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注视着皇甫耀阳的眼睛,一脸认真,“你放我走,我原谅你对我做过的所有事。”

    皇甫耀阳想了想,同样认真地说道,“只要你不走,我可以原谅你对我做过的所有事。”

    冷小野无奈地笑了笑,事情转了一个圈,又回到最初的局面。

    看来,只好用她最不喜欢的方式解决了。

    伸手抓过地上的枪,她苦笑着将枪对准皇甫耀阳的眉心,“对不起,我不能答应。”

    看着那只对准自己的黑洞洞枪口,皇甫耀阳的眼中露出失望的表情,“小野,我很失望。”

    冷小野一脸无奈,“我也不想的,是你逼我的,你为什么不能放我走”

    他的表情与她几乎相同,“你为什么一定要走”

    “因为我不想当别人的宠物。”冷小野道。

    “我没有把你当宠物,我想和你结婚。”皇甫耀阳说。

    “皇甫耀阳,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知道结婚意味着什么”

    “你和我,生活在一起,永远。”

    冷小野闻言,一怔,然后她再次提问。

    “可是你爱我吗”

    皇甫耀阳听了,也是一愣。

    爱

    爱是什么

    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想过。

    他从来没有爱过什么人,也没有被人爱过,所以也不清楚,什么是爱。

    “我不知道。”皇甫耀阳诚实地说道。

    冷小野摇摇头,“婚姻的前提是要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关心对方,包容对方,想要和对方组成一个家族,最重要的是相爱,你明白吗,就像你父母”

    这个家伙智商这么高,怎么情商这么低呢

    “我从来没有见到他们在一起。”皇甫耀阳幽幽地低语一声,眸子就落在她脸上,“什么叫爱”

    “呃”冷小野看着他有些暗淡的眼睛,这个问题也把她给问住了,抬手抓抓头发,她很认真地想了想,“其实,我也说不好。不过,真正相爱的男女,肯定会为对方考虑,为对方牺牲,会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总之,不是像我们这样。”

    皇甫耀阳微皱着眉毛,“那你为什么不能爱我”

    冷小野无语问苍天,这孩子是地球人吗

    明明她已经说得很明白,为什么他就听不懂呢

    “算了算了,和你说不明白”冷小野用枪指着皇甫耀阳,从地上站起来,然后向皇甫耀阳身后的舱门扬扬下巴,“拉开舱门,跳下去”

    飞机下面就是大海,现在飞机高度并不高,跳下去他也摔不死,后面还有他的手下,他最多就是跳下去洗个海水浴冷静冷静,跟本不会出事。

    “要是我不跳呢”皇甫耀阳注视着她问。

    冷小野耸耸肩膀,“皇甫耀阳,如果你这样固执,那我只好开枪”

    皇甫耀阳挑眉看了她一眼,突然伸过手臂,一把将她拉到怀里,“要么爱我,要么开枪”

    “你以为我不敢”冷小野皱眉反问。

    他不答,只是头一垂,唇就吻住她的。

    么么哒,明天见

第55章 要不要这么温柔    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很小就失去母亲的皇甫耀阳,听说她也是没父没母的孩子,自然地就升起一股惺惺相惜的感觉。

    他皱着眉看着她的小脸,“别装了,你一颗眼泪也没挤出来。”

    冷小野扁扁小嘴,果然自己的演技还是不行啊,下回要随身带点辣椒面儿、芥末水。

    就在她思索着如何继续演下去的时候,皇甫耀阳已经直起身子,将握着枪的手拿开。

    “这次我原谅你,不过这是最后一次。”

    知道她是装的,他还原谅她

    冷小野有些惊讶地看向皇甫耀阳,“你真得不生我的气”

    皇甫耀阳目光深沉地看着她,“我说过,这是最后一次。”

    她这么玩他,折腾到这个地步,他竟然还能原谅她

    这孩子脑袋被驴踢过吧

    还是,真得喜欢上她了

    不可能

    虽然冷小野自认自己还是很可爱的女孩,却并不会那么自恋地认为,皇甫耀阳刚认识她这两天就会喜欢她,更何况,还被他玩成这样。

    被她这么玩还能喜欢上他,除非他有自虐倾向。

    他只是不肯输,想要征服她。

    恩,一定是这样。

    冷小野同情地看了皇甫耀阳一眼,可惜啊,伯爵先生,这次您可能会大失所望。

    将枪随手放在一边,皇甫耀阳抬手扶住她,小心地将她扶成坐姿,手就捧起她受伤的右手,检查她手上的纱布。

    “疼吗”看着纱布上的血迹,皇甫耀阳皱着眉问道。

    这不废话吗,有伤能不疼吗

    冷小野迅速扫了一眼放在一边的枪,撇撇小嘴,“你说呢”

    皇甫耀阳抹了抹唇,没有出声,手上的动作,却更放慢了些。

    二个人这个样子,哪像是刚刚还斗得你死我活的对手,分明就像是刚刚吵过架又合好的小情侣。

    他仔细看看冷小野的伤口,她手上的纱布已经松脱,好在并没有出血的迹象,皇甫耀阳微松口气,两只手就将她的纱布解开,重新包裹。

    冷小野又向地上的枪悄悄看了一眼,然后又抬眸看他。

    视线中,男人专注地看着她的手掌,脸上被她割开的伤口已经凝血,形成一道细细的红色血线。

    这让他俊朗得有些过分的脸,少有地添了几分铁血的味道。

    其实,他也不是很讨厌。

    不过,她冷小野实在没有被他抓回去,被人当宠物一样养在笼子里的兴趣。

    所以,伯爵先生,只好对不起喽

    看着皇甫耀阳将纱布打结,绑成一个漂亮的小蝴蝶结,冷小野扬扬唇角,“包得还挺漂亮的吗”

    皇甫耀阳抬脸看向她,手就向她的脸伸过来。

    她暗暗咬了咬小牙,没躲闪。

    手掌落在她的脸上,他却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动作,只是抬起手指,将她松散下的乱发向耳后理了理。

    然后,皇甫耀阳柔声开口。

    “跟我回去吧,好不好”

    这家伙,要不要这么温柔

    冷小野伸向手枪的手指,僵了一僵,“皇甫耀阳,我们讲和吧”

    皇甫耀阳挑了挑眉,疑问地看着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