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感觉着自己的心跳不自觉地有些加快,她迅速将思绪收回来。

    “皇甫耀阳,我一定要亲手阉了你”

    冷小野低骂一声,撑臂直起身子,环视一眼四周。

    房间里只有最简洁的家具,除此之外,干净无比,不要说是之前放在柜子上的刀,就连她被撕碎的衣服都收拾得干干净净。

    拉过床单裹到身上,冷小野伸腿下床,脚尖踩到拉毛地毯的时候,双腿间又是一阵异样的疼。

    她又在心中将皇甫耀阳的女性亲戚慰问了一遍,这才忍着疼站起身,拉开侧窗上的纱帘。

    从这里看过去,可以看到停机台和漂亮的深蓝色甲板。

    原来,她在一艘邮轮上。

    重新将窗帘拉好,她将整个房间检查一圈,只发现柜子里的男装。

    熨烫得没有一丝皱折的衬衫和西装、领带,还有男式的内衣和袜子。

    整个抽屉的宝石袖扣,不同款式的名牌手表,甚至有不少是限量款

    所有一切都在证明,男人身份不菲。

    冷小野随手捏起一只手表,看了一眼时间。

    时间显示,早上九点。

    眼角余光扫到手表上显示的日期,她的眉突然一跳。

    12月5日,星期六

    现在已经是周六了,可是她印象中除了与皇甫耀阳那狂乱的一夜之外,最后的记忆还是星期四晚上和同学在酒吧里喝酒。

    从周四晚上一直到昨天晚上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为什么会在这个男人的床上

    皇甫耀阳明显不缺钱,不可能是绑架。

    他说记得她,可是为什么,她记不得在哪里见过他呢

    无数疑问同时升到脑海里,耳朵却捕捉到窗外直升机的声音。

    冷小野闪身凑到侧窗,拉开薄纱帘子,只见一架最新款的黑色直升机,正在游艇的停机台上落定。

    两个套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正从飞机上跳下来,手中都是大包小包地提着。

    嗒

    房门一声轻响。

    冷小野迅速将纱帘扯好,戒备地看过去。

    门被推开,一位中年白人女佣,手中提着几个大纸袋走进来,微笑着走到她面前,将纸袋送给她。

    冷小野一眼就认出,这个纸袋正是之前,从飞机上下来的男人手中提着的。

    从微散的袋口看过去,可以看到里面的黑色衣料,另外的袋子里则装着内衣和鞋子。

    看她没有接,女佣向她笑了笑,转身走向浴室。

    冷小野探手过来,一把抓住她,用力一推,就将对方按在墙上,呃住她的咽喉。

    “皇甫耀阳在哪儿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女佣手中的纸袋啪得落地,装在里面的衣服滑出来,落在雪白的拉毛地毯上

    女佣一脸惶恐地摆着手,嘴里就叽哩咕噜地说着什么。

    冷小野轻吁口气,换上英文,“皇甫耀阳,那个男人在哪儿”

    女佣再次摆手,依旧是叽哩咕噜。

    冷小野一怔,精通数国语言的她,竟然一个字也没听懂

    对方说得即不是中文,也不是英文,甚至不是法文俄文之类她熟悉的文字,听那语调,似乎是阿拉伯语系。

    这个,她还真得不擅长。

第8章 这下舒服多了    她收紧手指,女佣的脸色开始由白转红。

    “说英文。”

    女佣只是摆手挣扎,叽哩咕噜地连说带比划。

    自始至终,没有敢反抗半点,哪怕到最后她都已经有些呼吸困难。

    微眯着眸子看着对方的样子,冷小野到底还是松开了手指。

    女佣大口地喘着气,一边咳嗽一边还不忘向她恭敬地行李。

    那样子,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她的错。

    慌乱地捡起地上的衣服,女佣一边说一边继续比划,指指浴室,又指指门的方向。

    比划了一个高高的人形,拉拉衣领做了一个系领结的动作,然后又做了一个吃饭的动作。

    “你是说他在等我吃饭”冷小野比划着问。

    女佣猜出她大概的意思,点了点头,又向她行了一个礼,抱着衣服走进浴室,帮她准备洗澡水。

    她放水的时候,冷小野再次将四周巡视了一圈。

    视线能看到的地方,至少看到了十几个套着西装的男人,个个身形高大,一看样子就是训练有素,耳朵上还戴着无线麦。

    偌大的游轮,没有半个其他的乘客,完全就像是皇甫耀阳的私人领地一样。

    不管这男人什么来头,显而易见,都不是普通人。

    看来,她想要离开这里,并不容易。

    知道现在急也没用,冷小野索性就冷静下来。

    这时,女佣已经放开水,笑着请她进去,冷小野走进浴室,利落上锁。

    丢开身上的被单,她弯身试了试水温,眼角余光扫到镜子里自己的身体,她再次皱眉。

    从颈间到脚腂,从前胸到小腹她的身上密布着深深浅浅的吻痕,甚至连背上都有。

    冷小野只是气得再次咬牙。

    这个混蛋,多久没碰过女人了

    心中暗骂,她的人已经迈步进入浴缸,毫不客气地打开里面的按摩装置,享受地闭上眼睛。

    在水里泡够了,感觉着身上的酸疼消去不少,整个人似乎又充满力量,冷小野这才站起身迈出浴缸。

    提起那件奢华的露背黑礼服,翻了翻纸袋,她竟然没有发现内衣。

    变态,竟然不给她准备内衣

    吃个早餐而已,还要穿礼物,还是露背款

    这家伙把她当什么

    性奴吗

    走出浴室,没有理会女佣的微笑,冷小野走到衣柜边拉开柜门,随手扯过一件白衬衫来套到身上。

    女佣主动送过一双高跟鞋来。

    冷小野没理会,汲着拖鞋向前走了几步,小腿没有擦得太干,丝质长裙立刻就裹到腿上。

    她皱眉停下脚步,转过脸,向女佣比划了一下剪子。

    女佣只是摆手,也不知道是没有,还是不能给她。

    冷小野也懒得再和她比划,停下脚步,她弯身捏住裙摆,裙子立刻从缝线处扯开。

    她又转了一个方向,横着撕。

    在女佣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脱地长礼服裙很快变身,成为利落的过膝裙。

    冷小野汲着拖鞋走了两步,满意地点点头。

    “恩,这下舒服多了”

    看她迈步走到门边,女佣这才回过神来,顾不得收拾地上的她撕下来的裙子,追过来帮她拉开房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