬唇角。

    身高精确到小数点之后的男人,还真是特别,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这么想着,她就抬起手腕看了看上面有些宽大的手表,手表是皇甫耀阳的,她随便拿过来看时间而已。

    看到那只在她的手臂上晃晃悠悠的手表,冷小野又想到了那个霸道男子的脸,不由微微皱眉。

    以那个家伙的性格,恐怕不会这样善罢干休的吧

    时候不大,一辆灰蓝色的越野车利落地在街边停了下来,冷小野扫了一眼表。

    十分钟三十三秒

    如他所说的一样,十一分钟之内赶到。

    看来,是个很严谨的男人。

    车门打开,一个高大的亚裔男子下了车,利落的黑色短发,身上随意地套着t恤和仔裤,步态却矫健如豹。

    昏暗的路灯映出他的脸,那是一张很精致的亚洲人面孔,年龄大概在二十三四岁左右,灰色边框的平光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一对漂亮的薄唇轻轻地抿成一条直线。

    看上去,并不露锋芒。

    尽管如此,眼镜后的墨眸隔着镜片,依旧透着凌厉。

    冷小野从藏身的胡同走出来,男人上下打量她一眼。

    目光扫过她的乱发、脏兮兮的运动裤、还沾着泥水的鞋子最后,在她手腕上的那只明显是她的纤细手腕有点不协调的男性腕表上,停了两秒。

    “是你给我打电话”男人停下脚步,问。

    冷小野不答反问,“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你就是夜风扬吧”

    她竟然知道他的真名

    男人镜片后的墨色眼睛里,闪过一抹惊讶的神色,“乔告诉你的”

    冷小野耸耸肩膀,淡淡开口,“特警学院高才生,亚洲区国际刑警射击比赛冠军,去年破获一起重大的军火走私案件的亚裔新人,我猜,乔叔叔手下也没有几个吧”

    刚刚,接冷小野电话的乔叔叔是国际刑警高级警司,之前冷小野就听他说过,队里新调来的一个亚裔新人如何如何了不起。

    现在见到他,冷小野立刻就猜到,这位应该就是乔提过的那位亚裔新人夜风扬。

    看来,真得是他了。

    冷小野一笑,向对方伸过右手,“夜先生,幸会。”

    “幸会”夜风扬也把手伸过来,与冷小野的手掌不轻不重地握了两秒,立刻就将手松开,“先上车再说吧。”

第64章 别再来打扰我    冷小野扬了扬唇角,“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拒绝。”

    让他帮自己准备机票,那不是告诉对方她要去哪儿吗

    转身,她大步走向出口的方向,老管家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只是皱眉。

    走了几步,冷小野又停下来,转过身重新走到他面前。

    老管家眼中升起欣喜,“您”

    扬手,将那枚钻戒丢到他手里,冷小野一手拢着西装,“替我转告皇甫耀阳,这一次,我救了他的命,要是他还记念着这份恩情的话,就别再来打扰我”

    转身,她大步走远。

    老管家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向身后留下的保镖挥挥手,“跟着那个女孩,看看她去哪儿,别让她发现,也别伤害她。”

    冷小野随便在医院里乱了一圈,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了一件,不知道是哪个女护士的t恤。

    离开医院之后,她直奔最近的僻静处。

    保镖小心地跟进小街道,刚一走进来,颈上就挨了一计重击。

    冷小野歪着头看着倒在地上的保镖,伸手摸出他身上的钱包,摸出几张钞票,又将钱包重新塞回他的身上。

    “谢谢你出来帮我送路费。”

    向晕迷的保镖一笑,她转身走上大街。

    踏上一辆驶来的夜班公交车,换了几辆车,才下了车,走到路边抓起公用电话,拨通一个电话。

    “乔叔叔,帮我一个忙呗”

    “小野”电话里,乔的声音透着惊讶,“这是哪里的电话”

    “好像是牙买加。”

    “你怎么跑那里去了”

    “搭错船了。”冷小野耸耸肩膀,“我现在没有证件,您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

    “出了什么事”电话那头,乔的声音立刻紧张起来。

    冷小野吁了口长气,“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回纽约咱们再见面聊吧。”

    “好吧。你有笔或者纸吗,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他会帮忙你的。”

    “您说吧,我记得住。”冷小野道。

    乔道出一个电话号码,“向他说我的名字,对方会派人接你的。”

    冷小野将电话重复了一遍,确定无误,还不忘向乔提醒,“乔叔叔,拜托,这件事情替我保密好不好”

    “我只能答应你暂时保密,具体的你回美国再谈。”

    “纽约见。”

    挂断电话,冷小野直接拨了乔给她的电话号码,对方很快接通。

    “您好。”电话那头,是悦耳清爽的男声,似乎很年轻。

    冷小野报出乔的名字,“他说您会帮助我。”

    电话那头,男人利落地应,“好的,您在那里等,我马上就到。”

    大过年滴,大家开心就好,不要在意那些书评啦,么么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