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再次奔下来,冲进车库,冷小野直接开着车出去,片刻又风驰电掣地回来,急急地跑上楼。

    将冰袋用毛巾裹到他的额头,又取出针管,将买回来的消炎药剂吸进去。

    被她这么折腾,皇甫耀阳也是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微微睁开眼睛,只见冷小野正盯着他的臀部。

    消炎药属于比较强力的药物,需要肌肉注射。

    臀大肌

    她还要给他脱裤子。

    股外肌

    他大腿上有伤。

    冷小野将目光移过来,抬手扶住他的肩膀。

    “你要干什么”皇甫耀阳低声问。

    冷小野坏坏一笑,“我也让你尝尝被注射毒品的味道。”

    手里针落,她不客气地将针头刺入他的上臂,缓缓推入药液。

    皇甫耀阳的视线扫过桌上的药盒,立刻就猜出她为针注射的是消炎药,“安岳的事情与我无关。”

    他从来不会向任何人解释什么,因为他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但是这一次,他不希望冷小野误会。

    冷小野撇撇嘴,“是啊,你是圣诞老人,给他提前送圣诞礼物的不是吗”

    皇甫耀阳并不掩饰,“我确实是去杀他,只不过,他没有这个荣幸。”

    他亲自出面,去杀一个人,安岳确实应该觉得荣幸。

    “自恋狂”冷小野翻个白眼,故意将针头在他肌肉里晃了晃,才将针头拨出来,扬手丢进垃圾桶。

    一扬手,啪得将一个退热贴贴到他的嘴上,“不想让我把你丢到大马路上裸睡,马上给我闭嘴”

    抬手取出他腋下的体温表,看了一眼温度,确实已经退到38度5以下,冷小野暗松口气。

    下楼接了一大瓶温开水来,她将吸管水杯的吸管直接塞到他嘴里,“自己用牙咬着,掉了我是不会管你的,不想烧成智障就给我多喝点。”

    皇甫耀阳乖乖地咬用吸管,唇角就微微扬起,“小野,承认吧,你喜欢我”

    “我承认,我喜欢你喜欢得要死呢”冷小野皮笑肉不笑地拿过一个退热贴,扬手一巴掌,将退热贴粘到他的嘴上,抬手揉揉酸涩的眼睛,她展臂伸了一个懒腰,“不想被我扔到街上裸奔,就别出声影响我睡觉,还有,这绳子是水手结,越挣扎就会越紧,你最好别做无用功。”

    打个哈欠,她转身走向门外。

    “等等”皇甫耀阳急急开口。

    冷小野转过脸,半眯着眸子看向他,“还有什么事”

    皇甫耀阳在床单上蹭掉嘴上的退热贴,“你解开我的绳子,我不会跑的。”

    冷小野翻个白眼,“你以为我是怕你跑放心,明天等我睡醒了,我会给你自由的。”

    “可是”皇甫耀阳微微顿了顿,“我想上洗手间怎么办”

    呃

    这个问题,冷小野还真得忘了。

    不过,这家伙的表情是在害羞吗

    她坏坏地扬起唇角,“那我不管,总之,不要把我的床弄脏,否则我就阉了你晚安,伯爵大人。”

    向他挥挥手掌,她转身走出门去。

第96章 你很害怕我死掉吗    冷小野猛地停下脚步,身边的皇甫耀阳也同时停了下来。

    二人对视一眼,然后就一直看向巷子一侧的墙。

    皇甫耀阳立刻就侧身蹲下,“上去。”

    没时间客气,冷小野后退一步,脚在他的肩上一踩,利落地翻上高墙。

    皇甫耀阳后退几步,助路,然后飞身一跃。

    他腿上的伤还没有好,牵扯到伤口,难免影响动作,一只脚下去,一只脚却滑下墙去。

    冷小野本能地过来扶他,结果心急之下自己也失去平衡,两人一起在墙头晃了晃,然后就同时向墙内倒去。

    皇甫耀阳本能地将她向怀里一拉,用自己的身体包裹住她的,同时用力一翻,将自己翻到面下。

    他的身体最先落地,墙内是并不平坦的砖地,后背上的伤口磕到突起的硬物,他的额上立刻就溢出一身冷汗。

    墙外,人声和脚步声已经追过来。

    二个人默契地谁也没有动,依旧保持着摔下来时的姿态。

    “你们去左边,我们走右边,今天晚上,一定要成功”

    墙外传来一个男人冷冰冰的声音,然后脚步声分成两道,分别向两个岔路口的方向奔去,越来越远。

    冷小野从小接受自家特种兵老爸的变态训练,仅从声音就可以听出对方至少有六个人,而且从脚步声的力度可以看出,都是训练有素。

    听着几人的脚步声渐远,她这才松了口气,从皇甫耀阳身上直起身子。

    “好了,人都走了。”

    皇甫耀阳没有反应。

    她重新弯下身,仔细看向他的脸,墙内灯光昏暗,他露在眼罩外的眸子紧紧地闭着。

    手掌下又粘又热,冷小野侧脸看向他的肩膀,只见自己手掌扶着的地方有大片的血迹。

    这家伙,中弹了

    “喂皇甫耀阳”她轻晃着他的身子,“喂,你清醒点喂”

    皇甫耀阳只是随着她的动作晃着,依旧没有反应。

    冷小野的心情不自然地紧张起来,伸过手指,小心地伸向他的鼻端。

    没有,呼吸。

    死了

    冷小野的心一下子缩紧,当即探手伸向他的颈动脉。

    她的手指刚刚碰到他的肌肤,皇甫耀阳的眼睛已经猛地张开,看着她近在咫尺的眸,他微扬唇角。

    “你很害怕我死掉吗”

    冷小野怔了两秒钟,然后扬手就是一计手刀,直接将他劈晕。

    从他身上直起身子,她咬牙切齿地啐了一口。

    “我好害怕啊,我怕得我都要死了,我怕你死,我有病我才怕你死,你死了活该啊你”

    嘴里说着,她还忿忿地踢了他两脚,然后转身走向远处。

    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走过来,将他翻过身,检查了一下。

    皇甫耀阳身上并没有中弹,只不过是肩膀上的伤还没有痊愈,刚才因为磕碰又撕裂开了而已。

    “这种伤,死不了人,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低语一声,冷小野再次转身。

    这一次,直走到十几米,她才转过脸。

    刚才听声音,外面的应该都是杀手,他的人难不成全军覆没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