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做事,从来没有半途而废的习惯。

    这个案子,她必须查清楚。

    她必须要知道,皇甫耀阳到底是不是“k”。

    夜风扬注视她片刻,轻轻点头。

    “我会尽量保证你的安全。”

    楼下赌场。

    皇甫耀阳随手将面前的一沓筹码推出去,目光却看也没有看自己的牌。

    甚至,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关注过他手中的牌一眼。

    他的目光,越过暂时接代夜风扬发牌的庄荷,一直在盯着不远处的楼梯。

    老管家走过来,向他微弯下身,附耳说道,“伯爵先生,你让我们查的东西查到了,小姐的房间在八楼0856号房间。”

    皇甫耀阳很轻地点点头。

    这时,已经是最后的开牌时间,对手看皇甫耀阳的牌很臭,立刻就选择押上自己的全部赌注。

    “先生,请亮出您的底牌。”庄荷礼貌提醒。

    皇甫耀阳淡淡翻开底牌,是一张最小的2,他又输了。

    “哈”赢家立刻眉开眼笑地,将自己赢到的筹码拢到怀里,“这位先生,别气馁,我们中国人有句话叫胜败乃兵家常事,而且,这赌场失意,情场得意,最近先生肯定要走桃花运”

    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皇甫耀阳,唇角扬起。

    他分明看到,楼梯上,他一直在等的人正缓步走下来,身上还披着他的西装。

    皇甫耀阳看到了冷小野,冷小野当然也看到他。

    远远地,看着那个男人向她扬起唇角,露出笑意,她抬起手掌向他轻轻挥了挥,然后就迈步走过去。

    脚步,轻快,只是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夜风扬站在楼梯下,看着她的背景,再看看不远处的皇甫耀阳,微微地皱了皱眉。

    抓起面前的一把大额筹码,丢给坐在与他隔了一个椅子的赌客,皇甫耀阳沉声下令。

    “走开”

    这随手一抓,至少有几百万美元,那名赌客虽然挨了骂,却笑得一脸讨好。

    “先生,真是大方,真大方”

    将所有的筹码都整理起来,他点头哈腰地向皇甫耀阳行了一礼,心满意足地走了。

    看也没看那人一眼,皇甫耀阳站起身,注视着走进的冷小野,绅士地拉开身边的椅子。

    “谢了。”

    冷小野笑着向他道了声谢,人就在椅子坐了下来,皇甫耀阳则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

    “帮我准备筹码。”说着,他就看向身侧冷小野的侧脸,“你喜欢喝什么”

    冷小野随手拿过桌上的一块筹码把玩着,“柠檬水。”

    “两杯柠檬水。”皇甫耀阳立刻下令。

    脚步轻响,夜风扬走过来,轻轻地拍拍庄荷的肩膀,“我来。”

    “是,扬哥。”

    庄荷站起身,将做庄的位置交给了夜风扬。

    夜风扬拿过桌上的牌,利落地洗了两遍,“二位,可以开始了吗”

    冷小野轻轻撇嘴,皇甫耀阳蓝眸微眯。

    “开始吧”

    “开始”

    慵懒女声和深沉男声同时响起。

    夜风扬脸色平静地开始发牌,轻轻弹指,两张牌就无声地滑到二人面前。

    “请下注。”

136.第136章 这些真得只是巧合吗    夜风扬双手交胸在胸前,用平静的语气继续说道。

    “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喜欢将自己的罪恶讲给别人,尤其是k,从我了解的情况看,这个家伙比狐狸还要狡猾,比狼还要凶猛。关于你是不是皇甫耀阳买来的,这只是他的一面之词,在我看来,安岳的死也同样满是疑点,你和皇甫耀阳前后脚出现,你不觉得这个巧合发生的太蹊跷了吗”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轻轻耸耸肩膀,“其实你的心中也有许多疑问,只不过,你自己没有意识到,或者你不想承认罢了。”

    冷小野微皱起眉尖,认真地想了想。

    如果从夜风扬的这些观点去想,那皇甫耀阳确实是满身疑点。

    她是被拍者,却出现在他床上,当时他的船也刚好在加勒比公海,她赶到安岳的房间,他也刚好在那里。

    现在,她上了这艘船,他恰恰也在船上。

    他的英文名是king,组织的头目也自称国王,以王牌“k”自居。

    这些真得只是巧合吗

    她没有答案。

    确实,她对于皇甫耀阳的信任,都建立在感觉上。

    感觉是什么

    小的时候,她去老爸的侦察课上旁听过感觉是理智的最大敌人。

    那么,他真得会是“k”吗

    冷小野皱起眉。

    尽管那家伙她很讨厌、很烦,但是,她并不希望他是“k”。

    门外,敲门声响起。

    夜风扬向她做个手势,人就站起身,“进来。”

    一名女侍者走进来,“扬哥,您找我”

    夜风扬向冷小野扬扬下巴,“搜一下她的身,我要知道,她有没有出过老千。小姐,请跟她去洗手间。”

    “我告诉你,搜完身之后,你必须向我道歉”抬手反映着夜风扬说了一句,冷小野懒洋洋地站起身,跟着女侍者走进洗手间,让对方搜身。

    侍者当然不可能在她身上搜到船,片刻之后走出洗手间,向夜风扬轻轻摇头,表示没有。

    “怎么样,道歉吧”冷小野故做嚣张地说道。

    夜风扬挥手支走女侍者,待对方离开才再次开口,“我刚才问过,皇甫耀阳还在楼下等你。眼下的情况你不适合再留在船上,右侧有一条员工通道,可以直通底舱。我带你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会儿,晚上我会想办法送你下船。”

    说着,夜风扬就将她带出门外,转身走向右手边。

    跟着他走过来,冷小野看看前面的通道,又转过脸,看向不远处的楼梯。

    想着上楼时,皇甫耀阳看着她的样子,她不自觉地停下脚步。

    夜风扬走了几步,没有听到她的脚步声,他疑惑转过身。

    冷小野站在走廊里,“我不想下船。”

    夜风扬挑挑眉尖,迈步走回她的身侧,看左右无人,立刻就低声说道,“小野,你要知道,如果皇甫耀阳真得是k,你在他身边多呆一秒钟,就多一分危险。到时候,就算是我,也有可能救不了你。”

    冷小野解下腰上的西装,披上肩膀,“我们冷家人,从来不会半途而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