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刚才看到绳索的时候,冷小野就在纳闷,皇甫耀阳是怎么解开绳子的,现在脚下踩到玻璃碎片,她才明白过来,是他拿到了药剂,是用玻璃瓶割开了绳子。

    抬起被刺伤的脚,她单脚跳到一边,吸着凉气抬起脚,检查上面的伤。

    皇甫耀阳看到她脚上的血迹,早已经急急爬起身来,三两下就扯开脚上的绳索,跳下床,将她抱起。

    “你放开我”她本能挣扎。

    “别动,我看一下你的伤”将她放到床上,他小心地捧起她的伤脚,果然见她脚心上,扎着几块玻璃碎片,血水正从伤口溢出。

    转身,从桌上拿过她之前帮他处理伤口用过的急救包,皇甫耀阳一手扶住她的脚,另一只手就拿过镊子,夹住她脚上的玻璃片。

    “忍着点。”

    提醒一声,他猛地用力,将最深的那块玻璃片夹出,又帮她一一将其他碎片捏出来,清洁伤口,包扎。

    有过上一次帮她包扎的经验,这一次,伯爵大人的手法已经娴熟许多。

    看着他将纱布打结,冷小野扫过自己脚上包扎整齐漂亮的纱布,实在找不出什么可吐槽之处。

    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的学习能力,绝对是一等一的。

    从第一次的丑得要命,到现在的整齐漂亮,他前后只是包扎了三次。

    看他又伸手过来抱她,冷小野手一抓,已经将他放在一旁的剪子握在手中,抵上他的咽喉。

    “你最好别轻举妄动。”

    皇甫耀阳没有出声,只是用双臂将她横抱而起,送到她的卧室,将她小心地放到床上。

    没有理会她抵在他咽喉的剪子,他直起身子就要走。

    伸手,拉开床头柜上的抽屉,冷小野一把抓出里面的一只银色小手枪,对准他的背。

    “站住”

    皇甫耀阳转过脸,懒洋洋地看一眼她手中的枪,“我只是想去帮你拿点吃的。”

    “这里没有吃的。”

    这间别墅她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来过,就算是冰箱里吃的已经过了保质期。

    “那我打电话让管家送过来。”

    冷小野用枪指着他,“你可以试试,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侧脸,目光玩味地注视着她的小脸,皇甫耀阳转身走过来,身子一矮就坐在床侧

    “你”

    冷小野刚刚道出一个你字,他已经挑开她的薄被,躺到她的身侧。

    “喂皇甫耀阳你干什么你”

    皇甫耀阳侧身躺在枕上,“你不许我走,又不让我打电话,总不能不让我睡觉吧”

    她移枪,对准他的眉心,“滚下去”

    他一伸,已经拥住她的腰,“我没有在地上睡觉的习惯。”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哈欠。

    一把甩开他落在自己腰上的手掌,冷小野审视地看他一眼,知道刚才为他注视的安定剂已经开始起作用,看他并没有再伸过手来试图接近她,她也没有再赶他下床。

    等一会儿药力上来,他睡着了,随她怎么处置。

第100章 真实的过分    她的齿间,还有酒的味道,醇香而醉人。

    皇甫耀阳动情地品尝着这一切,就像是打开一瓶陈年的佳酿,恨不得一口喝下,却又极有耐心地一点点地品味着。

    他吻得很轻,生怕将她惊醒。

    虽然他可以用强的,但是他并不希望那样。

    他一向喜欢征服,却更喜欢她的顺从。

    呼吸不畅,冷小野本能地移开嘴唇,他也不强迫她,只是将吻顺着她的唇角移开,手掌也是从她宽松的睡衣下钻进去,细细地摩挲着那些迷人的起伏与弧度,柔软与娇嫩。

    她不自觉地喘息出声,娇娇的低吟着,却并没有清醒。

    喝下去的酒精,模糊了她的意识,混沌中的冷小野跟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一切是真实的。

    她的乖巧,让他越发怜惜,动作也是格外地温柔。

    直到,最后的时刻,他才有些失控地加重力道,在她体内释放自己。

    冷小野低叫了一声,皇甫耀阳意识到自己的力道有点大,一惊,心攸地一紧。

    如果她醒了,一定会很生气吧

    从来不会在意别人的伯爵先生,突然好紧张。

    结果,小丫头只是抬起手来,轻轻地推了他胸口两下,就蜷起腿侧起身继续睡,并没有真得醒过来。

    他松了口气,小心地起身。

    小丫头含糊地嘟囔着什么,他疑惑地凑过脸去,隐约听到她含糊的声音。

    “皇甫耀阳混蛋”

    她竟然在骂他

    看来,连她的梦都已经他霸占了。

    看着她泛着潮红的小脸,他满足地扬唇,轻柔地吻了吻她的侧脸。

    小心地帮她擦净身体,将她的小衣重新套到她身上,皇甫耀阳拉过薄被来帮她盖好身子。

    “我会让你爱上我,而且不可自拨”

    看着沉睡中的冷小野,他如宣誓一样低语出声。

    “承认吧,小野,你喜欢我”

    “我没有”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皇甫耀阳注视着她,笑得无比暧昧。

    冷小野垂脸,看一眼自己,只看到自己与他纠缠在一起的身体,**得一丝不着。

    “投降吧,小野”

    男人说着,就向她吻过来。

    “滚开”

    冷小野猛地惊坐起来,眼前的皇甫耀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柔和的晨光。

    冷小野抬脸看一眼门,房门闭得紧紧的,她还在自己的房间,床上除了她之外也没有别人,更没有皇甫耀阳。

    她抬手抚额,摸到的是一层薄薄的细汗。

    不仅如此,身体也似乎有些不对颈。

    心跳得很快,全身都有些燥热,尤其是那里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感觉。

    冷小野一把揭开身上的薄被,只见自己的小内衣完好无损地穿在身上。

    刚才的梦境,真实的过分。

    她竟然会做这种梦,而且对象还是皇甫耀阳,这个混蛋不会是自己解开了绳子吧

    冷小野抬手抓抓长发,揭被下床,鞋也没穿,就冲到对面的客房,一把推开门。

    嘭

    门板撞在墙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