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客房的床上,皇甫耀阳正弯着身子,用绳子绑自己的手掌。

    如果不想那丫头发现真相,他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自己捆起来。

    不过这件事,对于受伤的他来说,确实是有点难度,绑脚比较简单,绑自己的手就有些困难。

    一边撑着受伤的肩膀,一边绑自己的手,他没有想到冷小野会这么快醒过来。

    听到门撞在墙角的声音,他错愕转脸。

    灯光下,她赤着足站在门口,胸口剧烈起伏着,一脸地怒意。

    看到趴在床上的皇甫耀阳,冷小野扫过地上丢着的绳索,大步走上前来,一把揭开了他身上的薄被。

    被下,他的两只脚都好好地绑着。

    难道说,她搞错了

    刚才的一切,真得只是一场梦

    皇甫耀阳转过脸,眯着蓝眸,暧昧开口,“想和我一起睡”

    斜他一眼,冷小野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你有没有去过我的房间”

    皇甫耀阳看着她潮红的小脸,微微扬唇,“去干什么”

    冷小野脸上一热,她当然不能说她刚才感觉自己和他做过那种事,目光审视地看着他,她伸过手掌来,摸上他的后背。

    隔着衬衫,依旧能够感觉到,他后背上有明显的汗意。

    二个人离得这么近,她的衣领松松地垂着,皇甫耀阳清楚地看到,她的颈间有几朵新鲜的玫瑰花。

    该死

    刚才太过动情,竟然在她身上留下了吻痕。

    冷小野还要思考,他这是退烧出的汗还是运动出得汗,臂上一紧,已经被皇甫耀阳拉倒在床上,用力压住。

    垂脸,他用力地吻上她的锁骨。

    如果被她发现颈上的吻痕,她肯定会识破他,现在只好用这种方法补救。

    “混蛋”冷小野用力将他推开,自己就迅速起身退到一侧,“你发情期啊你”

    皇甫耀阳伸出舌尖舔舔嘴唇,“你半夜过来,不就是想要和我亲热吗”

    冷小野将被他扯脱的睡衣拉回肩膀,“想得美。”

    “不是那让我再猜猜。”皇甫耀阳微眯蓝眸,好整以暇地单手撑着头看着她,“难不成你是做梦梦到我了”

    被他言中,冷小野的小脸越发烫起来,“我才没有。”

    他笑得越发妖娆,“你在说谎。”

    “没有没有就是没有”冷小野看着他坏笑的脸,只是气得咬牙,抓起桌上的针剂,她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直接将针刺入他的肌肉,“你给我好好睡一觉吧”

    针内,是为他准备的退烧药,因为他烧退得很快,并没有使用,不过现在,她不介意给他打一针。

    退烧药也有安定的作用,打了这一针,足够他安静几个小时。

    皇甫耀阳没有半点反抗,只是任她折腾。

    冷小野重新找来绳子,看她赤着小脚走到床边,想起自己刚才磕碎的玻璃片,皇甫耀阳急吼出声。

    “别过来”

    晚了,冷小野的脚已经落下去,脚心刺疼,她立刻气骂出声。

    “皇甫耀阳,你混蛋,疼死我了”

    又到了每天么么哒时间

第102章 没有在地上睡觉的习惯    刚才看到绳索的时候,冷小野就在纳闷,皇甫耀阳是怎么解开绳子的,现在脚下踩到玻璃碎片,她才明白过来,是他拿到了药剂,是用玻璃瓶割开了绳子。

    抬起被刺伤的脚,她单脚跳到一边,吸着凉气抬起脚,检查上面的伤。

    皇甫耀阳看到她脚上的血迹,早已经急急爬起身来,三两下就扯开脚上的绳索,跳下床,将她抱起。

    “你放开我”她本能挣扎。

    “别动,我看一下你的伤”将她放到床上,他小心地捧起她的伤脚,果然见她脚心上,扎着几块玻璃碎片,血水正从伤口溢出。

    转身,从桌上拿过她之前帮他处理伤口用过的急救包,皇甫耀阳一手扶住她的脚,另一只手就拿过镊子,夹住她脚上的玻璃片。

    “忍着点。”

    提醒一声,他猛地用力,将最深的那块玻璃片夹出,又帮她一一将其他碎片捏出来,清洁伤口,包扎。

    有过上一次帮她包扎的经验,这一次,伯爵大人的手法已经娴熟许多。

    看着他将纱布打结,冷小野扫过自己脚上包扎整齐漂亮的纱布,实在找不出什么可吐槽之处。

    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的学习能力,绝对是一等一的。

    从第一次的丑得要命,到现在的整齐漂亮,他前后只是包扎了三次。

    看他又伸手过来抱她,冷小野手一抓,已经将他放在一旁的剪子握在手中,抵上他的咽喉。

    “你最好别轻举妄动。”

    皇甫耀阳没有出声,只是用双臂将她横抱而起,送到她的卧室,将她小心地放到床上。

    没有理会她抵在他咽喉的剪子,他直起身子就要走。

    伸手,拉开床头柜上的抽屉,冷小野一把抓出里面的一只银色小手枪,对准他的背。

    “站住”

    皇甫耀阳转过脸,懒洋洋地看一眼她手中的枪,“我只是想去帮你拿点吃的。”

    “这里没有吃的。”

    这间别墅她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来过,就算是冰箱里吃的已经过了保质期。

    “那我打电话让管家送过来。”

    冷小野用枪指着他,“你可以试试,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侧脸,目光玩味地注视着她的小脸,皇甫耀阳转身走过来,身子一矮就坐在床侧

    “你”

    冷小野刚刚道出一个你字,他已经挑开她的薄被,躺到她的身侧。

    “喂皇甫耀阳你干什么你”

    皇甫耀阳侧身躺在枕上,“你不许我走,又不让我打电话,总不能不让我睡觉吧”

    她移枪,对准他的眉心,“滚下去”

    他一伸,已经拥住她的腰,“我没有在地上睡觉的习惯。”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哈欠。

    一把甩开他落在自己腰上的手掌,冷小野审视地看他一眼,知道刚才为他注视的安定剂已经开始起作用,看他并没有再伸过手来试图接近她,她也没有再赶他下床。

    等一会儿药力上来,他睡着了,随她怎么处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