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感觉着男人的手掌撕开她的牛仔短裤,她松开他的颈,微眯着那对满是水色的墨眸看向他的脸。

    “你叫皇甫耀阳”

    “没错,记住我的名字”

    他注视着她说。

    “皇甫耀阳,你也记住”冷小野微抬起脸,语气骄傲不羁,“今天,是我睡你”

    然后,她抬脸,咬上他的嘴唇。

    十八年的处子之身,便宜了这小子,不让他也跟她一起流点血,她怎么对得起他

    他的唇到底是没有他的颈来得结实,立刻就被她咬破,溢出血来。

    齿间腥甜的味道化开,冷小野咧开唇笑了。

    下一瞬,她的后脑已经撞上柔软的床垫。

    男人的唇舌霸道地冲入她的唇舌,带着血腥味,也不知道是她的,还是他的。

    那是霸道而狂野的一吻,她没有反抗,反而是更加狂野的吻他。

    都说了是她睡他,怎么能让他占了上风

    唇齿纠缠,两个人都是想尽办法地纠缠着对方的舌,吻着,咬着。

    直到二个人都要不能呼吸的时候,才同时松开对方。

    喘息着,皇甫耀阳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狂烈的心跳,和每一寸血管里都在叫嚣着的**。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他这样,这是第一次。

    深蓝色的眸子,深沉地凝视着她的脸,他哑着嗓子开口。

    “告诉我,你的名字”

    他睡得第一个女人,至少要知道她的名字。

    冷小野喘了口气,“你小爷”

    他皱眉。

    “宠物不听话,会被惩罚的。”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撕裂一样的疼

    冷小野全身肌肉绷紧,吸着凉气,怒骂出声。

    “皇甫耀阳,我要阉了你”

    皇甫耀阳的眸底闪过一抹惊讶的神色,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野性十足的女孩,竟然还是处子之身。

    看着她蹙起的眉,他的心似乎也皱了皱,心中却又升起一股莫名的欢喜。

    冷小野原本以为,他会更加狂烈地报复她。

    但是,他没有

    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样威胁,皇甫耀阳却并没有生气,反倒是怜惜地放柔动作,温柔地吻吻她的唇角。

    “我不管你叫什么,你是谁,总之,从现在开始,此生你唯一的男人,就是我皇甫耀阳”

    冷小野反口,狠狠地咬上他的嘴唇。

    被她咬得生疼,他却只是轻笑,手掌就伸过来抵在她的脑后,借机吻住她的唇舌。

    他的血在二人的唇齿间化开,她的血却在床单上盛开成耀眼的花朵。

    冷小野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满目灿烂的阳光,从弧形的大落地窗里投进来,将房间里的一切都染成漂亮的淡金色。

    从枕上望过去,一眼就能看到远处碧波万倾的大海。

    远处的地平线,海天连成一色。

    偶尔,有海欧掠过。

    景色很美,只不过,她没有什么心情欣赏。

    全身上下无处不是酸疼,尤其是腰,仿佛腰骨断了重新接上一样。

    昨天晚上浑浑噩噩,她已经记不得二个人到底做了多少次,脑海里只是隐约记得他的吻,还有入骨欢愉。

第5章 该我帮你了    到手边的刀,瞬间再次远去。

    耳侧,他的轻笑再次响起。

    “现在,该我帮你脱了”

    咝啦一声,她的t恤直接裂成两半,皇甫耀阳的身体沉重地压过来,冷小野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该死的

    冷小野抬起右臂,扬手一计手刀,毫不客气地击向男人的侧颈。

    那里有一根动脉,受到突然的硬击之后,血流中断,然后大脑会因为缺血而昏迷。

    一只手掌,在她击中他之前,抓住她的手腕,她再挥左手,依旧被他抓住。

    他的力道很大,很明显也不是普通角色,她跟本无力挣脱,索性不再浪费力气反抗。

    皇甫耀阳笑着将她的手臂拉起来,冷小野皱眉抬脸,正对上他那一只带着邪魅笑意的蓝眸。

    视线相对的瞬间,冷小野已经看出,男人跟本没中她的激将法,他是故意的。

    他知道她逃不掉,就像是一只豹子故意松开猎物,然后再将她抓住,只不过是为了享受那个征服的过程。

    唇上,湿热一触,他的舌尖舔过她的唇。

    只是一个极轻的动作,却因为体内的药物无限放大。

    冷小野的喉咙里控制不住地发出一声轻吟,几乎是本能地升起一种,想要亲近他的想法。

    “去死”

    收腿,她用尽全身的力气,踢向他的两腿之间。

    下半辈子,做太监去吧

    想象丰满,现实骨感。

    因为体内药力的作用,她的力量、爆发力、速度早已经差了许多。

    男人却似乎是早就料到她会有这一招,脚一抬一压,刚好将她的腿压住。

    两个人的身体就这样紧紧地挨到一起,她分明感觉到他分开的衬衫间,胸膛处顺滑的肌肤紧贴着她的,肌肤下肌肉的质感强性十足。

    这个家伙,身材真不赖

    靠,她在想什么东西

    冷小野轻轻晃了晃头,男人的唇却已经凑过来,落上她的锁骨。

    不是吻,而是咬,如猎手享受自己的猎物,霸道而狂野,似乎是将她撕碎,吃下。

    她不躲不闪不反抗,保存着最后的一丝理智,寻找着最后的机会。

    他微侧着头,漂亮的颈就在她的面前。

    肌肤下,脉搏轻轻跳动。

    那是,颈动脉。

    看准那处,冷小野抬头,用力咬上去。

    兔子急了能蹬鹰,更何况她是冷小野。

    全力的一咬,却跟本没有想象中的皮开肉裂,这药实在是太厉害,拼尽全力,也只是在他的颈上咬出了一个牙印而已。

    “看来,你比我还急”

    皇甫耀阳的声音邪魅如妖,却难掩声音中的暗哑。

    这个小东西,虽然还有些嫩,但是,真得很有趣,也有诱人。

    如果说,这件事最初只是一个游戏,但是现在,他已经入了戏。

    他要她。

    第一次,他这么强烈地想要占有一个女人。

    隔着薄衣,冷小野清楚地感觉到他的身体异样,仿佛是突然被丢进火焰里,她整个人瞬间燃烧起来。

    她无力再反抗,身体内叫嚣着的**,几乎要将她焚为灰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