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巧不巧,皇甫耀阳的头正落在她的颈侧,唇就挨上她的颈。

    失去意识的身体,无比沉重,他的身上有淡淡的汗味,头发却依旧有清爽的香气,分开的纽扣硌着她的胸口,一只手掌还放在她的腿上

    将身上的男人推开,冷小野迅速将被他拉下去的小衣和裙子整理好,这混蛋还真是善解人衣,如果她再运作慢点,他非把她脱光了不可。

    迅速跳下床,打开腕上的链,扣上他的手腕,冷小野利落地换了一个密码,立刻就去将门锁好,然后转身走开,从抽屉里取出其他三条锁链,将昏迷的皇甫耀阳成大字锁到床上。

    拍拍手掌,站在床边看着自己的作品,冷小野满意地点点头。

    脚下什么东西硌到,冷小野弯下身去,再直起身来的时候,手指间已经多了一只闪闪发光的钻石戒指。

    这只戒指正是,之前皇甫耀阳发脾气的时候,落在地毯上那只金色钻戒。

    看看指上的戒指,冷小野伸开左手手指试了试,竟然刚好是适合无名指的大小。

    如玉的手指,配上这样一颗金色钻戒,真得很漂亮。

    “戒指很合适,只可惜,你的人不太合适”

    冷小野随手脱下戒指放到桌上,立刻就走到柜子边,拉开柜门,翻了翻,从里面取出内衣和一套女式的运动装来套到身上,最后又翻出一对崭新的棉裤和跑鞋。

    这家伙为她配置的衣服还真得挺全的。

    走进浴室洗了一把脸,抬脸看看镜子里自己粉红的脸,冷小野只是轻轻撇嘴。

    “果然,还是美人计对男人最好用。”

    重新回到卧室,看着依旧昏睡在枕上的皇甫耀阳,她暗暗地咬咬小牙。

    就这么走了,也太便宜他了

    看着那个四肢分开成大字的男人,冷小野唇角勾起,脸上就露出邪恶的笑意。

    随手拿过自己脱下来的裙子塞到皇甫耀阳嘴里,她抬手按下柜子一侧的对讲键。

    “管家先生在吗”

    “小姐有什么吩咐”

    “请帮伯爵先生准备一些药品来,我的意思你懂的。”

    老管家在那头怔了怔,片刻才反应过来,“是的,小姐,我马上就送上来。”

    片刻之后,门已经被敲响。

    “来了”

    拉过被子将皇甫耀阳整个盖住,冷小野立刻起身,走向门边,走了两步又倒回来,从桌上拿起那只钻戒套到自己手上。

    将一边袖子脱掉,她小心地将门拉开一条缝,然后就将戴着戒指的手伸出去。

    “给我”

    老管家站在门内,只看到她露出去的一只赤、裸的手臂,还有戴着戒指的手指。

    看到那枚在她手上闪光的金钻戒指,他只是眉尖一跳。

    伯爵先生如愿以偿了

    “伯爵先生,他”

    “他在洗澡。”冷小野缩回手掌,“要不然,让他来拿”

    “不,不用”老管家哪敢让皇甫耀阳来拿,忙着将手中的药瓶送到她手上,“每天最多吃一粒就可以了,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请您转告伯爵先生。”

第43章 他的骄傲    他的性格虽说强势偏激了点,可是他的爱好却与她很相投,这从他在船上设置的娱乐设施就可以看得出来,如果二个人不是用这样的方式认识,她或者可以和他做朋友也说不定。

    “我不管”冷小野刚刚说了两个字,皇甫耀阳已经嚯得站起身来,“你不要以为我在求你,告诉你,肖野,不管你同不同意,此生此世,你都必须留在我身边”

    生平第一次这么低三下气,却只换来她的一句不喜欢,他实在是受不了。

    只能用这种方式,维持着自己最后的骄傲。

    亏她还会心软,这混蛋以为他是谁

    “那我也告诉你皇甫耀阳”冷小野骄傲地扬起下巴,“我不讨厌你,一点也不讨厌,因为你连让我讨厌的资格都没有”

    啪

    戒指盒一下子被他捏碎,稀有的金色钻石戒指跳出来,落在白色的拉毛地毯上,消失了踪影。

    皇甫耀阳居高临下地看着冷小野,指节都因为过度用力,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声响。

    怎么,要打她吗

    她仰着脸,看着他。

    皇甫耀阳深呼吸,一根一根用力地分开紧握着的手指,大步走了出去。

    “来人”

    “伯爵先生”

    一个保镖立刻就迎了过来。

    皇甫耀阳抬手就是一拳,那个倒霉的出气筒直接飞出去,摔在地上,几个保镖都是站在原地没敢动,一个个垂着脸,心中害怕却没敢躲闪。

    “看好她,如果她离开床半步,我就要你们的命”

    他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透着滔天的怒意。

    凡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他已经在发飙的边缘,谁敢招惹他

    保镖们一个个都是主动往墙角缩,垂着脸不敢与他对视,生怕一个眼神不对惹怒了这个瘟神。

    皇甫耀阳一路下了三楼,径直冲进射击室,拿起枪对着移动靶就开始射击,一连射了百余发子弹。

    丢下已经发烫的枪,他转身又钻进健身室,对着沙袋发泄了好久,直到全身精湿,汗水将衬衣都打透。

    皇甫耀阳才停下动作,无力地坐到垫子上,丢下拳击手套,将头埋下去,用手抓住头发。

    老管家站在门边,看着他的样子,只是心疼地摇头,正要走过去劝慰的时候,皇甫耀阳却突然站起身。

    “她吃饭了没有”

    那丫头还只是吃过早餐,现在这么久了,一定饿了。

    “佣人送进去了,小姐她不肯吃。”

    皇甫耀阳的手掌再次握紧,她这是故意和他做对吗

    转身,他大步上楼。

    楼上卧室。

    女佣捧着晚餐,正笑着往冷小野的手里送,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她听不懂的阿拉伯语。

    冷小野再一次将她送过来的晚餐推开,“我真得不饿”

    一进入后半夜,她就要开始行动,现在这种关键时刻,怎么能随便吃皇甫耀阳让人送来的东西。

    她拒绝了他的求婚,谁知道他会不会,再像第一天晚上那样对她下药,今天晚上,她必须要保持绝对的清醒。

    脚步急响,皇甫耀阳走了进来。

    么么哒,明天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