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杂乱的声音和脚步声响起来的时候,皇甫耀阳的车子亦已经启动,驶向医院外。

    不远处地面上,宋安雅头向下趴在地上,脸已经摔得变了脸,当场死亡。

    皇甫耀阳坐在车子上,头连侧都没有向宋安雅的地方侧一下。

    关于后期处理这种小儿科的事情,跟本不用他去操心。

    一个精神科病人,跳楼死亡,实在是太平常不过了。

    老管家同样是面色平静,对面的助理却已经接了一个电话。

    挂完电话,助理立刻就看向皇甫耀阳,“皇甫先生,刚刚从冷小姐的导师那里得到的消息,说是她一个小时之前打过电话请假,说是有一位叔叔生病,她要休息一段时间。”

    “什么叔叔”皇甫耀阳问。

    “导师说,她也不知情。”助理道。

    关于亲戚也好,家庭背影也好,这些都属于个人**的事情,就算是冷小野的导师也不可能去打听这些问题。

    皇甫耀阳略一沉吟,“手机号码呢”

    “现在处在关机状态,我已经吩咐他们去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追踪到手机的具体位置。”助理这边话刚刚说完,电话已经再一次响起,他忙着接通电话,只听了一听,就面露欣赏,“伯爵大人,手机卡追踪到了。”

    皇甫耀阳原本微靠在椅座上的后背,立刻绷紧,“在哪儿”

    “就在之前我们接您回来的公园,附近的一条大街。”助理道。

    “什么”皇甫耀阳的眉一下子就皱紧,“马上赶过去”

    助理向司机道出地址,车队立刻就风驰电掣地驶出医院,一路向着郊外公园急奔。

    三十分钟之后,车队重新回到之前管家接应皇甫耀阳的那个公园附近。

    早有另外两名保镖小跑着迎上前来,身边还跟着一位戴着眼镜的工作人员。

    “在哪儿”皇甫耀阳寒声问道。

    那名戴着眼睛的工作人员送过手中的平板电脑,“屏幕上红点闪烁的位置就是。”

    皇甫耀阳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电脑,在距离这里不远处的垂直街角路边,一个红点正在闪烁。

    蓝眸危险地注视着屏幕上的小红点,皇甫耀阳低声下令。

    “抓住她。”

    一声令下,保镖们立刻四下散开,从不同的路线向着红点指点的方位逼近。

    皇甫耀阳一把拿过平板电脑,迈开大步,带头向那个地方冲过去。

    他的心中有怒意,更多的却是兴奋。

    “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逃掉的”

    十几个人兵分数路,包围红点所显示的位置。

    皇甫耀阳一马当先地斜穿过公园,屏幕上的红点也是一点点地向他靠近。

    绕过一片灌木,他抬脸看去。

    此时,屏幕显示,他与手机的距离已经不足十米。

    可是视野之中,只有公路上川行的汽车,哪里有冷小野的影子。

    “奇怪”身后的一名保镖疑惑地上前一步,“明明位置显示就在这附近,一直没有移动,怎么没有人啊”

    皇甫耀阳看看屏幕,将身体转了一个方面,他的目光就落在十米之外的一个垃圾桶上。

    听说你们不喜欢么么哒,那就摸摸大

第112章 一声尖叫    医院。

    助理小心地走在前面偏侧的位置,微弯着身子,将皇甫耀阳引到一间病房门外。

    “伯爵先生,就在这里面。”

    已经重新换上干净衣服的皇甫耀阳上前一步,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向里面看了一眼。

    病房外,套着一身白色宽松病号服的宋安雅正缩在床角,一对眼睛还在忐忑地看着四周。

    “开门。”

    皇甫耀阳淡淡下令。

    站在他身后稍远处的医生立刻就走上前来,取出钥匙将锁着的门打开。

    听到开门声,宋安雅越发抱紧双腿,紧张地看过来。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她似乎是受了很大的惊吓,现在精神一直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医生在一旁轻声解释道。

    皇甫耀阳轻扬下巴,老管家立刻就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宋安雅的肩膀,用英文说道,“宋小姐”

    “啊不要不要过来”

    宋安雅吓得尖叫出声,慌乱地爬下床缩到屋角。

    “宋小姐,您不用害怕,我们只是想要向你问一个问题,你和冷小野小姐是朋友,对吗”

    听到冷小野这个名字,宋安雅颤抖地越发厉害。

    “小野,你不要过来,我不是故意要害你,不是的,是安岳逼我的”

    老管家还要询问,皇甫耀阳已经走上前来,一把抓住她的衣服将她从地上提起来,“小野的事情,和你有关”

    宋安雅被他的气势所迫,脸色苍白得像纸一样,只是继续哀求道,“不是我,是安岳逼我的,是安岳逼我的”

    “伯爵先生。”医生走过来,“她现在精神错乱,估计说不什么您想要的信息。”

    宋安雅只是颤抖着身子,在皇甫耀阳的手中,如一片风中落叶。

    “小野,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过来”

    一把将她摔倒在地,皇甫耀阳皱着眉转身走出病房,老管家和保镖们立刻就追过来。

    一路走到电梯前,皇甫耀阳都沉默着,他一个字也没有说,但是他阴沉的脸色却已经说明,他现在非常不高兴。

    老管家吸了口气,“伯爵先生,或者我们想想别的办法我已经派人去寻找小的导师,也许她会有小姐的联系方式”

    伯爵耀阳打断他的话,冷冷地从齿间吐出三个字。

    “杀了她。”

    “您是说”老管家侧脸,看了一眼远处宋安雅的病房,“宋安雅小姐”

    “哼”

    皇甫耀阳冷哼一声,迈步分开的电梯。

    也就是看在她现在精神错乱的份儿上,否则,他绝对不仅仅是杀了她这么简单。

    敢针对他的女人,他任何一人也不会放过,不管是安岳还是宋安雅。

    老管家轻轻点头,向跟在后面的保镖挥了挥手。

    两名保镖立刻就留了下来,转身向刚才的病房走了过去。

    电梯下行,皇甫耀阳走出电梯,坐到候在门外的汽车后座的时候,不远处亦已经传来一声尖叫。

    然后,就是异物落地的声音。

    “有人跳楼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