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东西,对他出这么重的手

    皇甫耀阳的怒意再次升起来。

    眼看着她再次挥出右拳,他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将她按到隔间的侧板上。

    后脑磕到身后的隔板,冷小野咝得吸了一口凉气,气恼地抬起右腿踢他,膝盖却被她的大手抓住。

    一手一腿被擒,她再次挥出右手。

    皇甫耀阳侧头,避过她的拳头,头一歪,就落到她的颈间,张齿,咬下。

    这个混帐小东西,不给她点惩罚,永远不会学乖

    “啊”她尖叫出声,用力挣扎,“好疼,皇甫耀阳,你属狗的啊疼死我了”

    他不理会,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继续咬。

    每次想要抓到她的时候,他都会对自己说,若抓到她,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可是每次抓到她之后,却又无计可施。

    打舍不得

    骂她比和他嘴还厉害。

    只好,咬上两口来发泄一下心里的怨气。

    鼻间,满是他熟悉的那股清香味道,齿间的肌肤柔软十足又不失弹性,他齿上的力道也就越来越小。

    渐渐就变成缠绵的吻咬,从她的侧锁移到她的锁骨时,他的呼吸也已经是粗重急促。

    她的香软,还有手掌间她顺滑的肌肤

    随着她的挣扎,轻薄丝绸布料下她的身体,一次次地蹭过他的

    所有的一切,对他都是致命的刺激。

    他不自觉地越发用了些力,压住她,感觉着他的异样,冷小野脑子里嗡得一声闷响。

    这家伙,精力是有多旺盛,怎么随时随地发情啊

    “皇甫耀阳,咱们有话好好说,行不行”

    他含糊地低语一声,唇一偏,就将她宽松的衣领扯开去。

    “你先等会儿行不行啊你仔细想想,那天晚上可是我救了你,要不是我,你现在说不定早挂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能恩将仇报不仅如此,我还给你留硬币打电话”

    提到硬币,他立刻就想起自己被在公园的事,越发气恼地咬了她一口。

    “把我丢在公园,也是救我”

    “那不是丢,那是送而且,你睡觉的时候,我一直在旁边保护你的”

    皇甫耀阳动作微僵,抬起脸来看向她。

    “你一直在附近”

    冷小野看到他停下啃咬,心中升起希望,立刻就继续说道,“是啊,我看到你打电话,然后老管家才开车来接你的你看,我没有骗你吧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涌泉就不用了,你放开我就行了”

    “那怎么行”皇甫耀阳邪恶地轻扬唇角,“我一定要好好报答你。”

    “不用不用”冷小野悄悄收力,想要将膝盖从他手里抽回来,手就轻轻推着他的胸口想要将他推开,“我一向做好事不留名”

    明明就是想要甩掉他,还说什么为他好。

    他四个寻找,她在他身后偷笑,他急得满世界找她,还担心她出意外,结果,她却在赌船上玩得好不开心。

    一想到这点,他就气得要发狂。

    感觉着小东西又想溜走,他猛地加力,将她紧紧地压到隔板上。

第126章 洗手间在右边    此时,冷小野的心却已经提到嗓子眼。

    听到皇甫耀阳和她说话的时候,她就认为他认出她了。

    哪想,身边的皇甫耀阳却已经坐直身子,没有再理会她。

    难道

    他没有认出她来

    以他的性格,如果认出是她,应该第一时间夺去她的盘子,或者抓住她的手,冷笑。

    “冷小野,我又抓到你了”

    “请下注”

    夜风扬再一次出声提醒。

    冷小野悄悄向皇甫耀阳相反的方向挪了挪身子,随手抓起一把筹码丢出去。

    现在她是骑虎难下,最少也要把这一把赌把再想办法开溜。

    皇甫耀阳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并没有关注赌局,目光只是将她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

    这丫头,为什么也到这艘船上来,而且还打扮成这个样子。

    注意到她左脚上套着的运动鞋,他不悦地皱了皱眉。

    从那天早上到现在,他们分开不超过48小时,她的脚伤不可能好,不好好养伤却来这里,真是岂有此理

    夜风扬发过第四张牌。

    桌上的赌客看着冷小野明着的三张牌,都是很知趣地选择了放弃。

    三张牌,三张a,就算是不看底牌,都已经是足够大,而他们的都是不成气的牌,再继续下去只能输得更多。

    “放弃”

    “我也放弃”

    于是。

    连底牌都没有开,冷小野就又赢了。

    夜风扬收起其他的筹码,将一大堆属于她的推过来。

    “偶去上个厕所,回来再赌哈”

    依旧用河南话说着,冷小野小心翼翼地转身,从沙发椅上站起身,绕过一旁的赌客,并没有去拿桌上的筹码。

    千金散去还复来,反正也是赢来的。

    失钱是小,被抓是大

    皇甫耀阳随着她起身,她用盘子挡着,一转身,差点撞到他身上。

    “小姐,洗手间在右边。”

    盘子那边,传来他的声音。

    “谢谢哈。”

    她忙着向右边转身。

    皇甫耀阳站起身,慢条斯理地跟在她身后。

    悄悄看一眼身后,看到那双不紧不慢走在她身后,套着高端定制皮鞋的脚,冷小野忙着加快脚步。

    左脚上伤还没有完全好,不敢吃力,她掂着脚像个瘸腿的小动物。

    皇甫耀阳终于忍不住,加快脚步。

    冷小野猛地一闪身,绕过一个端着筹码走过来的侍者,皇甫耀阳一手抓空,侍者正撞在他身上。

    哗啦一声,筹码落了一地。

    “对不起,先生”

    侍者忙着道歉,皇甫耀阳却是不理会,只是推开他,向冷小野大步追过来。

    混蛋,她就知道,他发现她了

    冷小野一边在心里骂一边跑起来。

    眼看着女洗手间就在前面,她顾不得脚疼,加快速度,冲入女洗手间,反手想要关门。

    晚了。

    他的手臂已经伸过去,挡住门扇。

    嘭

    门板重重地撞在他的胳膊上。

    “啊”

    手臂被她撞得差点断掉,皇甫耀阳低哼一声。

    听到他的声音,她心中一慌,本能地放松力道。

    借着这个机会,皇甫耀阳一把将门推开,冲了进来。

    你们最不想看到的“么么哒”,再次无耻地出现了0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