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冷小野的心却已经提到嗓子眼。

    听到皇甫耀阳和她说话的时候,她就认为他认出她了。

    哪想,身边的皇甫耀阳却已经坐直身子,没有再理会她。

    难道

    他没有认出她来

    以他的性格,如果认出是她,应该第一时间夺去她的盘子,或者抓住她的手,冷笑。

    “冷小野,我又抓到你了”

    “请下注”

    夜风扬再一次出声提醒。

    冷小野悄悄向皇甫耀阳相反的方向挪了挪身子,随手抓起一把筹码丢出去。

    现在她是骑虎难下,最少也要把这一把赌把再想办法开溜。

    皇甫耀阳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并没有关注赌局,目光只是将她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

    这丫头,为什么也到这艘船上来,而且还打扮成这个样子。

    注意到她左脚上套着的运动鞋,他不悦地皱了皱眉。

    从那天早上到现在,他们分开不超过48小时,她的脚伤不可能好,不好好养伤却来这里,真是岂有此理

    夜风扬发过第四张牌。

    桌上的赌客看着冷小野明着的三张牌,都是很知趣地选择了放弃。

    三张牌,三张a,就算是不看底牌,都已经是足够大,而他们的都是不成气的牌,再继续下去只能输得更多。

    “放弃”

    “我也放弃”

    于是。

    连底牌都没有开,冷小野就又赢了。

    夜风扬收起其他的筹码,将一大堆属于她的推过来。

    “偶去上个厕所,回来再赌哈”

    依旧用河南话说着,冷小野小心翼翼地转身,从沙发椅上站起身,绕过一旁的赌客,并没有去拿桌上的筹码。

    千金散去还复来,反正也是赢来的。

    失钱是小,被抓是大

    皇甫耀阳随着她起身,她用盘子挡着,一转身,差点撞到他身上。

    “小姐,洗手间在右边。”

    盘子那边,传来他的声音。

    “谢谢哈。”

    她忙着向右边转身。

    皇甫耀阳站起身,慢条斯理地跟在她身后。

    悄悄看一眼身后,看到那双不紧不慢走在她身后,套着高端定制皮鞋的脚,冷小野忙着加快脚步。

    左脚上伤还没有完全好,不敢吃力,她掂着脚像个瘸腿的小动物。

    皇甫耀阳终于忍不住,加快脚步。

    冷小野猛地一闪身,绕过一个端着筹码走过来的侍者,皇甫耀阳一手抓空,侍者正撞在他身上。

    哗啦一声,筹码落了一地。

    “对不起,先生”

    侍者忙着道歉,皇甫耀阳却是不理会,只是推开他,向冷小野大步追过来。

    混蛋,她就知道,他发现她了

    冷小野一边在心里骂一边跑起来。

    眼看着女洗手间就在前面,她顾不得脚疼,加快速度,冲入女洗手间,反手想要关门。

    晚了。

    他的手臂已经伸过去,挡住门扇。

    嘭

    门板重重地撞在他的胳膊上。

    “啊”

    手臂被她撞得差点断掉,皇甫耀阳低哼一声。

    听到他的声音,她心中一慌,本能地放松力道。

    借着这个机会,皇甫耀阳一把将门推开,冲了进来。

    你们最不想看到的“么么哒”,再次无耻地出现了0

第125章 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心中默默祈祷,冷小野随手抓了一把筹码丢出去,算是自己下的赌注。

    夜风扬看出都快缩到桌子底下的冷小野,心中奇怪也不方便问,只是向赌客们发出第二张牌。

    不远处,皇甫耀阳淡淡开口,“怎么了”

    “刚刚收到的消息,小姐的手机卡”老管家略略犹豫,“损坏太严重,专家也没有办法恢复里面的数据。”

    原本以为,他又要大发雷霆。

    哪想,皇甫耀阳却只是看着远处扑克牌桌边,用盘子挡住脸的冷小野一眼,很轻地扬了扬唇角。

    “那就算了。”

    现在她的人就在眼前,那张手机卡已经没有太多的意义了。

    老管家微微错愕。

    皇甫耀阳却已经再次下令,“去查一下,八层贵宾室的所有住户名单和资料,现在就去。”

    “是,伯爵先生。”

    老管家不敢耽搁,示意两个保镖留下来保护皇甫耀阳,他就转身走出赌场,去查皇甫耀阳交待的事情。

    将手中装着筹码的托盘送到一个保镖手里,皇甫耀阳迈步走向冷小野所在的牌桌。

    牌旧上。

    “我放弃”

    坐在冷小野左手边的一位赌客不悦地站起身,他已经输了不少。

    他第二张牌明牌小的可怜,而包括冷小野在内的其他两个人都是大牌,他知道自己今天没运气,起身离开了沙发。

    夜风扬平静地发第三张牌。

    这时候,皇甫耀阳已经走到牌桌一侧。

    看着冷小野捏着盘子的左手,他淡淡开口。

    “我可以坐下吗”

    不可以

    冷小野半趴在桌子上,用盘子努力地挡着自己的脸,用力瞪着夜风扬。

    别答应,说不,不要让他坐下。

    夜风扬哪里知道她的心思,他并不认得皇甫耀阳,又哪里知道二人之间的恩犯。

    “当然,不过您要等下一轮才可以加入。”

    他的语气,很平静,礼貌却不谦卑。

    夜风扬,你是哪国的你

    冷小野用力瞪了夜风扬一眼。

    夜风扬莫名其妙地挨了一瞪,心中越发疑惑,手上就发了第三张牌。

    “请各位下注。”

    保镖拉开沙发椅,皇甫耀阳特意从冷小野这才走过去,在她身侧坐了下来。

    然后,又看似随意地将自己的椅子,向她的方向拉了拉。

    毕竟是赌船,空间不似陆地上那么宽敞,椅子和椅子之间的位置本来就不大,皇甫耀阳又特意坐近。

    他的胳膊往椅背上随意一搭,手肘都碰到她的手肘。

    **的手臂被他一碰,冷小野的皮肤上,瞬间就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皇甫耀阳侧着脸,看着她雪白肌肤上小突起。

    唇角,轻扬。

    “你很冷吗”

    手一抖,冷小野手中的托盘差点掉落。

    “谢谢先生了哟,俺一点儿也不愣冷”

    她压着声音,故意将自己的声音换上河南话。

    听到冷小野突然用上河南话,正准备发牌的夜风扬嘴角剧烈地抽搐了一下。

    然后,目光就再一次掠过皇甫耀阳。

    冷小野明显是不对劲,难道,这个男人和她有什么关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