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用唇膏在他脸上胡乱地画了几个圆圈,注意到他遮着脸的眼罩,她轻轻撇嘴。

    “话说,你一直戴着一只眼睛是干什么,难不成是独眼龙儿吗”

    “要你管”他怒哼。

    “哼,我才懒得管,不过吗”她抬手伸向他的眼罩,“既然你这样说,我还非要看看不好。”

    眼看着她的手指伸向他的眼罩,皇甫耀阳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狰狞,“如果你看了我的眼睛,我就必须杀死你”

    冷小野的手指触到他的眼罩,不由地停了下来,视线不自觉地迎上他的目光。

    他的蓝眸里,不仅仅有暴怒,还有几分异样的情绪。

    她看不太懂那个情绪,不过她还是看得出,这眼罩是他不想被任何人知道的秘密。

    “切,你以为我真得感兴趣”

    冷小然撇撇嘴,拿开了手指,没有去揭开他的秘密。

    从他身上直起身,她利用地用唇膏在他胸口上描画,一直从颈间划到小腹。

    看着他支着帐篷的某处,她轻笑出声,小脸上却是不自觉地一热。

    时间也差不多了,是该走的时候了。

    冷小野利落地跳下床,从柜子上拨下餐刀。

    “皇甫耀阳,你说,如果我阉了你的话,你父母会不会心疼死啊”

    “我没有父母。”他冷冷地道。

    冷小野一挑眉,“怪不得,你这么没教养。”

    皇甫耀阳深深地吸了口气,“肖野,你最好杀了我,否则,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冷小野将他的手表抓过来,套到自己的手腕上,看了看时间,“我有说过要放过你吗”

    侧眸看着她,皇甫耀阳猛地将身子向右倾,长手一探,就按下了右侧的那个红色按钮。

    左手边的绿色按钮是对讲钮,这个红色按钮是紧急钮,红色按钮立刻就闪烁起来。

    皇甫耀阳皱着眉,看着床侧的冷小野,“我说过,你逃不掉的”

    冷小野耸耸肩膀,一脸平静,“你这个人啊,最大的缺点就是自负。”

    门外,警铃大作。

    保镖和管家们听到这边的警铃声,都是急急地向着皇甫耀阳的卧室冲过来。

    弯下身,紧了紧绳带,冷小野提着餐刀走向床尾,来到落地窗前,抬起右手在那一面玻璃上划进一划。

    清脆的声响,玻璃上立刻就多出一道圆形的划痕。

    皇甫耀阳清楚地看到她指间,有金色的光芒闪动那是,金色钻石的光芒。

    瞬间,他突然明白了她的用意。

    这个小丫头,她是故意的,故意让他按响警铃,把所有的人都召集到这里来,她好从窗子逃走。

    那窗子虽然是防弹的,可是有一样东西,却足以将它割破,那就是钻石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矿石。

    她,好聪明

    “这钻石切玻璃还不够。”冷小野转过脸,向他晃晃手指上的钻戒,然后就反手一挥。

    餐巾化成一道寒光,笔直地向他刺过来。

    皇甫耀阳侧脸,刀擦着他的脸划过,将他的脸割过一道血口,钉入床头,刀尾还在嗡嗡地颤动着。

第48章 是不是觉得很舒服    几粒

    皇甫耀阳看着冷小野手中的药瓶,那只蓝眸也是一下子睁大。

    这个小丫头,是想玩死他吗

    满意地看着他的惊讶表情,冷小野越发眉开眼笑。

    哼

    那天晚上他向她下药,现在就让他也试试,被人下药的味道

    伸过餐刀,用刀尖轻轻地拨拨,他胸口上那个小小的突起,她嗲里嗲气地问,“怎么样,伯爵大人,现在是不是觉得很舒服呀”

    刀冰冷,他的身体却是滚热,药物将所有的感官都放大,小小的拨弄,带来的却是一阵狂热的**,皇甫耀阳的呼吸越发粗重起来。

    “你别让我抓到你”他咬牙切齿地说。

    冷小野将刀子划下来,轻轻挑起他的下巴,学着他那晚的语气,“半月前,有一个国联盟女特工坚持了三分钟,那是我知道的最高记录,但愿你能有所突破。”

    皇甫耀阳的蓝眸,喷着火着瞪着她。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冷小野一定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他气得快要发疯,冷小野却是越发觉得有趣。

    她倒要看看,他能忍多久

    弯下身,她一手按住他的胳膊,脸就向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地向他的耳朵上吹气。

    皇甫耀阳的身体越发膨胀的厉害,涨得都要疼死了,他抬手想要抓她,她却利落地逃出他的攻击范围。

    “哈”冷小野大笑出声,“想让我放开你吗求我呀”

    皇甫耀阳冷哼。

    求她,休想

    “哟,还真是个难以驯服的小家伙呢”她再次模仿着他的语气,“不过我一点也不喜欢”

    对她怒目而视,皇甫耀阳用力地向外顶着嘴里的衬衣碎片,左手就悄悄地伸向柜子上的对讲按钮。

    只要按下对讲按钮,管家立刻就可以听到他的声音。

    冷小野只是用刀尖在他身上东蹭蹭、西蹭蹭,在他身上的敏感处上游走。

    眼看着他的指尖还有几厘米就要触到按钮,她啪得一扬手,餐刀斜飞过来,擦着他的手指掠得,剁得一声钉在柜子上。

    小样儿,以为她真得以没看到

    看一眼腕表,她利落起身,抬脚不轻不重地在他支帐篷上的某处踢了一脚。

    “你说,我是该阉了你,还是该杀了你呢”

    她这一脚,疼倒是不疼,只是这样的刺激,几乎要让他控制不住地呻吟出声。

    噗

    皇甫耀阳用力顶出嘴里的衬衣,“肖野,你逃不掉的”

    “谁说我要逃的”冷小野弯下身来,用手指拍拍他的脸,“节目还没完呢,我可舍不得走”

    说着,她右手一扬,已经亮出手中的东西。

    红红的小圆柱形,在灯光下微微闪光那是一只唇膏。

    抬手拨下盖子,冷小野抓着唇膏在他肩膀上画了一下,“恩,这颜色还是满适合你的”

    伸过手掌捏住他的下巴,她伸手就要将唇膏往他唇上画。

    皇甫耀阳哪里肯,只是用力地挣扎,冷小野有些抓不住他,心中一急,直接上腿压住他的脸,帮他画了一个香肠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