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15章不许碰她

    门外候着的保镖们立刻冲过来,他一扬手,立刻就有人主动将枪送到他手中。

    “把她给我抓回来。”皇甫耀阳皱眉怒吼,接着又加上四个字,“不许弄伤”

    保镖们冲下楼去。

    他抬枪,向那个奔跑的身影瞄准。

    阳光下,她的肌肤如玉一样,温润。

    他皱眉怒吼,“站住,否则我开枪了”

    冷小野充耳不闻,不但没站住,反而加快了速度。

    最多还有八米,只要他不击中她的要害,她就有机会逃掉

    嘭嘭

    两声枪响,子弹呼啸而出,不是射向冷小野,却是射向甲板上的摩托艇,正中油箱。

    他知道她想干什么,可是他,不允许她逃走。

    舍不得打她,至少他可以毁掉摩托艇。

    嘭

    两个摩托艇相继爆开,眼前着面前突然爆开的火焰,冷小野只来得及用手臂护住脸,就被爆炸产生的强大冲击气流撞飞出去,跌落在甲板上。

    身体重得落地,她勉强地撑起手臂,眼前一黑,人就晕了过去。

    保镖们急急地向冷小野冲过来。

    露台上的皇甫耀阳,重重将枪丢开,一脸怒意地扶住栏杆,轻轻一跌,就从露台上跳下来。

    他的动作和她一样利落,不像她那样轻巧,却有如猎豹一样的灵活。

    落在甲板上,他沉声怒吼。

    “不许碰她。”

    已经冲到冷小野附近的保镖们,都是停在原地,围在她身边,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来。

    皇甫耀阳大步走过来,立刻就在她身侧蹲下身子,他抬手按上她的颈动脉。

    脉搏有点弱,不过没有大碍。

    高高提起来的心,终于落回原地,他伸臂想要将她抱起来,看到她滑到大腿上的裙摆,气恼地骂了一句英文。

    手掌扬起,捏住衬衣,用力一扯,就将自己身上衬衣的扣子扯开。

    将套在身上的白衬衣脱下来,皇甫耀阳小心地将衬衣裹住冷小野的身子。

    “转过脸去。”

    保镖们不敢违令,一个个都是转过脸,不敢看冷小野一眼。

    将她的两手放到胸口处,注意到她右手上模糊的作品,他的眉再次皱紧,气得又骂了一声。

    谁给她权利的

    这个小东西,她竟然敢弄坏他的东西

    真是,该死

    皇甫耀阳觉得自己快要气疯了,抱她的动作也不自觉地有些粗鲁。

    “咝”

    伤手被他碰到,晕迷之中的冷小野不自觉地轻吟了一声。

    现在知道疼了

    刚才干吗那么拼命

    心中又气又怒,他的动作却不自觉地放松了些,一路走向楼梯的方向,只是小心地微弯着腰身,避免不小心碰到她手上的伤口。

    “叫医生上来”

第14章 心脏隐约地闷疼    第14章心脏隐约地闷疼

    慌乱之中,冷小野也顾不上自己咬到什么,只是将头向旁一侧,用力牵拉。

    眼罩上的丝带很结实,并没有断裂,但是在她这样的拉扯下,也是控制不住地向一旁偏邪。

    皇甫耀阳的脸上闪过异色,本能地收回一只手,捂住露出来的左眼。

    他的两手,原本各抓着冷小野的两手手腕,现在收回一只手,冷小野的手立刻就有一只自由。

    收指紧握成拳,冷小野随手一抓,就将手边不远处的一块玻璃碎片抓过来,毫不客气地挥向他的俊脸。

    皇甫耀阳侧身,从她身上滚了下去。

    瓷盘碎片擦着他的头发丝掠过,将漂亮的金棕色发丝都割下数根。

    发丝飘落。

    冷小野一击未中,再次挥手,将瓷片扎过来。

    皇甫耀阳向旁一滚,瓷片击在舱板上,碎成几片。

    冷小野只觉得掌心生疼,知道是被瓷片扎到手掌,她迅速甩手将手上的瓷片甩开,立刻就弹身而起,奔向一旁的栏杆。

    刚才坐到餐桌边的时候,她早把地形看好了,这里斜下面的甲板上,停着两艘摩托艇。

    拿不到直机升,她至少可以从这里逃走。

    皇甫耀阳此时也已经跳起身来,将眼罩扶好,伸手抓住她。

    冷小野的左手刚扶住栏杆,他的大手就伸过来,抓住她身上套着的衬衫后领。

    “还想逃”

    皇甫耀阳用力向下一拉。

    冷小野双肩一滑,就像一条小鱼一样将双臂从衬衫里退了出去。

    手中力道一轻,皇甫耀阳没收住力量,向后连退三步。

    这时候,她已经利落在翻上栏杆,同时,腾身跌起。

    捏着衬衫,看着她从栏杆上向下跳,皇甫耀阳只觉得自己的心猛地一紧。

    那是一种异能的感觉,就像是突然被一只冰冷的手掌紧紧握住,胸口发闷,心脏隐约地闷疼。

    游艇共有四层,这里是游艇上最高处,从这里到下面的甲板足有十米多,她想摔死吗

    “混蛋”

    他怒骂出声,大步奔出来,看向下面。

    心中,满满地都是紧张。

    视线及处,只见冷小野正在从第三层的栏杆处向下腾跳,身体在空中一荡,就利落地抓住第二层的栏杆。

    一层层地跌下,她的动作利落如在丛林是奔腾跳跃的小野猫。

    黑色长发飞扬而起,在阳光下荡起一圈金色的光晕。

    礼服裙微微飘起来,好在裙摆不大,还不至于走光。

    看她平安落到甲板上,皇甫耀阳这才松了口气。

    此时,冷小野已经在甲板上落下身形,仰脸向他送出一根中指,她转身就往摩托艇的方向跑。

    “来人”

    皇甫耀阳大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