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抬起右手,伸出受伤的左手指尖,弹了弹手腕上垂着的锁链,“你见过哪个男人求婚的时候,用锁链锁着求婚对象的吗”

    皇甫耀阳当然没有见过,他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以前也从来见过别人求婚是什么样子。

    不过,他也知道,这样是不妥当的。

    看看她右手上轻晃的金色锁链,皇甫耀阳放下盒子,伸手扶住她的手掌。

    没有回避她,他一个一个地输入密码。

    6个9

    一声轻响,她腕上的锁链轻声弹开。

    冷小野的眉尖微微跳了跳,他这个举动倒是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原本想要一口回绝,感觉着手腕松开的时候,她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她同样也认真地看着皇甫耀阳。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什么”

    “自由”

    皇甫耀阳将锁链丢开,“你现在已经自由了。”

    “那我可以离开这张床”

    “可以。”

    “可以离开这个房间”

    “可以。”

    “可以随便离开这个游艇,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

    他犹豫了一下,“可以不过,前提是,我随时知道你在哪儿。”

    “哈”冷小野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皇甫耀阳,你以为你给我换上一根长点的链子,就叫自由了”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他一本正经地问。

    之前已经伤害过她一次,看着她在他面前倒下去的时候,他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心那么疼。

    他不喜欢那种感觉,所以才要心平气和地和她谈一谈,只要她不离开他,他可以答应她任何事。

    冷小野肃起脸色,“放我离开,不要管我去哪儿,以后也不要找我。如果你可以做到,或者我可以原谅你对我做过的事情。”

    客观上说,皇甫耀阳也算是救了她。

    如果不是他把她买下来,说不定她会被别的什么男人买走,那时的她完全处于晕迷状态,完全就是任人摆布,也许会遇到,比他更让她恶心的人和事。

    “除了这一条,我都可以答应。”

    “那就没得谈了。”冷小野拉过床上的锁链,嗒得一声重新锁上自己的手腕,“我拒绝”

    皇甫耀阳的瞳孔微微地缩起来,蓝眸里的那些金色纤维都开始暗淡。

    胸口闷闷地,几乎有想要杀人的**。

    “伯爵先生。”老管家感觉到他的异样,忙着走上前来,“小姐她一定饿了,要不然,二位先吃点晚餐,让小姐再仔细地考虑一会儿”

    他跟在皇甫耀阳身边,是看着这孩子长大的,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皇甫耀阳如此地放低姿态,也能猜到,此刻伯爵先生有多少受挫。

    皇甫耀阳的蓝眸,深深地注视着冷小野的眼睛,轻声开口,“我就那么让你讨厌吗”

    这一句话,很轻,丝毫没有半点霸道的情绪。

    冷小野抬眸看了他一眼,眼前的男人蓝眸深沉,里面满满地都是寂寞。

    她的心,好像被针刺了一下,微微一疼。

    “其实”

    其实,客观地说,她并不是讨厌他。

第40章 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一串串复杂刁钻的数字试过去,冷小野手上的锁链只是纹丝不动,一点也没有想要打开的迹象。

    不,不对

    像皇甫耀阳这样的变态,是不可能按照常理出牌的。

    如果她是他,她会用什么

    最复杂的

    不,刚好相反,她会用最简单的密码。

    所谓,物极必反,最简单的密码反倒可能更安全,因为很少人会想到,会有人使用那么简单的密码。

    在被子下面,冷小野一个接一个地输入着数字。

    9、9、9、9、9、9

    在她将最后一个密码也拨到9字的时候,她腕上的锁链,嗒得一声轻响,开了。

    感觉着手腕上的锁链松动,冷小野兴奋地只想大笑两声。

    皇甫耀阳啊皇甫耀阳,你肯定想不到,你设计的密码会被我破解吧

    当然,她只是在心中笑了笑,人却故意在被子下扭了一扭,假装翻身,以掩饰被子下的声响。

    恰在此时,房门一声轻响,皇甫耀阳走了进来。

    老管家低低地开口,“伯爵先生”

    皇甫耀阳看了看枕上“安睡”的冷小野,轻轻抬起手掌,老管家立刻就知趣闭嘴。

    冷小野缩在被子下面,想了想,将手上的锁链重新扣了回去。

    走到床侧,皇甫耀阳伸过手掌,小心地将她压在被下的伤手拿出来放在被外,又替她掩了掩被角。

    看着她安祥的“睡容”,他伸过手掌想要触摸她的脸,手快要触到她,又缩了回去。

    重新回到老管家面前,他从口袋里取出一样东西,“在她睡醒之前,我要清单上的东西全部到齐。”

    “是,伯爵先生。”老管家接过清单走了出去。

    冷小野侧耳倾听,只听到门一声轻响,然后就听到有脚步声向她靠近,接着身侧的床微微一晃,似乎是有人坐下来。

    然后,就听到一声很轻的叹息那是皇甫耀阳的声音。

    这个混蛋,竟然还不走

    冷小野在心中思考着要不要行动的时候,耳朵却捕捉到了直升机启动离开的声音。

    船上的摩托艇已经被皇甫耀阳毁了,直升机就是唯一可以离开的交通工具,直升机不在,她现在解开束缚也没有意义。

    思考之后,她还是决定按兵不动。

    已经失败过一次,不能再失败,这一次,她一定要做好充足的准备,等直升机回来再动手。

    现在才是中午,离晚上还早,不如先休息一会儿,养精蓄锐。

    这么想着,她索性就放松下来,闭目休息。

    身边的男人一直没有走的迹象,这家伙要在她身边坐到什么时候果然是病得不轻

    在心中暗暗腹诽,冷小野看他并没有要动她的意思,也就放松下来,进入梦乡。

    时间缓缓流逝,等到冷小野自然清醒过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暮色深沉。

    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皇甫耀阳,正坐在她身侧,那只蓝眸目光深沉地看着她。

    这位伯爵先生,难道是从中午一直坐到现在,盯着一个女人几个小时,他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