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医生如释重负地提着药箱走了,老管家就附耳和他低语几句。

    皇甫耀阳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看看枕上的冷小野,他弯下身子,摸摸她的脸,语气温柔如情人的呢喃。

    “我去处理一点事情,很快就回来陪你。”

    冷小野懒得动,只是抬眼送过一个“你最好去死”的眼神。

    他也不介意,从腕上解开密码锁来,咔得一声扣上床头柱,“好好照顾她”

    向老管家吩咐一声,接过他拿过来的衬衣换下身上的浴袍,皇甫耀阳大步走出卧室。

    冷小野看了看老管家,老管家含笑向她行了一礼,她又将目光收回来。

    老管家犹豫了一下,“小姐,我知道伯爵先生可能做了一些您不能接受的事情,不过,还请您多多谅解,其实伯爵先生他只是不懂怎么表达而已”

    冷小野晃了晃挂着锁链的手腕,“不懂怎么表达就可以随便剥夺别人的自由”

    老管家后退一步,深深地向她躬了一鞠,“如果伯爵先生伤害到你的话,我替他向您道歉,对不起。”

    道歉她阉了皇甫耀阳,然后向他说对不起,行吗

    懒得再与他做这种没意义的争论,她拉了拉被子,然后就再次开口,“他多大”

    “伯爵先生23岁。”老管家答得很干脆。

    那家伙倒是没有说谎,“那他的生日是几号”

    “7月25日。”老管家又道。

    “那么,他喜欢什么颜色”

    “黑、白、蓝。”

    “哦,那他喜欢吃什么”

    “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不过不喜欢吃的很多。”

    果然,够挑剔。

    “那么,他喜欢什么数字”

    “9。”

    管家哪里知道她是什么心思,只当她是对皇甫耀阳好奇,也就一一回答她的问题。

    23岁,7月25日,9

    冷小野仔细将这些数字记在心里。

    “你们称他为伯爵,他是哪国的伯爵”

    这一次,管家没有回答,而是微微一笑,

    “这些,您最还是问先生自己的好。”

    知道这只老狐狸,不会向她透露皇甫耀阳身世之类的秘密,冷小野也没有再问。

    “我想睡一会儿,您去忙吧。”

    “我的任务就是照顾您,您随便睡就好,我绝对不会打扰你的。”

    管家退出几步之外站好,做出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姿态,如同一尊没有存在感的雕塑。

    知道他不会离开,冷小野也没有再白费劲,只是闭上眼睛,开始利用刚才从管家那里套出来的信息推测,皇甫耀阳有可能使用的密码。

    然后,在被子里悄悄地试验着。

    920725不对

    072599又不对

    大家小年快乐

第37章 我宁愿去求一条狗    第37章我宁愿去求一条狗

    冷小野的膝盖,狠狠地向着皇甫耀阳的命根子踢过去。

    如果这一踢踢中,只怕他不断子绝孙,也要抱憾终生。

    一只手掌,挡住了她的膝盖,那是皇甫耀阳的手掌。

    在她踢中他之前,他抓住她的小腿,同时向旁一拉,就拉过去盘到自己腰上,同时上前一步,将自己的腿挤到她的两腿之间。

    冷小野完全处于架空状态,只剩一只的脚尖着地,跟本无法发力。

    男人的吻却已经从她的颈间移过去,不客气地落上她挺拔的胸口,隔衣吻着,轻咬。

    他却并不仅仅如此,抓着她的腿手掌从她的腿上移开,顺势滑入她的裙摆

    感觉着自己的身体在不知不沉地开始沦陷,冷小野怒骂出声。

    “皇甫耀阳,你这个禽兽你放开我”

    他喘息着从她胸口抬起脸,那只蓝眸里有难掩的火焰。

    “求我,我就放开你。”

    最初,他只是想逗逗她,可是当他真得吻上她的时候,本能的**几乎要将他的理智吞噬。

    冷小野咬着牙,“我宁愿去求一条狗”

    她竟然骂他狗都不如

    皇甫耀阳要气疯了,“你在找死”

    “那你杀了我呀,你现在杀了我,我还要谢谢你,因为我宁愿意死,也不愿意面对你”

    这句话,彻底地激怒了他。

    他的手掌落在她的细颈,“改口”

    “哼”她从鼻中挤出一句冷哼。

    他快要被她气死了,看着她的样子,只觉得心里又闷又疼,几乎要不能呼吸。

    只要他收紧手指,她纤细的颈就会被他捏得粉碎。

    可是,明明他气得要死,手指却颤抖着吃不上力度。

    她为什么非要和他做对,像刚才那样好好地和他说话,不是很好吗

    只要她乖乖地听话,他可以给她任何东西,宝石、衣服什么都好,只要他给买到的,只要他能给的,他可以和她分享他的所有,甚至可以纵容她对他发发脾气。

    为什么她就是不听话

    “我不管你愿不愿意,此生,你都休想离开我,你是我的,我的”

    他霸道地低吼着,手掌一抬就捏住她的下巴,狂烈地吻过来。

    空气被他夺走,下巴被他捏着,她跟本没法反抗,只能任他在她的唇齿间肆虐,她无力呼吸,气都要喘不过来。

    他却依旧吻着她,发泻着心中的情绪。

    如果换做任何一个人,此刻她都已经死了。

    可是她,他舍不得,只能这样聊以发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