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保镖们不敢违令,只是迅速围拢过来,将二人包围在中间,生怕冷小野伤到自己老板,也不敢靠得太近。

    冷小野头都没回,皇甫耀阳的命现在在她的手心里,这些家伙不敢开枪,这一点她很清楚。

    “把直升机的钥匙拿来”她用英文冷冷下令。

    在卫生间的时候,她观察过水流的方向,水流入排水孔的时候是逆时针旋入。

    受地球磁场的影响,水和风在南北半球的流动会发生偏移,由此可以确定,她现在还在北半球。

    这里的温度还像夏天,从季风和各种因素上,她可以大概推断出。

    她应该还停留在加勒比海,只是不能确定具体位置。

    加勒比海岸沿线国家岛屿众多,这个家伙的直升机是最新型的,继航时间很长,只要油量足够,她绝对可以找到陆地,顺利离开。

    保镖们谁也没有动,一个个都是看着皇甫耀阳,等着他的命令。

    冷小野再次开口,“我再说一次,直升机钥匙给我”

    皇甫耀阳深深地吸了口气,“现在收起你的刀,我可以原谅你”

    冷小野有点无语。

    这个男人以为他是谁啊

    右腕一沉,她已经加了些力道。

    餐刀的刃割开他的皮肉,一条血线立刻就从他的颈间溢出来。

    “现在把钥匙给我,我可以不杀你”她学着他的语气说。

    皇甫耀阳的眉,皱了起来。

    “我的宠物,只有两种结果,一,好好在我身边活着,二,死”

    “依我看,你真得需要一个精神科医生。”

    冷小野无力吐槽,这个男人的思维与别人完全不同。

    现在,他的命在她的手上,他还在那里,玩什么高冷啊

    她懒得再与这个神经病,玩这种游戏。

    “我最后数三声,如果你不让人去拿直升机钥匙的话,那你就去死吧3”

    “伯爵先生”皇甫耀阳一脸平静,那名年老的管家却看不去,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求您,答应她吧”

    “2”

    冷小野再次倒数。

    “出去。”皇甫耀阳道。

    “伯爵先生”

    两名管家都是脸皱得紧紧的,保镖们也是个个一脸紧张的神情。

    这位可不是普通人,如果他出事,他们一个个也别想活了。

    “滚出去”

    皇甫耀阳的声音里染上怒意。

    保镖们个个都是询问地看向那名老管家,老管家跟在伯爵先生身边多年,是他们当中在他面前说话最有份量的人。

    老年管家轻轻地抬了抬手掌。

    保镖们立刻就退出门去,年轻管家和助理也退了出去。

    看了一眼冷小野抵在皇甫耀阳颈间的餐刀,老管家咬了咬牙,也退了出去。

    甚至,还带上了大敞的门。

    露台上,只剩下皇甫耀阳与冷小野二个人,还有满地狼籍的玻璃碎片和食物。

    风从海上吹过来,将她微卷的发轻轻吹起。

    皇甫耀阳的视线掠过她的颈,那上面,还有他留下来的朵朵殷红。

    因为刚才的动作,她身上宽大的白衬衫已经滑脱下去,露出半边肩膀,肩膀上依旧有他留下来的痕迹。

第10章 这位是有多自恋    就在所有人都开始,有点为冷小野惋惜的时候,皇甫耀阳的唇角,却缓缓地向上扬起来。

    有趣,很有趣

    果然不旺他整整找了她三个月,这个小丫头,是个很难训服的宠物。

    看来,至少在海上的这一个星期,他都不会厌倦她。

    皇甫耀阳走过来,坐到冷小野对面。

    “早餐。”

    两个管家和一个助理同时向他行礼,退出门去。

    片刻之后,另外一位专门负责他饮食的管家,托着银盘走过来,将两份早餐放到二人面前。

    冷小野抖开餐巾,捏起刀叉,不客气地开吃。

    一边吃,一边看手中的餐刀。

    这种刀厚重了点,阉人的时候手法快点,应该也可以,就是,可能会比较疼。

    不过,正合她意。

    她吃东西看餐刀,皇甫耀阳吃东西看她。

    “你有几岁”

    这个小东西,面相还很稚嫩,可是她眉宇间的睿智,却又似乎超越她显示出来的年龄。

    冷小野抬起脸,不答反问,“你几岁”

    皇甫耀阳怔了怔,说起来,已经有很多人没有人问过他这要的问题。

    他想了想,才答。

    “23岁。”

    冷小野点点头,“可惜了。”

    皇甫耀阳挑眉,“可惜”

    冷小野笑起来,然后就向他眨眨眼睛,“很快你就知道了。”

    长着一张好皮囊,身份不菲,结果,年纪轻轻就做了太监,岂不可惜

    皇甫耀阳也笑起来。

    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以他的了解,一般来说遇到这种情况,女人的反应一外乎有三种。

    第一种,哭天抹泪,那是他最讨厌的,如果是这样,他会直接丢她下海喂鱼。

    第二种,疯子一样地报复他,不自量力地以卵击石,这样也不算很有趣,不过他会让对方白活两天。

    第三种,向他臣服,主动示好,就像是被人训练过的马,同样无聊,只会让他很快厌倦。

    他一直在想,她会是哪一种。

    现在看来,她似乎哪种都不是。

    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牛奶也送到嘴里,冷子野伸出舌尖,舔掉唇上的牛奶渍。

    然后,用餐巾轻轻地剔下一小块指甲,用两指捏起来,送到他面前。

    “这个,送给你”

    她笑眯眯地将指甲放到他面前的桌布上。

    皇甫耀阳垂脸,看了着放在雪白餐布上的那一小块指甲。

    “你是说,你的所有都是我的”

    这位是有多自恋啊

    冷小野看看自己的指甲,伸开手指欣赏地看。

    “我是想说,你昨晚的表现实在很差。吻技太烂,力量有余,技术不巧,你这样的男人就像是这块指甲,对我毫无意义。”

    她继续剔着指甲,目光却从刀刃一侧投过来,盯着他的脸,想要从他的脸上捕捉到暴怒的痕迹。

    但凡男人,最不能接受的,大概就是被女人,贬低自己在床上的表现。

    他,也是男人,一定也会生气。

    “我可不那么认为。”皇甫耀阳平静地端起叉子,从盘子里叉过一块肉送到嘴边,“从你昨天晚上的表情和你**的音量来看,你应该至少有六次**。而且,一个第一次和男人上床的女人,没有资格评论我的技巧。”

    一年之计在于春,立春了,公子也要茁壮成长。

    新文需要呵护,大家多多疼爱,要记得收藏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