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夜风扬双手交胸在胸前,用平静的语气继续说道。

    “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喜欢将自己的罪恶讲给别人,尤其是k,从我了解的情况看,这个家伙比狐狸还要狡猾,比狼还要凶猛。关于你是不是皇甫耀阳买来的,这只是他的一面之词,在我看来,安岳的死也同样满是疑点,你和皇甫耀阳前后脚出现,你不觉得这个巧合发生的太蹊跷了吗”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轻轻耸耸肩膀,“其实你的心中也有许多疑问,只不过,你自己没有意识到,或者你不想承认罢了。”

    冷小野微皱起眉尖,认真地想了想。

    如果从夜风扬的这些观点去想,那皇甫耀阳确实是满身疑点。

    她是被拍者,却出现在他床上,当时他的船也刚好在加勒比公海,她赶到安岳的房间,他也刚好在那里。

    现在,她上了这艘船,他恰恰也在船上。

    他的英文名是king,组织的头目也自称国王,以王牌“k”自居。

    这些真得只是巧合吗

    她没有答案。

    确实,她对于皇甫耀阳的信任,都建立在感觉上。

    感觉是什么

    小的时候,她去老爸的侦察课上旁听过感觉是理智的最大敌人。

    那么,他真得会是“k”吗

    冷小野皱起眉。

    尽管那家伙她很讨厌、很烦,但是,她并不希望他是“k”。

    门外,敲门声响起。

    夜风扬向她做个手势,人就站起身,“进来。”

    一名女侍者走进来,“扬哥,您找我”

    夜风扬向冷小野扬扬下巴,“搜一下她的身,我要知道,她有没有出过老千。小姐,请跟她去洗手间。”

    “我告诉你,搜完身之后,你必须向我道歉”抬手反映着夜风扬说了一句,冷小野懒洋洋地站起身,跟着女侍者走进洗手间,让对方搜身。

    侍者当然不可能在她身上搜到船,片刻之后走出洗手间,向夜风扬轻轻摇头,表示没有。

    “怎么样,道歉吧”冷小野故做嚣张地说道。

    夜风扬挥手支走女侍者,待对方离开才再次开口,“我刚才问过,皇甫耀阳还在楼下等你。眼下的情况你不适合再留在船上,右侧有一条员工通道,可以直通底舱。我带你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会儿,晚上我会想办法送你下船。”

    说着,夜风扬就将她带出门外,转身走向右手边。

    跟着他走过来,冷小野看看前面的通道,又转过脸,看向不远处的楼梯。

    想着上楼时,皇甫耀阳看着她的样子,她不自觉地停下脚步。

    夜风扬走了几步,没有听到她的脚步声,他疑惑转过身。

    冷小野站在走廊里,“我不想下船。”

    夜风扬挑挑眉尖,迈步走回她的身侧,看左右无人,立刻就低声说道,“小野,你要知道,如果皇甫耀阳真得是k,你在他身边多呆一秒钟,就多一分危险。到时候,就算是我,也有可能救不了你。”

    冷小野解下腰上的西装,披上肩膀,“我们冷家人,从来不会半途而废。”

135.第135章 不可能    “他”冷小野靠到椅背上,无力地摊摊手掌,“皇甫耀阳。”

    “皇甫耀阳”夜风扬对这个名字同样也不熟悉。

    “我想,你一定听到他的另一个名字。”冷小野耸耸肩膀,“king。阿曼达。特蕾莎”

    就算是淡定如夜风扬,听到这个名字也是露出震惊之色,“他是特蕾莎女大公的儿子”

    冷小野,点头。

    夜风扬沉吟片刻,“他为什么会这艘船上”

    冷小野以手捂额,“天知道。”

    皇甫耀阳不可能知道她在这个船上,他来这里绝不是因为她,虽然二个人已经做过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情,但是对这个男人,冷小野实在是了解的不多。

    “既然是这样”夜风扬将自己的椅子向她拉了拉,“我也不防告诉你,在我们查到的资料中,曾经有一批b级货物,是卖到a国首都。”

    冷小野的背一下子绷紧,“你怀疑皇甫耀阳”

    夜风扬的脸色很平静,“除了你我之外,我怀疑这个船上的任何人。从今年年中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参与这件事情,这两天终于如愿登船,据我打探的消息,k就在船上。”

    “k”

    “这个组织的负责人,据说他很喜欢赌牌,所以一定以扑克牌中最大的王牌k自居,组织里的人都叫他国王。”夜风扬略一沉顿,“刚好与皇甫耀阳的英文名相同。”

    king就是国王,在扑克牌中,是最大的牌。

    这一点,冷小野当然清楚。

    难道说,皇甫耀阳就是k

    “不,不可能。”她立刻否定。

    “你确定”夜风扬问。

    “我”冷小野语塞,然后就认真地抬起脸,“我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你,其实我也是被拍卖者之一。”

    然后,她就简单将自己被拍卖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略去了她与皇甫耀阳之间的暧昧情节。

    夜风扬点点头,“原来你之前出现在牙买加就在因为这个。”

    “皇甫耀阳说过,我是他一个亿买来的,而且,我出现在安岳家的时候,他是比我晚到,应该也不会是杀死安岳的人。否则的话,他跟本不可能和我一起送安岳去医院”

    夜风扬打断她的话,“如果他撒谎呢”

    冷小野正色开口,“我觉得,他没有必要撒谎,因为他当时跟本就不担心我跑掉,对一只自己的猎物撒谎,那不是他的性格。”

    夜风扬没有说话,只是抬着脸,墨眸很专注地看着她的眼睛。

    “你喜欢他,是吗”

    “我我当然没有。”冷小野立刻说道,“我刚才就是为了和你接头,不想惹麻烦才那样做的,夜风扬,你不会怀疑我吧”

    “小野”看出她的紧张,夜风扬微微扬了扬唇角,“你不要误会,我这只是职业习惯,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抛开你的主观情绪,客观地去判断这件事情。诚然,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是,在我看来,皇甫耀阳有无数的理由撒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