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飞机内的东西也飞起来,从打开的一侧舱门飞出去。

    二个人的身体也是向着开着的舱门滑去,冷小野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受伤的手划过椅子腿,没有抓住。

    好在,皇甫耀阳也伸过手去,试图抓住什么。

    他成功了,成功地抓住一个拉手,另一只手臂就紧紧地拥住她,二人的身体在半空中倒吊着悬停。

    “我推你上去,想办法控制住飞机这一带暗礁很多,跳下去,我们都会死的”

    大声说着,皇甫耀阳用力将她向上托。

    生死关头,冷小野也顾不得太多,当即以皇甫耀阳的身体当梯子,在他的帮助下用力地向上爬,废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抓住扶手,重新钻进飞机。

    她转过脸来,看皇甫耀阳单手抓着扶手,正吃力地想要去拉住另一边的椅子腿。

    如果这个时候踢他一脚,这个混蛋立刻就会掉下去。

    心中这么想着,她抬脚一踢,不是踢他的手,而是踢在一根安全带的搭扣上。

    安全带立刻就向他滑下去,落在他面前。

    皇甫耀阳抬脸看过来,冷小野已经转过身,提起被他拉掉的裤子,小心地向驾驶座的方向爬过去。

    抓住安全带,皇甫耀阳用力地爬上来。

    这功夫,冷小野已经坐到驾驶座上,一手抓着椅子,她迅速地敲打着键盘上的手工驾驶按扭,结果,连按数次都没有反应。

    “怎么样”皇甫耀阳爬到她附近。

    冷小野用力地在手动驾驶键上锤了一计,“死定了,驾驶系统完全失灵。”

    “操作杆还能用吗”皇甫耀阳皱着眉大声喊道。

    风呼啸着灌进直升飞机,机舱里的东西在四处飞舞着,旋转着向下掉,噪音冲撞着耳膜,不用喊得跟本听不到彼此的声音。

    冷小野试着拉了拉操纵杆,没有拉动,立刻就大声向他喊道,“操纵杆好像卡住了,你快去找降落伞”

    喘了口气,皇甫耀阳用力爬到她身侧,从身后圈住她,一只手就伸过来,和她一起拉住操纵杆。

    “不是让你去找降落伞吗”冷小野转脸看着他,怒吼出声,“破飞机烂了就烂了,你缺这点钱吗我还没活够,不想死呢”

    皇甫耀阳语气深沉,“刚才,降落伞包都掉下去了。”

    “**”冷小野怒吼,“皇甫耀阳,你告诉你,要是我死了,我化成厉鬼我也不放过你。”

    “我不会让你死的”皇甫耀阳说着,手就握紧冷小野的手掌一起拉住操纵杆,“一起试试。”

    下面的海塔跳海不能跳,降落伞也掉了,如果不想被摔成碎片,现在只能想办法试试能不能操纵飞机迫降。

    冷小野气归气,还是和皇甫耀阳一起握紧操纵杆。

    她不怕死,可是并不代表,她想死。

    她还年轻,还有父母,还有哥哥和其他家人,还有梦想,

    当然不能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

    “3”

    她一开口,两个人一齐用尽所有的力量用力地拉,操纵杆缓缓地被二人拉起来。

第57章 疯了?    “喂”

    冷小野本能地想要开口,哪想却被皇甫耀阳乘虚而入,舌尖不客气地钻入她的唇齿之间,纠缠住她甜美的舌,尽情吮啜。

    她躲、她闪,踢他、打他

    皇甫耀阳却只是一只紧拥着她的腰,一手就抵着她的后脑,唇舌始终纠缠着她的,不给她逃开的机会。

    她气死,猛地合齿咬住皇甫耀阳的舌。

    血腥味化开,皇甫耀阳却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只是将她拥得更紧,身子一转,就将她压在飞机壁上。

    皇甫耀阳原本拥着她的腰手掌,却已经急切地移开去,拉扯她身上的运动装。

    皇甫耀阳的初衷原本只是想要看冷小野,会不会开枪。

    可是,当皇甫耀阳真得吻上她,拥冷小野入怀的时候,他不知不觉就已经沧陷其中。

    之前,在游轮上,冷小野喂皇甫耀阳吃了一片半的药,刚才皇甫耀阳跳入水池中,勉强压抑住了药力,现在一接触她,体内那股狂热的燥动自己就再一次奔涌而出,瞬间就将他俘虏。

    冷小野的挣扎,于皇甫耀阳反倒是一种异样的刺激,让他不自觉地越发狂野。

    药力的刺激之下,他完全被本能俘虏。

    隔着薄衣,她清楚地感觉到,他的身体硬硬地硌着她。

    现在是什么地方,现在是什么时候,他竟然还有心情想这种事

    这个男人,疯了

    冷小野的心颤了一颤,有一个瞬间,竟然忘了挣扎。

    等她回过神来,她的运动装已经被他褪下,那个家伙正在懊恼地拉扯着她的小衣。

    咝啦一声,蕾丝小衣呻吟着裂开,松松地垂到她的腿上。

    他的吻也从她的唇上移开去,将带着血水的吻印上她的锁骨。

    “皇甫耀阳”冷小野抬枪指住皇甫耀阳的眉心,“你敢再动我,我真得开枪”

    合齿咬在她的颈间,他手一抬就将她的腰托起,然后进入。

    身子一颤,冷小野手中的枪差点拖手。

    “混蛋”冷小野怒骂出声,“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强迫我”

    平生最喜欢自由,最讨厌被人强迫,被人控制的冷小野,此刻只觉得无比委屈。

    皇甫耀阳抬起脸,目光正对上冷小野晶莹的眼睛,她的眸子里氤氲的水气。

    他身子一僵,失去的理智瞬间回来几许。

    “你你怎么哭了”

    抓紧枪托,冷小野抬手一抢,手中的枪不客气地砸在皇甫耀阳的额角,立刻就砸出一道伤口,血水就从肌肤下溢出来。

    额头巨疼,皇甫耀阳却没有理会溢出来的血,只是定定地看着她。

    她这一击,将他的理智也打了回来。

    “小野我我刚才控制不住自己”

    沾着血的枪抬起,对上皇甫耀阳的胸口,冷小野颤抖着手指开口。

    “放开我马上”

    皇甫耀阳看着眼前的女孩,咬了咬嘴唇,语气霸道而执拗,“不放”

    他不信,她真得开枪。

    如果她真得想开枪,刚才有无数的机会,可是她一直没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