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医院。

    助理小心地走在前面偏侧的位置,微弯着身子,将皇甫耀阳引到一间病房门外。

    “伯爵先生,就在这里面。”

    已经重新换上干净衣服的皇甫耀阳上前一步,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向里面看了一眼。

    病房外,套着一身白色宽松病号服的宋安雅正缩在床角,一对眼睛还在忐忑地看着四周。

    “开门。”

    皇甫耀阳淡淡下令。

    站在他身后稍远处的医生立刻就走上前来,取出钥匙将锁着的门打开。

    听到开门声,宋安雅越发抱紧双腿,紧张地看过来。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她似乎是受了很大的惊吓,现在精神一直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医生在一旁轻声解释道。

    皇甫耀阳轻扬下巴,老管家立刻就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宋安雅的肩膀,用英文说道,“宋小姐”

    “啊不要不要过来”

    宋安雅吓得尖叫出声,慌乱地爬下床缩到屋角。

    “宋小姐,您不用害怕,我们只是想要向你问一个问题,你和冷小野小姐是朋友,对吗”

    听到冷小野这个名字,宋安雅颤抖地越发厉害。

    “小野,你不要过来,我不是故意要害你,不是的,是安岳逼我的”

    老管家还要询问,皇甫耀阳已经走上前来,一把抓住她的衣服将她从地上提起来,“小野的事情,和你有关”

    宋安雅被他的气势所迫,脸色苍白得像纸一样,只是继续哀求道,“不是我,是安岳逼我的,是安岳逼我的”

    “伯爵先生。”医生走过来,“她现在精神错乱,估计说不什么您想要的信息。”

    宋安雅只是颤抖着身子,在皇甫耀阳的手中,如一片风中落叶。

    “小野,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过来”

    一把将她摔倒在地,皇甫耀阳皱着眉转身走出病房,老管家和保镖们立刻就追过来。

    一路走到电梯前,皇甫耀阳都沉默着,他一个字也没有说,但是他阴沉的脸色却已经说明,他现在非常不高兴。

    老管家吸了口气,“伯爵先生,或者我们想想别的办法我已经派人去寻找小的导师,也许她会有小姐的联系方式”

    伯爵耀阳打断他的话,冷冷地从齿间吐出三个字。

    “杀了她。”

    “您是说”老管家侧脸,看了一眼远处宋安雅的病房,“宋安雅小姐”

    “哼”

    皇甫耀阳冷哼一声,迈步分开的电梯。

    也就是看在她现在精神错乱的份儿上,否则,他绝对不仅仅是杀了她这么简单。

    敢针对他的女人,他任何一人也不会放过,不管是安岳还是宋安雅。

    老管家轻轻点头,向跟在后面的保镖挥了挥手。

    两名保镖立刻就留了下来,转身向刚才的病房走了过去。

    电梯下行,皇甫耀阳走出电梯,坐到候在门外的汽车后座的时候,不远处亦已经传来一声尖叫。

    然后,就是异物落地的声音。

    “有人跳楼啦”

第110章 只会花钱败家的富二代    盒子里,放着一只火红色的小耳钉。

    之前她用来迷昏皇甫耀阳的那只红色小耳钉,是她过十八岁生日的时候,乔送给她的。

    现在这一只与她之前那一只相仿,不过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还是有一些不同。

    “注射器还和之前一样,药剂是加强型的,还有就是加装了全球定位装置,我可以随时知道你的位置。”乔介绍道。

    冷小野点点头,将那只小耳钉戴回耳洞,“我什么时候出发”

    “你好像很急”乔问。

    冷小野微笑,“是啊,第一次出任务吗”

    第一次帮乔做任务,参与这种国际级的大案,她确实有点兴奋。

    但是,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那个家伙肯定会疯子一样地找她,她当然是越早离开纽约越好。

    希望她去帮乔破案的时间,那家伙悬崖勒马,尽快离开。

    “学校那边,你请假了吧”乔问。

    “当然。”冷小野翻开护照,看到她的新名字,顿时轻笑出声,“许小野”

    乔也笑起来,“我的手下对中文名起名无能,所以我干脆就用了你妈妈的姓,和你的真名,这样你也不用时刻想着自己的假名。”

    冷小野点点头,“那我的新身份是什么”

    “亚洲金融新秀的女儿,只会花钱败家的富二代,资料都在这里,你一会儿可以慢慢看。”乔推过一沓资料。

    冷小野抬手抚额,“我有那么差劲儿”

    乔笑得露出一口白牙,“这个身份才可以让你,有机会进入他们的赌船,你就忍耐一下吧。”

    “那好吧。”冷小野用手指弹弹护照,“话说,我在赌船上消费的钱是不是你们出”

    乔向她眨眨眼睛,“别输得太多,我们的经费也是很有限的。”

    冷小野也眨眨眼睛,“要是赢了,我能留下来当明年的学费吗”

    “当然。”乔轻扬唇角,“只要你手气够好。”

    桌上手机响起,乔接过手机来听了片刻,目光就落在冷小野身上,“好的,我知道了。”

    挂断手机,乔将两臂搭上桌子,“我们的已经顺利地进入赌船,到时候,他会接应你,如果有什么突发状况,他也会负责你的安全。”

    “我们怎么联系”冷小野问。

    乔笑起来,“见了他你就知道了。”

    冷小野微眯墨眸,“难道是夜风扬”

    乔故意反问,“夜风扬是谁”

    作为卧底,最不能提的就是真实身份,这些规矩,冷小野当然也知道,当即耸耸肩膀不再多问。

    “那我什么时候走”

    “今晚8点,我们为你争取了赌船贵宾vip的席位。”

    冷小野抬手看一眼腕表,“有没有地方可以休息,我想补个觉。”

    乔按下内线,“珍妮,进来一下。”

    门被推开,一位女工作人员走进来。

    “带她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乔吩咐一声,珍妮立刻就将冷小野引出他的办公室,来到同楼层的一间休息室内,“这里有床和浴室,如果你有别的需要,可以随时找我。”

    向对方道了谢,冷小野掂着脚走进洗手间,单手洗了一把脸,注意到自己颈间的暗红色痕迹,她微扬起下巴,凑进镜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