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伸出手指,用父亲教过她的方法,估测一下大概的距离。

    这个小岛距离陆地大概有七八公里的距离,只要她找到一个适应的飘浮物,应该是可以游过去的。

    至于飘浮物吗

    冷小野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一截木质地板,立刻就眼中一亮。

    这块地板,应该是直升机上装饰的一部分,这家伙还真是奢侈,竟然用这么昂贵的红木,不过刚好可以给她当漂泊物。

    她立刻走过来,抓住地上的木板。

    抱着木板起身,她侧脸看了皇甫耀阳一眼。

    他还昏迷在沙地上,身后插着钢板,刚才没有发现,现在这一看才注意到他的腿上也在流血。

    冷小野伸向木板的手,僵在原地。

    愣了两秒,她到底还是跑过去,看了看他的腿。

    他腿上的伤口并不大,但是血流的速度很快,看样子,应该是伤到了比较大的血管。

    “你还真是倒霉”

    冷小野转过脸,看向远处的海面,游轮已经在不远处,如果她再不逃,就逃不掉了。

    可是,皇甫耀阳腿上的伤口在不停地出血,如果不止血,这个混蛋说不定真会死掉。

    冷小野气哼哼地咬了咬牙,“妈的,难道我上辈子欠你的”

    嘴里骂着,她却已经迅速脱下身上的运动装,用牙撕开,做成止血带缠上他的大腿,然后就将剩下的部分用力地按在他的伤口上压住,尽可能地帮他减少出血。

    游轮渐近,管家和保镖一齐跳下船。

    “伯爵先生,伯爵先生”

    “你们是瞎子吗”冷小野抬起脸,怒吼,“再不快点,他要死了”

    管家和保镖齐齐地跑过来,看着皇甫耀阳的样子,都是一脸急切,伸手就要过来扶他。

    “别乱动,你们是猪吗,分头抬头和脚,抬到木板上医生呢你的医生执照是买来的吧,强心针有没有,马上拿过来给他注射笨蛋,还有止血带你不能动作快点”

    她紧紧帮皇甫耀阳按压着腿上的伤口,一边骂,一边吩咐众人,将皇甫耀阳抬上木板。

    好不容易,才回到游轮上,冷小野指挥着几人将他放到甲板上,立刻就看向管家。

    “马上开船打电话联系最近的医院,让他们派直升机来他是什么血型,让他们备好血快点啊,看我干什么没见过女人啊”她垂脸看看自己,才注意到自己身上只套着内衣,“还不拿件衣服给我披上”

第59章 化成厉鬼也不放过你    飞机内的东西也飞起来,从打开的一侧舱门飞出去。

    二个人的身体也是向着开着的舱门滑去,冷小野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受伤的手划过椅子腿,没有抓住。

    好在,皇甫耀阳也伸过手去,试图抓住什么。

    他成功了,成功地抓住一个拉手,另一只手臂就紧紧地拥住她,二人的身体在半空中倒吊着悬停。

    “我推你上去,想办法控制住飞机这一带暗礁很多,跳下去,我们都会死的”

    大声说着,皇甫耀阳用力将她向上托。

    生死关头,冷小野也顾不得太多,当即以皇甫耀阳的身体当梯子,在他的帮助下用力地向上爬,废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抓住扶手,重新钻进飞机。

    她转过脸来,看皇甫耀阳单手抓着扶手,正吃力地想要去拉住另一边的椅子腿。

    如果这个时候踢他一脚,这个混蛋立刻就会掉下去。

    心中这么想着,她抬脚一踢,不是踢他的手,而是踢在一根安全带的搭扣上。

    安全带立刻就向他滑下去,落在他面前。

    皇甫耀阳抬脸看过来,冷小野已经转过身,提起被他拉掉的裤子,小心地向驾驶座的方向爬过去。

    抓住安全带,皇甫耀阳用力地爬上来。

    这功夫,冷小野已经坐到驾驶座上,一手抓着椅子,她迅速地敲打着键盘上的手工驾驶按扭,结果,连按数次都没有反应。

    “怎么样”皇甫耀阳爬到她附近。

    冷小野用力地在手动驾驶键上锤了一计,“死定了,驾驶系统完全失灵。”

    “操作杆还能用吗”皇甫耀阳皱着眉大声喊道。

    风呼啸着灌进直升飞机,机舱里的东西在四处飞舞着,旋转着向下掉,噪音冲撞着耳膜,不用喊得跟本听不到彼此的声音。

    冷小野试着拉了拉操纵杆,没有拉动,立刻就大声向他喊道,“操纵杆好像卡住了,你快去找降落伞”

    喘了口气,皇甫耀阳用力爬到她身侧,从身后圈住她,一只手就伸过来,和她一起拉住操纵杆。

    “不是让你去找降落伞吗”冷小野转脸看着他,怒吼出声,“破飞机烂了就烂了,你缺这点钱吗我还没活够,不想死呢”

    皇甫耀阳语气深沉,“刚才,降落伞包都掉下去了。”

    “**”冷小野怒吼,“皇甫耀阳,你告诉你,要是我死了,我化成厉鬼我也不放过你。”

    “我不会让你死的”皇甫耀阳说着,手就握紧冷小野的手掌一起拉住操纵杆,“一起试试。”

    下面的海塔跳海不能跳,降落伞也掉了,如果不想被摔成碎片,现在只能想办法试试能不能操纵飞机迫降。

    冷小野气归气,还是和皇甫耀阳一起握紧操纵杆。

    她不怕死,可是并不代表,她想死。

    她还年轻,还有父母,还有哥哥和其他家人,还有梦想,

    当然不能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

    “3”

    她一开口,两个人一齐用尽所有的力量用力地拉,操纵杆缓缓地被二人拉起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