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14章心脏隐约地闷疼

    慌乱之中,冷小野也顾不上自己咬到什么,只是将头向旁一侧,用力牵拉。

    眼罩上的丝带很结实,并没有断裂,但是在她这样的拉扯下,也是控制不住地向一旁偏邪。

    皇甫耀阳的脸上闪过异色,本能地收回一只手,捂住露出来的左眼。

    他的两手,原本各抓着冷小野的两手手腕,现在收回一只手,冷小野的手立刻就有一只自由。

    收指紧握成拳,冷小野随手一抓,就将手边不远处的一块玻璃碎片抓过来,毫不客气地挥向他的俊脸。

    皇甫耀阳侧身,从她身上滚了下去。

    瓷盘碎片擦着他的头发丝掠过,将漂亮的金棕色发丝都割下数根。

    发丝飘落。

    冷小野一击未中,再次挥手,将瓷片扎过来。

    皇甫耀阳向旁一滚,瓷片击在舱板上,碎成几片。

    冷小野只觉得掌心生疼,知道是被瓷片扎到手掌,她迅速甩手将手上的瓷片甩开,立刻就弹身而起,奔向一旁的栏杆。

    刚才坐到餐桌边的时候,她早把地形看好了,这里斜下面的甲板上,停着两艘摩托艇。

    拿不到直机升,她至少可以从这里逃走。

    皇甫耀阳此时也已经跳起身来,将眼罩扶好,伸手抓住她。

    冷小野的左手刚扶住栏杆,他的大手就伸过来,抓住她身上套着的衬衫后领。

    “还想逃”

    皇甫耀阳用力向下一拉。

    冷小野双肩一滑,就像一条小鱼一样将双臂从衬衫里退了出去。

    手中力道一轻,皇甫耀阳没收住力量,向后连退三步。

    这时候,她已经利落在翻上栏杆,同时,腾身跌起。

    捏着衬衫,看着她从栏杆上向下跳,皇甫耀阳只觉得自己的心猛地一紧。

    那是一种异能的感觉,就像是突然被一只冰冷的手掌紧紧握住,胸口发闷,心脏隐约地闷疼。

    游艇共有四层,这里是游艇上最高处,从这里到下面的甲板足有十米多,她想摔死吗

    “混蛋”

    他怒骂出声,大步奔出来,看向下面。

    心中,满满地都是紧张。

    视线及处,只见冷小野正在从第三层的栏杆处向下腾跳,身体在空中一荡,就利落地抓住第二层的栏杆。

    一层层地跌下,她的动作利落如在丛林是奔腾跳跃的小野猫。

    黑色长发飞扬而起,在阳光下荡起一圈金色的光晕。

    礼服裙微微飘起来,好在裙摆不大,还不至于走光。

    看她平安落到甲板上,皇甫耀阳这才松了口气。

    此时,冷小野已经在甲板上落下身形,仰脸向他送出一根中指,她转身就往摩托艇的方向跑。

    “来人”

    皇甫耀阳大喝。

第13章 你的脸红了    如雪的肌肤,映着如花瓣一样的吻痕。

    绸质礼服的衣料贴在身上,少女胸口的挺拨轮廓形状清楚可见。

    他知道她没有穿内衣,因为他没有让佣人给她拿内衣。

    原本,他是打算,要她求他的。

    看着眼前愤怒非常的冷小野,皇甫耀阳眼前闪过的,却是她昨天晚上在他身下娇喘地样子。

    后来有一次,她还不甘心地将他压在下面,当时的情景如同现在这般模样。

    他的视线落在她骑坐在自己身上的两条长腿,撕短的裙摆缩到大腿根部。

    一想到她裙子下面什么也没有,他不自觉地再次膨胀。

    冷小野分明感觉到,身下男人双腿间的异样变化。

    说来也巧,她刚好坐到他腰部,而且

    这变态,没给他内衣

    她毕竟是女人,而且昨天晚上之前还是一个女孩。

    这样的局面,想不分心都难。

    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有心情想那种事情

    冷小野的脸,红了。

    “你你变态啊你”

    “你在害羞。”

    他不客气地揭穿她。

    “胡说”

    说什么人工膜

    如果她真得是像她说得那种女人,怎么可能会在这种时候还害羞

    这个小东西,不过是强装霸道而已。

    她的第一个男人,是他

    确定这一点,看着她明显开始转为粉红色的脸,皇甫耀阳心中的怒意莫名地散去。

    “可是,你的脸红了。”

    “我我是热的”冷小野本能反驳。

    看到男人唇角扬起的笑意,她瞬间恼羞成怒。

    这个变态

    右手握紧刀柄,她抬臂,就要出手。

    但是,没有成功。

    在她刚才因为皇甫耀阳的调戏分神的时候,他已经利用这个机会悄悄地收回手掌。

    右手在她手肘上轻轻一磕,冷小野的刀擦着他的衣领掠过,斜刺在地面上。

    她挥手还要再刺,手臂已经被他拉住,向前一拉。

    她的身体直接扑在他身上,皇甫耀阳抓住她的手腕在地上一磕,就将她手中的餐刀磕飞。

    冷小野还要攻击,胸口处却突然传来刺疼。

    那个混蛋,竟然咬她

    咝

    冷小野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昨天被他又吻又咬的,现在被衣服擦过都有些疼,更不要被他这样啃咬。

    顾不得什么擒拿、格斗的技巧,她抬手就是一个耳光。

    皇甫耀阳抬起另一只手掌,抓住她的腕,扇向他俊脸的手掌停在半空。

    身子一翻,他已经将她压在身下。

    “我说过,女孩子太野,要被惩罚的以后,最好不要让我重复我说过的话,因为我不喜欢重复。”

    然后,他垂脸,就向她颈间吻过去。

    担心她的身体受不了,他昨晚并没有尽兴。

    这个小丫头现在已经恢复得能杀人,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冷小野要气疯了,这个混蛋,阉了他都便宜,她要杀了他,杀了他

    她挥力挣扎,手脚不能动,就张了牙齿,看准机会,一口咬向他的耳朵。

    他闪躲,她的牙擦着他的头发掠过,勾住他眼罩上的丝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