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所有人都紧盯着皇甫耀阳,忐忑地等待着自家伯爵大人的雷霆之怒。

    就在这时,一声轻笑,在露台上突兀地响起,发出声音的人竟然是皇甫耀阳。

    然而,人们的神情并没有放松。

    两个助理的腿都已经软了,保镖的脸埋得越低,跟本不敢看皇甫耀阳,老管家紧张地抬起右手,用帕子拭了拭额角冒出来的冷汗。

    跟在皇甫耀阳身边这么多年,谁见他被人骂还笑,而且还笑出声来

    太反常了。

    太可怕了。

    不要说是别人,就连老管家也是有点担心,为冷小野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完了,冷小野,完了

    所有人此刻心中,都有这样一个相同的想法。

    整个露台上,依旧保持着平静的人,只有冷小野。

    伸过左手,叉住盘子里的鸡蛋,她懒洋洋地将煎蛋沾了一点酱料往嘴里送。

    皇甫耀阳收住笑意,看着她将煎蛋送到嘴边,扶在桌边的手掌突然向前一推。

    冷小野搭在桌上的左手手肘一滑,叉子上的煎蛋直接贴到颊上,艳红的番茄酱立刻抹到脸上。

    “哈”恶作剧成功的皇甫耀阳再次大笑出声。

    冷小野白了他一眼。

    “无聊”

    然后,她就收回目光,继续吃她的早餐。

    刚将煎蛋送到嘴里,他的手掌已经向她伸过来,她疑惑转脸,只见皇甫耀阳的手指一伸,然后颊上温柔一触。

    冷小野还在错愕着没有反应过来,皇甫耀阳已经收回手掌,将那张脏掉的面巾纸放到桌上,继续吃他的早餐去了。

    冷小野看了他一会儿,终于得出结论。

    这个男人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她见过的男人也不少,冷酷的、妖孽的、温润的各种各种。

    像他这样喜怒无常,一会儿爆得像火,一会儿冷得像冰,一会儿又温柔如春风的绝对是第一个。

    皇甫耀阳自然并不知道,他已经被冷小野划入“有病”的行列。

    他只是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时尔抬眸看一眼吃得香甜的冷小野,看着她随意却不失优雅的吃相,似乎面前的早餐也变得无比可口。

    生平第一次,他突然觉得,吃饭也是件有趣的事。

    一旁的助理还在那里雕塑一样没敢动,任凭脸上的酱料一滴一滴地往下落。

    看着自家boss似乎并没有发脾气的迹象,他询问地看向老管家。

    老管家看看少有地,将整份早餐吃得一干二净的皇甫耀阳,再看看冷小野,若有所悟,轻轻向助理挥了挥手。

    助理这才敢行动,小心翼翼地沾着一脸地酱料退出门去了。

    这时,冷小野已经吃掉盘子里的早餐,看着皇甫耀阳端过侍者新过来的牛奶杯,喝了一小口,她立刻就伸过手去,将他喝过一口的牛奶杯子端过来。

    皇甫耀阳疑惑地抬起脸,只见小丫头正在喝着他的牛奶,他轻声提醒道,“那是我的。”

    冷小野回他一个白眼,她当然知道是他的,就是因为是他的,她才喝的好不好。

    “我喜欢喝这杯,不行吗”

第30章 你们家这位非正常人类    第30章你们家这位非正常人类

    于是,她的红色裙摆内,又多了一条黑色的牛仔五分裤。

    看着她“听话”地穿上短裤,皇甫耀阳的目光也越发柔和。

    冷小野这次的表现,他很满意。

    果然,老管家是对的,对她温和一点,她也听话许多。

    主动牵住她的手,他抬手按下对讲铃。

    “送两份新早餐上来”

    然后,他迈步向前,牵着她的手走出卧室。

    基于她的表现不错,他决定去带她透透气,放放风。

    二个人重新来到大露台上,管家也刚好将早餐送上来。

    注意到二人之间的链子,他的脸上没有半点异样的表情,只是主动将原本放在桌子那头的高背餐椅端过来,放到主位一侧的位置。

    露台上昨天的狼籍早已经收拾得一干二净,长条桌上也已经铺上崭新的勾花台布。

    银色烛台在阳光下微微闪光,瓷花瓶里甚至还有一束带露的花束。

    不是玫瑰,是蔷薇红色的蔷薇。

    现在可不是露地,而是海地,他竟然还有这么新鲜的蔷薇,很明显是游轮上有花房。

    一个在超级游轮上,还会设置花房的人,不得不说,这个家伙对生活品质要求还真是高。

    二人分头入座,冷小野的目光就不自觉地落在皇甫耀阳身上。

    管家称他为伯爵先生,他却会说一口地道的中文,甚至语调中还带着一点京腔。

    他的长相有白种人的深邃,又有东方人的精致,似乎是混血。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你是想吃我吗”

    桌侧,皇甫耀阳的声音里明显地透着几分揶揄。

    看他抬起左手去拈杯上的杯子,冷小野猛地一收右手。

    他的左手与她的右手相连,她一动,他自然也是动。

    皇甫耀阳左手一晃,里面的牛奶立刻随之晃动起来,溅到他脸上不说,手上身上也是洒了不少。

    瞟一眼他狼狈的动作,冷小野得意地轻扬唇角。

    一旁的佣人脸色微变,忙着冲上前来,帮他擦拭手上的牛奶。

    皇甫耀阳深深地吸着气,始作俑者冷小野,却跟本没有理会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意,只是伸了右手去捏盘子里的面包,左手就往面包上抹酱。

    他气恼地抓住链子,猛地一拉。

    冷小野一笑,右手一扬,抹了厚厚一层酱料的面包立刻就向他脸上飞过来。

    就知道这个家伙不会罢休,她可是早有准备。

    皇甫耀阳侧身一闪,面包啪得飞出去,正贴在走进来的那名白人助理的脸。

    面色片划下去,白人助理的眼镜完全被酱料糊住,脸上也满是酱汁,却站在原地动也没敢动。

    “伯爵先生,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他说话的时候,眼镜和脸上的酱汁还在往下掉,那模样实在太过滑稽,

    看着这位无辜的受害者,冷小野控制不住地笑出声来。

    “你别误会,你什么也没有错,错的是你们家这位非正常人类”

    她的话意直指皇甫耀阳。

    助理的脸色越发惶恐,几个保镖也是个个身体收缩,就连老管家也是紧张地看向皇甫耀阳的侧脸。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