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男人的手指仿佛带着火,带着电,擦着她的肌肤,竟然让她的心也跟着颤抖起来。

    冷小野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呼吸也是越发急促。

    她抬脸想要去咬他的手指,男人灵巧地躲开手,指尖却并没有离开,而是轻轻地落在她的手臂。

    “滚开”

    她低吼,可是声音却并没有示威的威力,反而绵绵软软地,不像是在咒骂,倒像是在撒娇。

    而且,她分明感觉到她的身体不对劲,体内似乎是着了一把火,似乎要将她燃成灰烬。

    男人轻轻掠过她手臂的手指,如羽毛一样轻盈的动作,却无异于火上烧油。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恩”

    感觉着他的手指掠过臂弯,她竟然控制不住地呻吟出声。

    身上滚烫,男人微凉的手指触碰,仿佛是海妖的歌声,明知危险,却诱惑着她禁不住地想要更多。

    该死,这个混蛋,一定是对她动了手脚

    冷小野咬了咬嘴辰,用疼痛刺激自己保持清醒。

    “你到底是谁,想要什么”

    男人的手指重新伸过来,扶住她的脸,蓝眸对上她的视线。

    “皇甫耀阳。”

    皇甫耀阳

    这个名字隐约有些耳熟,似乎是在哪里听过。

    她还在思索,皇甫耀阳的脸已经越发向她凑近了些。

    “仔细记住这个名字,因为从现在开始,你的一切都将为我而存在。”

    冷小野没有说话,只是从鼻子里挤出一个轻哼来。

    皇甫耀阳捕捉到她眼神中的轻蔑。

    “现在,求我”

    “皇甫耀阳”冷小野笑出声来,“我很给你发个奖,全世界第一自恋狂”

    他扬起唇角,很低地轻笑一声,手指再一次划划地隔衣划过她的胸口。

    很轻地的一划,却让她的脑海中轰得燃起火焰,好不容易压抑下去的情绪再一次如火山喷发。

    冷小野终于明白过来,他让她求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用力咬了咬舌尖,以保持自己的清醒,“做梦”

    “是吗”他笑,拇指很轻地摩挲着她的脸,“半月前,有一个国联盟女特工坚持了三分钟,那是我知道的最高记录,但愿你能有所突破。”

    男人的声音无比悦耳,说出来的言语却是邪恶至极。

    他的脸就在她的脸前,不足半尺的距离,强势的气息几乎要将她完全笼罩,不知道是不是体内药剂的作用,她的感官也是变得格外敏感,她清楚地嗅到他身上那极淡的烟草味。

    他明显是故意的,目光玩味地看着她,呼吸的时候故意对着她,淡淡的鼻息掠过她的颊侧,如羽毛掠过,却让她瞬间寒毛倒竖。

    冷小野垂下眼帘,用力地咬住嘴唇,牙齿咬着嘴唇,刺疼。

    疼痛之下,混沌的几乎要沦陷的理智,再一次稍稍清明了一点。

    皇甫耀眼眯了眼眼睛。

    已经五分钟了,这个小丫头,真得很能忍

    他突然觉得这个游戏很有趣。

    于是,他垂脸,凑近她的耳侧,向她的耳朵吹了一口热气,然后就轻轻地吻上她的耳垂。

第2章 想怎么碰就怎么碰    从看到她第一眼,皇甫耀阳就知道,她是上帝从他体内抽走的那根肋骨。

    皇甫耀阳:小野,你就是上帝从我体内抽走的那根肋骨。

    冷小野:我呸,你才是肋骨,你全家都是肋骨。

    宝宝a:妈妈,肋骨是排骨吗

    宝宝b:我喜欢糖醋味。

    冷小野缓缓睁开眼睛,她的头有些闷闷的疼,下意识地想要抬起手指,揉揉太阳穴。

    结果,手指跟本不能动,不光是手指,她的整个身体似乎都被束缚着。

    室内一片昏暗,月光从弧形的落地窗洒进来,将一切都染上一层银光。

    窗外,夜色深沉,繁星闪烁。

    这是哪儿

    冷小野从窗子收回目光,环视四周,借着从窗外透进来的月光,她可以隐约看到房间内奢华又不失品味的陈设。这是一间很大的卧室,形状是椭圆形,正对着床的方向是弧形的落地飘窗。

    嗒

    一声轻响,门被推开。

    “先生,一切都为您准备好了,希望您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标准的伦敦腔,恭敬却不阿谀的语气,这是只有受到专业训练的英式管家,才有的声音。

    “恩。”

    回付对方的是一个,几乎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

    冷小野用力转过头,看向她背对着门的方向,因为角度的问题,她什么也没有看到。

    门被关上,发出一声很轻的声响。

    脚步声一步一步沉稳地,向着她的方向靠近。

    眼前的光线一暗,那人已经来到床前,冷小野抬起脸看向他。

    月光在他的背后,他背着光,看不清楚脸面,只能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形,套着笔挺的西装。

    “从今天起,你是我的,身与心皆是”

    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如帝王一般霸道地宣布。

    冷小野噗得笑了,仿佛是听到了这世界最有趣的笑话一样。

    “如果你需要精神科医生的话,我倒是认识一个不错的专家。”

    男人发出一声很轻的声音,似乎也笑了笑。

    然后,他缓缓弯下身子,将脸凑进她的。

    两个人的脸渐渐靠近,她看清了他,他的脸上戴着精致的眼罩,只露出一只右眼。

    微淡的室光中,垂下来的金棕色碎发后,那对眼睛是如夜海一样的墨蓝色。

    尽管被遮着一只眼睛,却丝毫没有影响那张脸的美好,昏暗室光中的那张脸,依如漫画书作者描画出来的完美线条,薄唇上噙着一抹说不出什么意味的淡笑。

    “你不认得我了”

    那张脸,于她完全是陌生的。

    眼前的男人身上有一股邪恶的气质,那股气质代表着危险。

    “我想,你是认错人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留学生,家里也没有什么钱,如果你是想要勒索我的话”

    耳垂下温暖的一触,男人的手指不知何时已经捏住她的右耳,指尖轻抚着她右耳上的那颗小小的红色耳钉。

    认错

    他怎么可能认错

    他整整找了她三个月,怎么会认错

    “别碰我,把你的脏手从我身上拿开。”冷小野低吼道。

    “不要忘了,你现在是我的。”男人非但没有移开手指,那手指反而是变本加厉地,从她的耳垂下移下来,滑过她的脸,落上她的唇,用指腹轻轻磨挲着,“我想怎么碰就怎么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