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他”冷小野靠到椅背上,无力地摊摊手掌,“皇甫耀阳。”

    “皇甫耀阳”夜风扬对这个名字同样也不熟悉。

    “我想,你一定听到他的另一个名字。”冷小野耸耸肩膀,“king。阿曼达。特蕾莎”

    就算是淡定如夜风扬,听到这个名字也是露出震惊之色,“他是特蕾莎女大公的儿子”

    冷小野,点头。

    夜风扬沉吟片刻,“他为什么会这艘船上”

    冷小野以手捂额,“天知道。”

    皇甫耀阳不可能知道她在这个船上,他来这里绝不是因为她,虽然二个人已经做过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情,但是对这个男人,冷小野实在是了解的不多。

    “既然是这样”夜风扬将自己的椅子向她拉了拉,“我也不防告诉你,在我们查到的资料中,曾经有一批b级货物,是卖到a国首都。”

    冷小野的背一下子绷紧,“你怀疑皇甫耀阳”

    夜风扬的脸色很平静,“除了你我之外,我怀疑这个船上的任何人。从今年年中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参与这件事情,这两天终于如愿登船,据我打探的消息,k就在船上。”

    “k”

    “这个组织的负责人,据说他很喜欢赌牌,所以一定以扑克牌中最大的王牌k自居,组织里的人都叫他国王。”夜风扬略一沉顿,“刚好与皇甫耀阳的英文名相同。”

    king就是国王,在扑克牌中,是最大的牌。

    这一点,冷小野当然清楚。

    难道说,皇甫耀阳就是k

    “不,不可能。”她立刻否定。

    “你确定”夜风扬问。

    “我”冷小野语塞,然后就认真地抬起脸,“我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你,其实我也是被拍卖者之一。”

    然后,她就简单将自己被拍卖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略去了她与皇甫耀阳之间的暧昧情节。

    夜风扬点点头,“原来你之前出现在牙买加就在因为这个。”

    “皇甫耀阳说过,我是他一个亿买来的,而且,我出现在安岳家的时候,他是比我晚到,应该也不会是杀死安岳的人。否则的话,他跟本不可能和我一起送安岳去医院”

    夜风扬打断她的话,“如果他撒谎呢”

    冷小野正色开口,“我觉得,他没有必要撒谎,因为他当时跟本就不担心我跑掉,对一只自己的猎物撒谎,那不是他的性格。”

    夜风扬没有说话,只是抬着脸,墨眸很专注地看着她的眼睛。

    “你喜欢他,是吗”

    “我我当然没有。”冷小野立刻说道,“我刚才就是为了和你接头,不想惹麻烦才那样做的,夜风扬,你不会怀疑我吧”

    “小野”看出她的紧张,夜风扬微微扬了扬唇角,“你不要误会,我这只是职业习惯,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抛开你的主观情绪,客观地去判断这件事情。诚然,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是,在我看来,皇甫耀阳有无数的理由撒谎。”

134.第134章 脱吧    这一句话,不仅是安慰她,也是说给夜风扬和其他保镖听。

    皇甫耀阳的语气中,并没有那种刻意做出来的威胁或者嚣张之类的情况。

    相反,他的声音很平静,随意地就好像他只是在说“天气不错”这类的话题一样。

    但是,正在这样的平静和随意中,却透着如平静水流下的暗潮一样的霸道。

    几个保镖都是以一脸嘲讽,夜风扬的瞳孔却是缩了缩,看向皇甫耀阳的目光越发深沉。

    一个人,站在人家的船上,面前是数倍于自己的对手,却依旧可以云淡风清地说出这样的威胁。

    要么就是二到一定程度的笨蛋,要么就是拥有绝对的实力。

    他可不会像这些没见地的保镖一样,将皇甫耀阳看成是笨蛋,眼前这个男人,明显是属于后者。

    他,到底是谁

    冷小野扬着唇角,“我知道那我先上去。”

    “好。”皇甫耀阳松开了握着她的手掌。

    夜风扬抬起右手,“请”

    冷小野迈步走上台阶,一路走到楼梯转角,微侧眸,只见皇甫耀阳只套着白衬衫,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目光只是直直在落在她的身上。

    那姿态,就仿佛他已经这样看了她一万年,还要再这样看一万年一样。

    冷小野怔了怔,然后就抬起手掌,向他挥挥手。

    本来还想加一句“我马上回来”,想了想,到底还是又咽了回去。

    实在是,不忍心再骗他了。

    那家伙虽然霸道得变态,有的时候却像个小孩子一样,总是将她随便撒得谎就当了真。

    一路上楼,夜风扬立刻就将冷小野带到一间办公室。

    几个保镖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就暧昧地笑着向冷小野走上前来。

    “小姐,脱吧”

    “脱什么”冷小野问。

    另一个保镖大笑出声,“当然是脱衣服了,你不把衣服脱掉,我们怎么知道,你身上有没有牌。”

    “要不,我来帮你脱吧,顺便看看你有没有在什么地方藏什么东西”

    眼看着几个人的话题越来越下流,夜风扬沉喝出声。

    “闭嘴叫一个女侍者上来。”

    夜风扬虽然是刚到船上不久,但是很受老板器重,几个保镖虽然对他略有不满,却不敢表现出来,当即都不敢再多说,悻悻离开。

    夜风扬抱着胳膊靠在桌上,看几人走出门去,立刻就跟过去,将门上锁。

    然后,就转过身,将一把椅子推到她身边,“坐吧。”

    冷小野放松地坐到转椅上,轻笑出声,“行啊,混得不错吗,都当上小头头了”

    夜风扬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膀,“你的脚又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玻璃扎了一下,快好了。”冷小野轻描淡写地说一句,然后就向他凑了凑,“查到什么了吗”

    “目前还没有什么大进展,真正的老板一直没有出现过,赌场内所有的经营都很正常,我现在还没有找到他们开拍卖会的地点。”夜风扬的目光落到她脸上,“那个男人,是什么人”

    么么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