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她将手抽回来,人就靠到电梯壁上,金链子都被她晃得一阵叮当响。

    “女人的年龄是不能随便说的。”

    “那么,至少告诉我,你是否成年”

    “放心好了,本人早就成年了。说来说去,你不就是想要知道,你是不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吗”冷小野懒洋洋地抬起手掌,挡着嘴打了一个哈欠,一字一顿道,“不,是”

    她才不会满足,他的大男子主义占有欲呢

    “我的第一个男人是我的高中同学,长得比你可爱多了,后来我还交过”冷小野伸出手掌扳着手指,“数不清了,好像四五个男朋友吧,至于一夜情之类的就更不用说了,告诉你,我经常是早上清醒过来的时候,都不记得自边的男人是谁”

    哼哼,气死他

    “这么说,你的技巧很好”

    “那当然,我才不像你,笨得像个雏儿”

    嘭

    皇甫耀阳的手掌,径直按在她头侧的电梯壁上,脸就居高临下地向她接近,“那好啊,你教我。”

    她白眼,不露痕迹要向一边挪。

    他的另一只手掌却在她逃开之前,挡在了她的另一侧,将她完全束缚在电梯和他的身体之间。

    强势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透着十足的危险。

    他的呼吸略显粗重,那只蓝眸里明显地透着怒意。

    冷小野意识到,刚才自己玩得有点过,这个自大的狂傲家伙,很明显是真得有点生气了。

    这么狭小的空间,她跟本无处可逃。

    “不如,从结吻开始”

    他越发向她凑近了些,脸几乎是贴着她的脸停下,呼出来气息都扑在她的脸上。

    靠,这么多废气二氧化碳,全让她给吸收了

    “那个”冷小野扬了扬唇角,用一只手掌将他的胸口向外推,“能不能把您的二氧化碳排远点这样我会缺氧的”

    “不能。”男人像山一样,推不动,反倒越发向她凑近了点,“或者,我们直接进入实践的部分”

    两个人的脸都快要贴上了,他说话的时候,唇似有似无地蹭过她的。

    很轻地碰触,却在心中翻起起伏的涟漪。

    冷小野感觉着自己加快的心跳,脾气也上来了。

    “滚呜”

    刚要开骂,他的唇已经封过来,借着她张齿的间隙,毫不客气地将舌入侵。

    她合齿欲咬,他却已经从她的嘴里退出去,将吻下移,去吻她的颈。

    她挥手去打他,两手都被他握住,用一只大手按在头顶。

    冷小野怒极,狠狠抬腿,踢向他的要命处。

    谢谢大家的打赏,晚上见

第34章 你是我买来的    电梯分开,皇甫耀阳迈步走进电梯,冷小野只好跟进去。

    电梯下行,来到地下室。

    一出电梯,视线豁然开朗。

    就算是见多识广如冷小野,也是被眼前的一切震撼。

    四周和头顶都是透明的穹顶,穹顶外面,各种各样不同的海洋生物正在水中畅流,穿梭在大大小小的珊瑚和礁石之间。

    整个地下室,赫然是一个海底世界。

    “这就是你的宠物”

    冷小野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喜欢养鱼,这实在与他的性格有点不搭。

    头顶上,巨大的阴影游过。

    冷小野抬起脸,那是两只四五米长的庞然大物。

    两个家伙正从她的头顶游过,尖利的牙齿在灯光下反射着寒光,尾鳍有着漂亮的线条。

    巨大的身形缓缓地穿行在那些鱼儿之间,如王者一样,霸气十足。

    冷小野认得它们,那是海洋下最霸道的生物大白鲨。

    皇甫耀阳注视着海水中的大白鲨,走到操作台前,按下了一个按钮。

    “现在是它的用餐时间,如果你害怕的话,可以站到我后面或者闭上眼睛。”

    随着皇甫耀阳按下按钮,进水口立刻打开,海水立刻就带着小型海鱼流进来。

    两只大白鲨见了,立刻就游过去,不客气地开始享用自己的早餐。

    尖利的牙齿切断鱼儿的身体,海水里染上血迹,水质变得浑浊起来。

    皇甫耀阳侧脸看向一旁的冷小野,看着她抬脸注视着大白鲨的样子,他眼中微有惊讶。

    这个丫头,竟然不害怕

    “你是不是觉得它们很残忍”

    冷小野向海水内扬扬下巴,“它们吃饱了就会停,可不会像某些人一样,吃够了还要把鱼锁起来。”

    如她所说,在捕食之后,两只鲨鱼似乎是吃饱了,不再猎食,就算是从它们眼前游过的鱼也是视而不见。

    把他与大白鲨相比吗

    皇甫耀阳知道她是含沙射影地说他,轻笑,“现在,你知道我的不少事情,是不是也应该向我说说你”

    三个月前,偶然遇到她的那天晚上,他甚至没有看清她的脸,只是看到她耳朵上的小小耳钉。

    因为那一晚的邂逅,他整整找了她三个月,竟然没有半点线索,如果这一次不是来试试这一艘新游艇,顺便去那个拍卖会上玩,他大概会错过她。

    想到她有可能会被其他男人买走,睡在别的男人身下,皇甫耀阳的心中不由升起怒意,竟然去参加那种拍卖,难道她如此缺钱吗

    “为什么出卖自己”

    冷小野撇嘴,“是你把我抓来,我可没有卖给你”

    皇甫耀阳怔了怔,“你是我买来的。”

    “买来的”冷小野皱眉,她竟然是被买来的,这也出乎意料了,“你是从哪儿把我买来的”

    皇甫耀阳的样子不像在撒谎,虽然冷小野与他认识不久,可是她知道,他是那种连慌都懒得说的。

    因为,对于皇甫耀阳来说,他跟本没有必要对她撒谎。

    “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回答你这个问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