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耀阳依旧是一脸正经的表情,“不会的。而且,我没有别的女人。”

    “是吗”冷小野用枪口点点他的鼻尖,“您不如告诉我,我是你的第一个女人好了。”

    他依旧语气正式,“确实如此。”

    “咳”冷小野直接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皇甫耀阳,你骗鬼啊你”

    他还要再说什么,冷小野却已经听下去的兴趣。

    “闭嘴”

    说什么,他是她的第一个女人

    以为她是三岁小孩子啊,他这完全是在蔑视她的智商。

    皇甫耀阳睁开眸子看了她一眼,一时之间也没有猜出她的心思,脑子里的睡意却越来越浓。

    安定药剂已经开始逐渐发挥作用,困意一阵一阵地正在将他的意识拉向黑暗的深渊。

    终于,意识屈服于药力,他的眸缓缓闭紧,再也无力睁开,完全陷入黑暗。

    “皇甫耀阳”冷小野用枪口捅捅他的脸,“别装蒜,再装我把你眼罩摘掉皇甫耀阳”

    无论她说什么,他始终没有反应。

    冷小野小心地凑近他的脸,听到的是他轻缓平静的呼吸。

    这家伙,真得睡着了。

    收起枪,她揭被下床,左脚尖踩到地面,微微刺疼,冷小野侧脸看向自己的脚,目光在脚上包裹着的漂亮的纱布上略做停留。

    然后就转过脸来,看向枕上的皇甫耀阳。

    从抽屉里取出一张便签纸,她迅速地写了几行字,然后将便签纸粘到桌上。

    从衣柜里取出一套衣服来换上,冷小野随手将枪塞进口袋,踮着脚尖走进书房,从抽屉里取出一个手机装进口袋。她扶着栏杆走下楼,走进车库,坐到车子的驾驶座,启动车子驶出车库。

    侧脸,看了一眼楼上的卧室,她轻轻踩下刹车。

    “再见吧,皇甫耀阳。”

    轻语一声,她用右脚踩下油门,车子立刻就轰鸣着驶远。

    将车子开上快车道,她立刻就用手机拨通乔的电话,“乔叔叔”

    乔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急切,“小野,你在哪儿,我正在找你呢。”

    冷小野侧脸,看一眼后视镜里渐远的别墅,“你在哪儿,我马上过去。”

    “你去之前常见面的咖啡厅吧,我到那里等你。”

    “好,一会儿见”

    原本还打算让乔打人,帮她把皇甫耀阳这个大麻烦处理掉,考虑到咖啡厅并不太远,她也就临时决定,到了地方再说。

    那些药剂某些人最少要睡五六个小时,就算他体能强一点,至少也要睡三四个小时,这些时间足够了。

    半个小时之后。

    冷小野的车子停在咖啡厅门口,她下了车,掂着脚走进咖啡厅。

    楼上角落里,长得有点像是奥巴马的中年黑人男子,立刻就站起身,热情地向她挥挥手,用中文唤了一声“小野”。

    这一位,正是国际刑警高级警司乔。

    “乔叔叔。”冷小野立刻就走过来,亲热地与他拥抱了一下。

    乔关切地看向她的左脚,刚才她走过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她的左脚有点不对劲,“脚怎么了”

第103章 亲上瘾了    皇甫耀阳侧眸看了看眼前的枪,然后就移过目光看向她的脸,“小野,你到底是什么人”

    身手利落,熟悉格斗术,会开直升机

    最关键的是,就连他的人也只是拿到她在纽约的信息,却查不到她更多的资料,譬如父母、家庭具体地址之类的东西。

    他难免对她生出好奇。

    冷小野耸耸肩膀,“xx大学艺术设计系学生。”

    他不客气地揭她的底,“我没听说艺术系开设格斗、枪支还有直升机驾驶课程。”

    她撇嘴,“个人爱好,不行吗”

    这里可是美国,拥有枪支并不违法。

    皇甫耀阳微笑,“可以,我很喜欢。”

    冷小野翻个白眼,枪依旧抵在他的眉心,“那你呢,你又是什么人”

    出手阔绰,经济实力不凡,拥有伯爵这样的贵族身份却有一个中文名字,两天之内就经历了一次飞机失事、一次枪击事件

    在牙买加机场横行如入无人之境,只用了二十多小时就查到她和安岳,这个男人的手段可谓手眼通天。

    他到底是谁

    冷小野也同样好奇。

    皇甫耀阳的蓝眸专注地看着她,语气中没有半点调侃的成分,“跟我走,我会告诉你我的所有事。”

    冷小野抿抿嘴唇,收起脸上的嘲讽之色,正色看向他,“皇甫耀阳,你说像你这样的男人,想要女人什么样的没有,你干吗非跟我过不去呀”

    伸过手指,将她手臂上沾着的一根长发捏到手里,皇甫耀阳手指把玩着她的那根头发,蓝眸里目光深沉,“我只想要你。”

    “我们认识才三天”

    “三个月零三天。”他纠正。

    三个月

    冷小野皱眉,“你三个月真得见过我在哪儿”

    为什么,她一点也想不起来呢

    按道理说,他这种存在感这么强的人物,她不可能不记得的。

    皇甫耀阳微扬唇角,目光落在她的唇上,“一吻,换一问,怎么样”

    冷小野一笑,然后就扳起脸,“当我没问。”

    皇甫耀阳依旧在笑,“再给你打个折,吻我一下,我可以回答你两个问题。”

    冷小野白眼。

    “十个。”他继续加价。

    冷小野撇嘴,“亲上瘾了吧你”

    皇甫耀阳注视着她的嘴唇,“确实是,上瘾了。”

    随时随刻都想占有她、亲近她,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或者,是真得上了瘾。

    冷小野无语,抬起手指,揉揉有些微疼的太阳穴,她一脸无奈地看向身边的皇甫耀阳。

    “其实我也和别的女人没区别,你不过就是刚认识我,有点新鲜感而已,时间长了,你就会像腻烦别的女人一样,腻烦我。”

    “不会。”他答得不假思索。

    “绝对会。”她苦口婆心。

    “要不,试试”他问。

    “想都别想”她答。

    “你是怕爱上我吗”他一本正经地问。

    “是啊,我怕我爱你爱得不能自拨,然后像别的女人一样被你始乱终弃,最后只能孤苦终生,每天都在对你的思念之中郁郁终老”冷小野对他灿烂一笑,然后缓缓加上两个字,“才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