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转身,冷小野重新坐到车上,将车子倒到远处停好。

    盘起长发,拿过车上的太阳镜和帽子盖到脸上,她重新走进公园,走到一处可以看到他的地方坐下,然后就随便捡起一张,不知道是谁落下的报纸挡住脸。

    将报纸前前后后都看了几遍,冷小野都快把中缝广告背下来的时候,皇甫耀阳还躺在长椅上没有动。

    “有没有搞错”

    冷小野放下手中的报纸,正在考虑着,要不要想办法帮他醒醒觉的时候,长椅上的皇甫耀阳突然动了动。

    她忙着举起报纸挡住脸,透过上面挖出来的孔观察着他。

    皇甫耀阳哪里知道,自己已经被挪了地方,翻个身,直接从长椅了上掉到草地上。

    “噗”

    冷小野在报纸后轻笑出声。

    这一摔,也将已经药力退下去的皇甫耀阳彻底摔醒。

    从地上爬起身子,他皱眉看看草地上的毯子,又环视一眼四周,脸上的错愕之色渐渐地化为愤怒。

    臭丫头,竟然把他扔到公园长椅上

    当

    脚尖踢到什么东西,发出一声轻响。

    皇甫耀阳弯下身去,在草地上脚尖不远处,看到一枚亮晶晶的硬币。

    眼角余光扫到地上的毯子,他弯身捡起硬币,顺手将毯子也拿起来搭在手臂上。

    毯子保暖。

    硬币看来是给他打电话用的。

    这个小东西,想得到是周到

    看到这两样东西,他愤怒的脸色微微柔和。

    冷小野隔着报纸上的洞,小心地窥视着远处的皇甫耀阳,其实她很清楚,这个时候,皇甫耀阳肯定不会想到她还在附近。

    只不过这家伙太精明,她不得不加倍小心。

    如冷小野所想,皇甫耀阳并没有对看到她报什么希望,心中只当她早已经离开。

    他垂脸,看着掌心里的那枚硬币。大步走从公园里走出来,走到路边的公用电话亭。

    手中捏着那枚硬币,送到投币口又将手收回来,而是拨了一个对方付费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

    “您好,伯爵府,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是我。”

    “请问,您是哪位”

    皇甫耀阳握着话机的手掌,猛地收紧,咆哮着报出自己的英文全名,“king。aanda。theresia”

    电话那头,接线秘书差点吓得将听筒掉到桌上,“伯伯爵先生,您您有何吩咐”

    “马上给管家打个电话,叫他回这个电话给我。”皇甫耀阳皱眉下令,“还有,你打完电话之后,立刻滚出我的伯爵府”

    呯

    皇甫耀阳重重将听筒挂回话机。

    “king。aanda阿曼达。theresia特蕾莎,阿曼达。特蕾莎”

    远处,冷小野低低地重复着这个名字,只觉得这个名字隐约有点耳熟。

    话机,响起。

    皇甫耀阳接过电话。

    电话里,老管家的声音立刻就响起来,“伯爵先生,请问您现在在哪儿”

    “鬼知道”皇甫耀阳扫了一眼四周,注意到不远处的街名牌,报出自己的位置。

    “请您稍候,我们马上就去接您。”

    呯

    皇甫耀阳再一次将听筒摔回原处。

第107章 您倒睡得舒服    “我相信您。”冷小野笑着点头。

    “好,那我先回去,你把脚上的伤养一养,然后去我那里报到。”

    “不用养了,小伤而已,我回去学校请一下假就去找您。”

    “好。”乔收回手掌,突然又想起一件事,“你刚才主动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啊没有没有,我就是因为安岳的事情。”冷小野没有道出皇甫耀阳的名字,乔在侦察这个案子,让乔知道皇甫耀阳的存在,只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乔并没有怀疑她,“那就好,你处理好之后,给我电话,我去接你。”

    “不用了,伤得是左脚,不影响开车的。”冷小野向他挥挥手掌,“您先走吧,我把这杯咖啡喝完。”

    “开车小心点。”乔叮嘱她一句,向她挥别离开咖啡店。

    冷小野曾经是他们的拍卖对象,而且有过一亿的利润,那些家伙如果知道她逃脱,一定会想办法再来抓她,为了这个计划更加完美,他必须要回去调整一下整个计划。

    看着乔离开,冷小野立刻就站起身,也离开咖啡店,重新开上车子,确定没有人跟踪,才返回别墅。

    一路上楼,小心翼翼地将卧室的门推开一条缝。

    隔着门缝,只见皇甫耀阳侧躺在她的枕头上,依旧睡得很香。

    她轻吁口气,轻手轻脚地走进来,伸手试试他的额头。

    他额上微凉,略有些汗意,看来烧已经全退。

    “您倒睡得舒服”

    揭开他身上的被子,冷小野吃力地将他从床上扶起来,扶到楼下,塞进车后座。

    皇甫耀阳身上药力未退,并没有醒过来。

    微喘着气坐到前座,冷小野轻轻地吁了口气,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启动车子。

    一路将车子驶出城区,来到一处城郊花园,她再次将他扶下车,扶到一个躺椅上坐下。

    “伯爵先生,你救我两次,我帮你两次,这次,咱们彻底扯平,以后,别再来烦我”

    松开他,冷小野转身就走。

    身后,细碎声响,冷小野转过身,只见处在昏睡中的皇甫耀阳正缓缓地向一旁倒下去。

    急忙回来扶住他,冷小野缓缓将他在椅子上放平,再次转身。

    走到路边,坐到车上,她侧眸看了看躺在椅子上的皇甫耀阳,皱了皱眉。

    重新推门下车,她从车上拿过一个备用的毯子,重新走过去,将毯子盖到他身上。

    注意到他颈间闪亮的东西,她抬手压下毯子,只见他颈间吊着的那枚钻戒已经滑出衣领,正在阳光下光烁。

    “我们可以结婚,我保证不接触你之外的任何女人,我们的孩子会继承我的爵位和所有的财产,我会宠爱你,保护你,给你全世界女人梦寐以求的一切”

    耳边,再次响起他的声音,冷小野无奈地扬了扬唇角。

    “相信,你肯定用这话骗过不少女孩子。”

    将手伸进口袋,她从钱包里摸出一枚硬币放到他掌心。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这一块钱给你打电话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