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很小就失去母亲的皇甫耀阳,听说她也是没父没母的孩子,自然地就升起一股惺惺相惜的感觉。

    他皱着眉看着她的小脸,“别装了,你一颗眼泪也没挤出来。”

    冷小野扁扁小嘴,果然自己的演技还是不行啊,下回要随身带点辣椒面儿、芥末水。

    就在她思索着如何继续演下去的时候,皇甫耀阳已经直起身子,将握着枪的手拿开。

    “这次我原谅你,不过这是最后一次。”

    知道她是装的,他还原谅她

    冷小野有些惊讶地看向皇甫耀阳,“你真得不生我的气”

    皇甫耀阳目光深沉地看着她,“我说过,这是最后一次。”

    她这么玩他,折腾到这个地步,他竟然还能原谅她

    这孩子脑袋被驴踢过吧

    还是,真得喜欢上她了

    不可能

    虽然冷小野自认自己还是很可爱的女孩,却并不会那么自恋地认为,皇甫耀阳刚认识她这两天就会喜欢她,更何况,还被他玩成这样。

    被她这么玩还能喜欢上他,除非他有自虐倾向。

    他只是不肯输,想要征服她。

    恩,一定是这样。

    冷小野同情地看了皇甫耀阳一眼,可惜啊,伯爵先生,这次您可能会大失所望。

    将枪随手放在一边,皇甫耀阳抬手扶住她,小心地将她扶成坐姿,手就捧起她受伤的右手,检查她手上的纱布。

    “疼吗”看着纱布上的血迹,皇甫耀阳皱着眉问道。

    这不废话吗,有伤能不疼吗

    冷小野迅速扫了一眼放在一边的枪,撇撇小嘴,“你说呢”

    皇甫耀阳抹了抹唇,没有出声,手上的动作,却更放慢了些。

    二个人这个样子,哪像是刚刚还斗得你死我活的对手,分明就像是刚刚吵过架又合好的小情侣。

    他仔细看看冷小野的伤口,她手上的纱布已经松脱,好在并没有出血的迹象,皇甫耀阳微松口气,两只手就将她的纱布解开,重新包裹。

    冷小野又向地上的枪悄悄看了一眼,然后又抬眸看他。

    视线中,男人专注地看着她的手掌,脸上被她割开的伤口已经凝血,形成一道细细的红色血线。

    这让他俊朗得有些过分的脸,少有地添了几分铁血的味道。

    其实,他也不是很讨厌。

    不过,她冷小野实在没有被他抓回去,被人当宠物一样养在笼子里的兴趣。

    所以,伯爵先生,只好对不起喽

    看着皇甫耀阳将纱布打结,绑成一个漂亮的小蝴蝶结,冷小野扬扬唇角,“包得还挺漂亮的吗”

    皇甫耀阳抬脸看向她,手就向她的脸伸过来。

    她暗暗咬了咬小牙,没躲闪。

    手掌落在她的脸上,他却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动作,只是抬起手指,将她松散下的乱发向耳后理了理。

    然后,皇甫耀阳柔声开口。

    “跟我回去吧,好不好”

    这家伙,要不要这么温柔

    冷小野伸向手枪的手指,僵了一僵,“皇甫耀阳,我们讲和吧”

    皇甫耀阳挑了挑眉,疑问地看着她。

第53章 开个玩笑至于吗    第53章开个玩笑至于吗

    夜风立刻灌进来,拍到脸上,她侧身看向舱门外,只见下方的起落架上,勾着一只射鱼枪的枪链。

    心中闪过不祥的预感,她猛地转身看向身后。

    对面的舱门已经被人拉开,在她转过脸来的时候,皇甫耀阳已经利落地跳下直升机,反手将舱门闭紧。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一脸怒容,身上只套着一件白色浴袍,长发被风吹得像草窝一样,脸上的口红跟本没擦干净,看上去就像是被一只涂过唇膏的女人吻过,满脸的口红印。

    因为之前的动作,皇甫耀阳的浴袍也散开着,露出的胸口上还有她画得那只枚红色大象,字迹都没擦。

    眼前的局面虽然紧急,可是眼前男人这个形象实在是滑稽。

    “哈”看着眼前的皇甫耀阳,冷小野实在没忍住,噗得笑出声来,“原来是伯爵先生,我还以为是犀利哥呢”

    伯爵先生皇甫耀阳并不知道“犀利哥”是谁,但是从她的表情中不难猜到,这肯定不会是一句恭维。

    抬手,他扬起手中的那把银色手枪瞄准她。

    没追到之前,他都已经咬牙想了无数次,一旦看到她,一定要在她身上穿出几个窟窿。

    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小东西,那样灿烂的笑脸,心中的怒意却不知不觉地消了下去。

    “返航。”

    他没有开枪,只是皱着眉沉声下令。

    “生气啦”冷小野看看他手中的枪,像顽皮的孩子做了坏事一样吐吐舌头,“真小气,开个玩笑至于吗”

    皇甫耀阳才不会上她的当,再次开口。

    “改变航向,马上将直升机开回船上”

    “好好好不就是回去吗,我现在就返航,”冷小野笑嘿嘿地举起两手,乖乖地走向驾驶座,路过他身侧的时候,她停下脚步,转脸看向他,“哦,对了,犀利哥是谁你肯定不知道吧,他是我们中国的一个名人,很有名很有名的,知道他的职业是什么,我告诉你哟,你肯定想不到,他是一个乞丐”

    皇甫耀阳早就料到不是好词,可是听到乞丐这两个字的时候,还是垂脸看了一眼自己。

    他现在,难道像乞丐吗

    从小被灌输的贵族教育,让他对自己的仪表当然也很在意。

    这一切,完全是一种下意识的本能。

    就在他低头去查看自己现状的时候,冷小野眼中笑意一冷,脚尖飞起,一计漂亮的侧踢,套着运动鞋的小脚呼呼带风踢向他持枪的手掌。

    啪

    皇甫耀阳反应过中计的时候已经晚了,手中的枪脱手而去,飞向半空。

    一踢得手,冷小野飞身而起,抓向手枪。

    手指刚刚勾到枪身,小脚已经被皇甫耀阳抓住,她摔落在地,跌坐在直升机地板上。

    直升机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她并没有摔疼,冷小野也没有反抗,只是抓起枪,抬手想要将枪向皇甫耀阳瞄准。

    皇甫耀阳伸手过来夺枪,冷小野向旁一闪,他没有抓住枪,心中一急,人就顺势将她扑倒在昂贵的土耳其地毯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