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电梯分开,皇甫耀阳迈步走进电梯,冷小野只好跟进去。

    电梯下行,来到地下室。

    一出电梯,视线豁然开朗。

    就算是见多识广如冷小野,也是被眼前的一切震撼。

    四周和头顶都是透明的穹顶,穹顶外面,各种各样不同的海洋生物正在水中畅流,穿梭在大大小小的珊瑚和礁石之间。

    整个地下室,赫然是一个海底世界。

    “这就是你的宠物”

    冷小野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喜欢养鱼,这实在与他的性格有点不搭。

    头顶上,巨大的阴影游过。

    冷小野抬起脸,那是两只四五米长的庞然大物。

    两个家伙正从她的头顶游过,尖利的牙齿在灯光下反射着寒光,尾鳍有着漂亮的线条。

    巨大的身形缓缓地穿行在那些鱼儿之间,如王者一样,霸气十足。

    冷小野认得它们,那是海洋下最霸道的生物大白鲨。

    皇甫耀阳注视着海水中的大白鲨,走到操作台前,按下了一个按钮。

    “现在是它的用餐时间,如果你害怕的话,可以站到我后面或者闭上眼睛。”

    随着皇甫耀阳按下按钮,进水口立刻打开,海水立刻就带着小型海鱼流进来。

    两只大白鲨见了,立刻就游过去,不客气地开始享用自己的早餐。

    尖利的牙齿切断鱼儿的身体,海水里染上血迹,水质变得浑浊起来。

    皇甫耀阳侧脸看向一旁的冷小野,看着她抬脸注视着大白鲨的样子,他眼中微有惊讶。

    这个丫头,竟然不害怕

    “你是不是觉得它们很残忍”

    冷小野向海水内扬扬下巴,“它们吃饱了就会停,可不会像某些人一样,吃够了还要把鱼锁起来。”

    如她所说,在捕食之后,两只鲨鱼似乎是吃饱了,不再猎食,就算是从它们眼前游过的鱼也是视而不见。

    把他与大白鲨相比吗

    皇甫耀阳知道她是含沙射影地说他,轻笑,“现在,你知道我的不少事情,是不是也应该向我说说你”

    三个月前,偶然遇到她的那天晚上,他甚至没有看清她的脸,只是看到她耳朵上的小小耳钉。

    因为那一晚的邂逅,他整整找了她三个月,竟然没有半点线索,如果这一次不是来试试这一艘新游艇,顺便去那个拍卖会上玩,他大概会错过她。

    想到她有可能会被其他男人买走,睡在别的男人身下,皇甫耀阳的心中不由升起怒意,竟然去参加那种拍卖,难道她如此缺钱吗

    “为什么出卖自己”

    冷小野撇嘴,“是你把我抓来,我可没有卖给你”

    皇甫耀阳怔了怔,“你是我买来的。”

    “买来的”冷小野皱眉,她竟然是被买来的,这也出乎意料了,“你是从哪儿把我买来的”

    皇甫耀阳的样子不像在撒谎,虽然冷小野与他认识不久,可是她知道,他是那种连慌都懒得说的。

    因为,对于皇甫耀阳来说,他跟本没有必要对她撒谎。

    “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回答你这个问题。”

第35章 多少钱    “肖野”冷小野随口编了一个假名,“肖小之徒的肖,野蛮无理的野。”

    知道她是故意骂他是“野蛮无理的肖小之徒”,皇甫耀阳只是将唇角向上牵了牵。

    “我不信。”

    “爱信不信。”

    皇甫耀阳收回视线,按上操作台上的换水钮,干净的海水进来,冲走那些浑浊的海水,巨型水族箱里又恢复了澄净。

    “肖野。”

    他突然地叫了她一声。

    “恩”

    正在侧脸看一只小丑鱼的冷小野,本能地答应着转过脸。

    哼,就知道他会试探她

    迷惑敌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半真半假。

    这种事情,身为特种兵的老爸,早在她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把她教得炉火纯青了。

    她的表情极是自然,那确实是一个听到自己的名字,应该有的反应。

    皇甫耀阳心中有些惊讶,她竟然告诉他真名

    肖野

    不得不说,这个名字还真得适应她。

    虽然是第一个叫这个名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很顺口,他的心情顿时又明朗几分。

    “我是从一艘船上将你买回来的,他们拍卖任何东西,珠宝、文物或者,女人。”

    既然她说出名字,他也就按照之前的约定道出答案。

    拍卖

    冷小野微皱眉。

    这么说,她是被人骂了。

    记得周四晚上,她是和她的同学兼闺蜜宋安雅一起参加party,难道说是宋安雅摆了她一道

    不过,她并不能确定,当时的具体情况她现在跟本想不起来。

    要知道宋安雅和她可是三年的好朋友,而且,她怎么可能会和这种组织有关系。

    不行,等她离开这里之后,她一定要去查清楚这件事情。

    “多少钱”冷小野问。

    既然她是他买来的,总会有一个数字。

    “一亿。”

    他的声音很平静,并没有因为这个数字而显得有任何语气起伏,就如同普通人说一块钱那样平静。

    冷小野转过脸,正色看着他,“我们真得见过”

    记得,第一晚的时候,他就问过她,“不记得他了”这样的话。

    当时她也没在意,现在听他这么说,她不由地又想起这个细节。

    他完全不是缺女人的男人,为了她出一个亿,这实在有点太夸张了点。

    虽然,冷小野觉得自己的价值完全超过这个价,但是,值这个价,和肯出这个价钱并不是一回事。

    皇甫耀阳牵住她的手掌,走进电梯。

    “现在是我的第二个问题,你几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