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几个保镖都是无奈地看向老管家。

    这两天,刚刚出现枪击事件,就算是在船上,他们也是不敢掉以轻心,可是他发了话,他们也不敢违抗。

    “让他安静一下吧。”

    老管家皱眉,长长地叹了口气。

    任何人发现想自己死的人,有可能是自己的亲舅舅,心情肯定都不会太好。

    所有人都认为皇甫耀阳是个完全不在乎亲情,没有感情的人,只有看着他长大的老管家才明白,其实他不是那样的。

    八层露台。

    冷小野接过侍者送过来的冰淇淋,靠在吧台上向四周转了一圈,依旧没有发现夜风扬的影子。

    随手从钱包里抓出一张零钱当小费,她有一搭没一搭地挖着冰淇淋走向露台出口。

    她已经在露台上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夜风扬来和她接头。

    乔说过,到时候夜风扬会来主动找她,并没有向她说明夜风扬在船上的具体身份。

    为了方便夜风扬发现她,她只好四处逛逛,增加自己的存点感。

    慢悠悠地在八层楼道里晃了一圈,观察了一下地形,冷小野转身走进步行梯。

    左脚脚心还是有点疼,不能太吃力,她一手端着冰淇淋,一手扶着栏杆,走得很慢。

    一路下楼,从七层的步梯门走出来,她本能地向四周环视一眼。

    注意到墙上的指示图,她走上前去,仔细地查看一眼,将七层的布局仔细记在心里,然后就决定从大厅开始找起。

    转身,顺着回廊向前,片刻之后,她已经站在七层大厅的入口。

    这个时候,大厅里人并不多。

    只有寥寥几个游客坐在厅侧的沙发上聊天,冷小野走到正中间,环视四周一圈。

    一位套着白衬衣、黑马甲的侍者立刻迎过来,用英文询问。

    “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叮

    不远处的电梯,一声轻响,电梯门分开。

    皇甫耀阳大步走出来,扫了一眼电梯门一侧的指示牌,转身走向赌场。

    赌场入口在大厅侧对面,刚好穿过大厅。

    这时候,冷小野正一手扶着头上的遮阳帽,假装欣赏大厅的吊顶。

    皇甫耀阳目不斜视地大步走过来,刚好从冷小野身后不远处路过。

    听到侍者的声音,他本能地微微侧过脸。

    一眼,就看到五彩斑斓的冷小野。

    大大的遮阳帽挡住了她的头脸,他只是看到她的一个背影。

    立刻,他就认出,这是刚才在八楼露台上,看到的那只“五彩火鸡”。

    厌恶地皱眉,他收回目光,加快脚步走向赌场。

    听到侍者询问,冷小野从头顶金光耀眼的吊顶上收回视线,用中文答道,“我只是觉得,这个吊顶挺漂亮。”

    侍者礼貌地笑了笑,也换上中文,“上面都是纯金雕制的。”

    冷小野一脸惊讶,“你也会说中文”

    侍者微笑,“您大概是头一次乘坐我们的赌船吧,船上的侍者大部分都是华裔,基本上都会说中文的。”

    “哦,那可真不错。”冷小野四下看了一圈,依旧没有发现夜风扬的影子,注意到斜对面的赌场入口,她轻扬唇角,“我原本还担心听不太懂英文,这样的话,我就去赌场里玩两把吧”

    么么哒

第120章 如果您喜欢刺激的话    “当然,如果你喜欢,也可以去六层或者其他楼层,体验一下普通游客的感觉。”

    “没兴趣。”冷小野淡淡道。

    杰瑞宋一笑,“当然,像你这样尊贵的贵宾,还是在七层娱乐最适合您。”

    “有什么好玩的吗”冷小野问。

    “我们的船上设置了不逊于顶级赌场的各种赌具,您可以尽情地试试手气,七层还有米其林大厨,为您提供您想要的任何美食,当然也提供送餐服务。除此之外,还有游戏池以及各种您能想到的配套娱乐设备,甚至包括一间顶级影院”

    “咳”冷小野轻咳一声,“你应该知道,我说得不是这些,我是说更刺激的”

    “这儿”杰瑞宋一笑,“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听说,你们的赌船上有时候会开拍卖会。”冷小野故意晃晃自己的鸽子蛋大钻戒,“我最喜欢收藏宝石或者其他值钱的东西。”

    “您大概是弄错了,我们是赌船,没有拍卖项目。不过”杰瑞宋上下打量她一眼,在她娇美的面容上略略顿了顿,“如果您喜欢刺激的话,明晚八点以后七层大厅有一个假面舞会,船上所有的未婚女性都会收到邀请,希望你到时候参加。”

    只邀请船上的未婚女性

    冷小野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难道不许男性参加吗”

    “这是我们赌船的特别派会,我们叫它激情之夜,是专门为了没有情侣的先生和小姐们准备的。”

    激情之夜

    只听这名字就透着一股子暧昧的味道。

    冷小野还要再向杰瑞宋询问,电梯已经停下来。

    杰瑞宋将她引到自己的房间,留下自己的名片之后就靠辞离去。

    安妮去帮她收拾行李,冷小野就坐到沙发上打个哈欠,“我有些累了,想睡一会儿,你们先回房间休息吧。”

    “是,小姐。需要我留下来陪您吗”陈思远站在一旁问。

    “陪我”冷小野勾下太阳镜,“你要怎么陪”

    陈思远脸上微红,“我的意思是,需不需要我留下来保护您。”

    “不用。”冷小野挥挥手,“需要的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

    安妮和陈思远离开她的房间,懒洋洋靠在沙发上的冷小野立刻睁大眸子,精神百倍地站起身。

    飞机上她早已经睡得不睡,现在哪里有半点困意。

    换下身上罗哩罗梭的衣服,从衣柜里挑了一套比较方便行动的短裤套装,她随手抓了一顶遮阳的帽子,人就走出客房,顺着走廊走到尽头,来到甲板。

    甲板上漂亮的碧蓝色游泳池边,男男女女不少,都是穿得很清凉。

    看到她,一位只套着泳衣的金发男子立刻就嘟唇吹了一声口哨。

    “小姐,要一起晒太阳吗”

    冷小野侧脸看了他一眼,“no”

    她是来接头,不是来艳遇的。

    微掂着脚,冷小野装着看风景一样向船舷的方向行去,一边寻找着夜风扬的影子。

    与此同时。

    九层正对着游泳池的露台上,皇甫耀阳微弯着身子趴在栏杆上,正微眯着眸子看着远处的海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