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声轻响,锁链嗒得弹开。

    那丫头,猜到他肯定会试各种密码,所以她直接反其道行之,跟本就没有设密码。

    也就是皇甫耀阳这种变态,要不然,任何一个人恐怕都难以想到这个结果,就算是找十个解密专家来,也不可能破解一个没有密码的密码锁。

    身体恢复自由,皇甫耀阳立刻就从床上跳下来,接过管家送过来的浴袍披到身上,他胡乱用管家送过来的湿毛巾抹一把脸。

    迈前两步,助跑两步,直接从窗子的破洞跳了出去。

    “伯爵先生”

    老管家急吼着冲过来,只见皇甫耀阳的身体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残影,落下甲板上的游泳池,溅成一片水花。

    站在破损的窗前,直看着皇甫耀阳从水下钻出来,老管家这才松了口气。

    冷水一下子将身体吞噬,体内燥动的那一股热意也是被暂时压制住,皇甫耀阳迅速游到岸边,爬上岸来,扯下身上的湿浴袍。

    “伯爵先生”老管家忙着将一件新的浴袍丢下来。

    抬手接住,看一眼停机坪的方向,皇甫耀阳连脸上的水都没有抹,人就冲进底舱。

    “死丫头,你休想逃掉”

    停机台上。

    冷小野迅速地穿过天台,一边路已经从身上摸出一个小小的金属小叉子。

    这是之前跟着皇甫耀阳参观的时候,她顺手摸来的,三两下,她就用那个小叉子将锁着的直升机舱门打开。

    身后那些大呼小叫地追过来的保镖,她跟本就没有理会。

    她知道,他们不会真得向她开枪。

    因为皇甫耀阳那个自负的家伙,是不会直接杀了她的。

    果然,如她所料,保镖们也就是大声哈斥。

    “马上停下”

    “双手举起来,不要动”

    “我要开枪了”

    可是,并没有一个人敢真得开枪。

    开什么玩笑,自家伯爵大家可是有令在先,要抓活得,不许受伤,他们谁敢向她开枪。

    打伤这位容易,到时候说不定要搭上自己的小命,这样的傻事他们也不会干。

    拉开舱门,冷小野利落地钻进飞机,顺手将舱门闭紧。

    拿过耳麦来戴到耳朵上,利落地按下启动按钮,飞机立刻启动。

    直升机的螺旋桨迅速转动起来,带起强大的飓风。

    扫一眼仪表盘,侧脸看着已经冲到五米附近的保镖们,冷小野轻扬唇角,推下直升机升降杠,直升机迅速拉开,离开停机坪。

    两个保镖助跑着急扑过来,想要抓住飞机起落架。

    到底是晚了一步,冷小野的飞机已经拉高,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飞机升入夜空。

    直升机从停机坪上起步,直接开往后舱的方向。

    眼光余光扫过一个人影,冷小野下意识地侧脸看去。

    只见后舱的栏杆前,一个高大人影手中端着一只黑色的加长射鱼枪,傲然而立。

    身后是夜海的背景,皇甫耀阳套着白色浴袍的身影就显得格外明显,直升机上的灯光映出他的样子,金棕色的头发飘动着如金色的火焰。

    情人节快乐,明儿见

第49章 最大的缺点就是自负    用唇膏在他脸上胡乱地画了几个圆圈,注意到他遮着脸的眼罩,她轻轻撇嘴。

    “话说,你一直戴着一只眼睛是干什么,难不成是独眼龙儿吗”

    “要你管”他怒哼。

    “哼,我才懒得管,不过吗”她抬手伸向他的眼罩,“既然你这样说,我还非要看看不好。”

    眼看着她的手指伸向他的眼罩,皇甫耀阳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狰狞,“如果你看了我的眼睛,我就必须杀死你”

    冷小野的手指触到他的眼罩,不由地停了下来,视线不自觉地迎上他的目光。

    他的蓝眸里,不仅仅有暴怒,还有几分异样的情绪。

    她看不太懂那个情绪,不过她还是看得出,这眼罩是他不想被任何人知道的秘密。

    “切,你以为我真得感兴趣”

    冷小然撇撇嘴,拿开了手指,没有去揭开他的秘密。

    从他身上直起身,她利用地用唇膏在他胸口上描画,一直从颈间划到小腹。

    看着他支着帐篷的某处,她轻笑出声,小脸上却是不自觉地一热。

    时间也差不多了,是该走的时候了。

    冷小野利落地跳下床,从柜子上拨下餐刀。

    “皇甫耀阳,你说,如果我阉了你的话,你父母会不会心疼死啊”

    “我没有父母。”他冷冷地道。

    冷小野一挑眉,“怪不得,你这么没教养。”

    皇甫耀阳深深地吸了口气,“肖野,你最好杀了我,否则,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冷小野将他的手表抓过来,套到自己的手腕上,看了看时间,“我有说过要放过你吗”

    侧眸看着她,皇甫耀阳猛地将身子向右倾,长手一探,就按下了右侧的那个红色按钮。

    左手边的绿色按钮是对讲钮,这个红色按钮是紧急钮,红色按钮立刻就闪烁起来。

    皇甫耀阳皱着眉,看着床侧的冷小野,“我说过,你逃不掉的”

    冷小野耸耸肩膀,一脸平静,“你这个人啊,最大的缺点就是自负。”

    门外,警铃大作。

    保镖和管家们听到这边的警铃声,都是急急地向着皇甫耀阳的卧室冲过来。

    弯下身,紧了紧绳带,冷小野提着餐刀走向床尾,来到落地窗前,抬起右手在那一面玻璃上划进一划。

    清脆的声响,玻璃上立刻就多出一道圆形的划痕。

    皇甫耀阳清楚地看到她指间,有金色的光芒闪动那是,金色钻石的光芒。

    瞬间,他突然明白了她的用意。

    这个小丫头,她是故意的,故意让他按响警铃,把所有的人都召集到这里来,她好从窗子逃走。

    那窗子虽然是防弹的,可是有一样东西,却足以将它割破,那就是钻石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矿石。

    她,好聪明

    “这钻石切玻璃还不够。”冷小野转过脸,向他晃晃手指上的钻戒,然后就反手一挥。

    餐巾化成一道寒光,笔直地向他刺过来。

    皇甫耀阳侧脸,刀擦着他的脸划过,将他的脸割过一道血口,钉入床头,刀尾还在嗡嗡地颤动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