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从看到她第一眼,皇甫耀阳就知道,她是上帝从他体内抽走的那根肋骨。

    皇甫耀阳:小野,你就是上帝从我体内抽走的那根肋骨。

    冷小野:我呸,你才是肋骨,你全家都是肋骨。

    宝宝a:妈妈,肋骨是排骨吗

    宝宝b:我喜欢糖醋味。

    冷小野缓缓睁开眼睛,她的头有些闷闷的疼,下意识地想要抬起手指,揉揉太阳穴。

    结果,手指跟本不能动,不光是手指,她的整个身体似乎都被束缚着。

    室内一片昏暗,月光从弧形的落地窗洒进来,将一切都染上一层银光。

    窗外,夜色深沉,繁星闪烁。

    这是哪儿

    冷小野从窗子收回目光,环视四周,借着从窗外透进来的月光,她可以隐约看到房间内奢华又不失品味的陈设。这是一间很大的卧室,形状是椭圆形,正对着床的方向是弧形的落地飘窗。

    嗒

    一声轻响,门被推开。

    “先生,一切都为您准备好了,希望您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标准的伦敦腔,恭敬却不阿谀的语气,这是只有受到专业训练的英式管家,才有的声音。

    “恩。”

    回付对方的是一个,几乎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

    冷小野用力转过头,看向她背对着门的方向,因为角度的问题,她什么也没有看到。

    门被关上,发出一声很轻的声响。

    脚步声一步一步沉稳地,向着她的方向靠近。

    眼前的光线一暗,那人已经来到床前,冷小野抬起脸看向他。

    月光在他的背后,他背着光,看不清楚脸面,只能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形,套着笔挺的西装。

    “从今天起,你是我的,身与心皆是”

    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如帝王一般霸道地宣布。

    冷小野噗得笑了,仿佛是听到了这世界最有趣的笑话一样。

    “如果你需要精神科医生的话,我倒是认识一个不错的专家。”

    男人发出一声很轻的声音,似乎也笑了笑。

    然后,他缓缓弯下身子,将脸凑进她的。

    两个人的脸渐渐靠近,她看清了他,他的脸上戴着精致的眼罩,只露出一只右眼。

    微淡的室光中,垂下来的金棕色碎发后,那对眼睛是如夜海一样的墨蓝色。

    尽管被遮着一只眼睛,却丝毫没有影响那张脸的美好,昏暗室光中的那张脸,依如漫画书作者描画出来的完美线条,薄唇上噙着一抹说不出什么意味的淡笑。

    “你不认得我了”

    那张脸,于她完全是陌生的。

    眼前的男人身上有一股邪恶的气质,那股气质代表着危险。

    “我想,你是认错人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留学生,家里也没有什么钱,如果你是想要勒索我的话”

    耳垂下温暖的一触,男人的手指不知何时已经捏住她的右耳,指尖轻抚着她右耳上的那颗小小的红色耳钉。

    认错

    他怎么可能认错

    他整整找了她三个月,怎么会认错

    “别碰我,把你的脏手从我身上拿开。”冷小野低吼道。

    “不要忘了,你现在是我的。”男人非但没有移开手指,那手指反而是变本加厉地,从她的耳垂下移下来,滑过她的脸,落上她的唇,用指腹轻轻磨挲着,“我想怎么碰就怎么碰”

第4章 不过……我喜欢    脑中有什么东西崩然炸开,冷小野用力咬紧嘴唇。

    牙齿咬破皮肉,有血溢出来。

    然而,就算是这样的疼痛,也依旧盖不住耳垂住他柔软的唇,印下来的轻吻所带来的刺激。

    感觉着他的舌尖掠过耳廊,冷小野猛地转脸,狠狠地咬向皇甫耀阳。

    咯噔

    牙齿撞击发出一声脆响,她咬空了。

    皇甫耀阳在被她咬中之前,已经躲开去,让过她的牙齿。

    “还真是一个难以驯服的小家伙呢”他再次笑出声来,“不过我喜欢。”

    他喜欢征服,越是难征服的对象,就越能激起他的征服欲。

    于是,他将吻下移,吻啃她的嫩颈和锁骨。

    身体越来越热,体内似乎有一只焦燥的兽,想要吞噬她最后的理智。

    冷小野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再这样下去,她必须也难逃沦陷。

    于是,她声音一软。

    “我我受不了你放开我吧”

    这么快就受不了了

    皇甫耀眼抬起脸,“放开你”

    “对啊”冷小野舔舔干涩的唇,“这样绑着我有什么意思,既然你想玩,那我们就好好玩玩,干吗将原本享受的事情,变得这么无趣呢”

    这个小东西,变化也太快了吧

    皇甫耀眼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很明显是并不相信她。

    冷小野鄙夷地撇了撇嘴,“还以为你是真男人,原来也不过是个胆小鬼,你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怕我跑了”

    皇甫耀眼很轻地笑了一声,从她身上直起身子,他转身走到桌边,再回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刀。

    寒光闪过,她的一只脚上的布带就松懈下来。

    冷小野强压着想要将他一脚踢飞的想法,躺在原地没有动。

    皇甫耀阳看了看她的表情,再次挥刀。

    很快,他就将她四肢上的布带割开,合拢手中的刀,随手放在桌边。

    他脱下西装,拿掉领结,半俯在她的身上,头一低,唇就向她吻过来。

    视线扫过他随手放在桌上的刀,冷小野猛地用力,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别急啊,还没有脱衣服呢”

    俯下身子,用牙齿咬住他的纽扣,她一颗一颗地向下解。

    他的衬衫上有淡淡的香味,不是香水味,而是很淡的檀香味,倒还不让人讨厌。

    一手按着他的肩膀,一边用牙将他的纽扣一颗一颗咬开。

    冷小野的另一只手就如弹钢琴一样,从他的手臂上悄悄离开,向着床侧桌上的刀摸了过去。

    该死的,真得以为她是任人宰割的小羊羔

    敢打她的主意,一会儿就让他知道招惹她的代价。

    男人的手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到她的腰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着,那动作极是随意,却让冷小野一阵唇舌发干。

    用力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刺激理智保持清醒,她抬眸瞟了一眼桌上的刀。

    她的指尖已经伸到桌边,再有五厘米,就可以握住刀身。

    心中一喜,冷小野微直身子,手猛地向前一伸。

    指尖触到刀柄的瞬间,突然,身子一轻,已经从他身上被翻下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