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24章可是,我想去

    “好,很好”冷小野冷笑两声,“皇甫耀阳,你有种”

    抬起右手,单臂撑头,皇甫耀阳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谢谢夸奖。”

    冷小野笑了笑,然后,抬脚,收腿,全力一踹。

    皇甫耀阳的大手在被下一抓,就捉住她踢过来的右足。

    “别闹了,要不然,我真得生气了。”

    别闹

    他以为她是和他闹着玩

    还真得生气了

    她还气得要杀人呢

    冷小野另一只脚急踢过来,这一次,她的动作极快极狠。

    这一脚,正好踢中皇甫耀阳的小腹,他一下子就从被下滑出去,跌落在地毯上。

    叮叮当当

    两个人之间连着的金链一阵碎响。

    皇甫耀阳顺手一拉,冷小野就从床上被他拉下去,连人带被子落到他身上。

    她抬手将金链缠上他的绕,哪想他也做了相同的动作,两个人的颈都被缠到一个圈里。

    随着二人同时收紧动作,原本距离就不太远的两张脸,立刻就贴到一处。

    额头挨上额头,鼻尖挤着鼻尖,睫毛对着睫毛,嘴唇几乎要贴着嘴唇。

    脸一下子贴到一处,两个人同时愣了一秒钟,谁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

    “放开”

    两个人同时低语出声,因为嘴唇几乎贴在一处,说话的时候,唇尖都擦过对方的唇瓣。

    她的嘴唇,柔柔软软地带着淡淡的香甜味,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起刚才的吻。

    “吻我一下,我就放开你。”

    “我宁愿去吻猪”

    冷小野抬起右手,细链放松,束缚着二人的金链也自然松脱。

    皇甫耀阳挑了挑眉,不等她的头从链圈里退出去,已经脱身将她压在地毯,不客气地吻过来。

    一个想要强吻,一个努力闪躲,躲闪不过,冷小野干脆去咬他。

    折腾到最后,两个都是气喘吁吁,一脸口水。

    冷小野是他被吻的,皇甫耀阳则是被她咬的。

    隔着薄衣,感觉着某人某处又开始蠢蠢欲动,冷小野急语出声。

    “等等”

    在力量上,皇甫耀阳占据着绝对优势,这样继续下去,她跟本占不到便宜。

    一味逞强,可不是聪明人的做法。

    强攻不行,那就智取。

    皇甫耀阳从她侧脸上抬起脸,蓝眸微眯着看着她。

    “暂时休战吧,我累了。”

    冷小野看着他说,语气就好像是和朋友玩牌玩累了,一样随意。

    知道这个小丫头,肯定又在琢磨什么别的法子,皇甫耀阳却并不揭穿,只是从她身上爬起来,冷小野立刻就拉过一张毯子裹到自己身上。

    将手伸到他面前,冷小野咧嘴一笑,“你先把我解开,我想上厕所”

    他总不至于跟着上她上厕所吧

    “是吗”皇甫耀阳也笑起来,“刚好,我也想去,一起”

    知道她是找借口,不过,这样逗逗她,似乎也很有趣。

    谁要和他一起上厕所啊

    冷小野撇撇嘴,缩回手掌,“我又不想去了”

    “可是,我想去”伸手拉住她的手掌,皇甫耀阳迈步就往浴室的方向走。

第23章 抬了抬小腰    第23章抬了抬小腰

    在心中,冷小野迅速思考着各种可能,并没有贸然对皇甫耀阳出手。

    这个男人无论心智还是身手,都属于人中之龙。

    上一次,因为低估他没有跑掉。

    同样的错误,不能犯两次。

    这一次,她一定要把计划想周全再实施。

    这时候,皇甫耀阳已经将她的另一只小腿也塞进小衣,然后,小心地帮她向上提衣服。

    原本,皇甫耀阳还做着她踢他的防御准备,哪想道,她竟然出奇地配合。

    他把小衣拉上来的时候,她甚至主动抬了抬小腰。

    两个人少有的默契,小衣很顺利地穿好。

    皇甫耀阳帮她盖好薄被,站起身走到床头,解开冷小野左手腕上的那条锁链,顺手将她腕上保护性的纱布也解开。

    收起解下来的三条锁链,皇甫耀阳随手拉开柜子上的一个抽屉,将锁链丢了进去。

    接着,他再次走过来,去解床柱上的最后一根锁链。

    那根锁链,另一头连在她的右手。

    冷小野在被子底下缓缓地缩起身子,做出了攻击的准备,右手手指也捏住那条细链。

    她已经做好准备,只要他解开锁链,她就抓住链子扑过去,缠住他的脖子,将他勒晕,然后就可为所欲为

    皇甫耀阳一个接一个地输着密码,冷小野的目光看似随意,事实上却紧盯着他的手指。

    嗒

    一声轻响,挂在床头柜子上的链圈上的金色小锁,轻轻地弹开。

    冷小野没有动,现在还不是时候,再等等,等他过来帮她解开手腕上的锁。

    右手手指缓缓握紧,冷小野的左手就懒洋洋地伸过来,送到他面前。

    心中暗自决定,等他过来帮她解开手腕的时候,她立刻出手。

    皇甫耀阳浓密的金棕色睫毛轻轻地向上抬了抬,冷小野怕他看出她的想法,没好气地开口。

    “解啊,等什么呢”

    嗒

    一声轻响。

    不是皇甫耀阳解开她手上的锁链,而是他将另一头锁上了自己的腕。

    看着那只如手镯一样,镶着宝石的链圈锁上他的左腕,冷小野身子一弓,人就坐起来,抬着他的鼻子骂道,“皇甫耀阳,你是不是男人啊,怎么说话不算话”

    皇甫耀阳微扬着唇角,目光从她指着他鼻尖的手指移开,落在她被子滑下半掩半露的胸口,“我怎么说话不算话了”

    注意到他的目光,冷小野迅速收回手来,将滑下去的被子拉起掩住春光,一对眸子就冒着火地重新瞪回他的脸。

    “你说过的,只要我让你包扎伤口,你就把我从床上放开”

    “没错”皇甫耀阳抬手一挑被子,人就躺到冷小野身侧,轻扬着唇角,邪魅地看着她,“我现在已经把你从床上放开了。”

    他说把她从床上放开,可没有说要把她放开。

    现在,他并没有食言。

    小丫头,以为他看不出她的伎俩。

    想逃

    哪有那么容易。

    冷小野的手指一下子就握紧细链。

    该死的家伙,他他竟然和她玩这种文字游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