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出神了一秒钟,然后,她手指一抬,利落地按下删除键,毫不犹豫地将手机里,这张即妖娆又无邪的美照删掉。

    皇甫耀阳即没有生气,也没有阻止,只是在她肩上轻声询问,“这么美的照片,删掉岂不可惜”

    “美也不是给你看的。”冷小野忿忿道。

    用牙齿拉开她的胸衣肩带,皇甫耀阳从她的肩膀上抬起脸,“错是只许给我看”

    脸向他转过来,看着自己被他吻湿泛着水色的肩磅,冷小野她顿时火冒三丈,“皇甫耀阳”

    这个混蛋,还真是善解人衣,竟然不用手就已经将她脱得半裸

    皇甫耀阳抬起脸,“恩”

    他那是什么语气,什么表情,脱了她的衣服,吃了她的豆腐,还一脸无辜

    冷小野的牙差点咬碎两颗,抬起右臂,她猛地将手肘击向他的俊脸。

    皇甫耀阳一侧头,她击了一个空,手肘磕在皮质坐椅上,呲啦一声。

    因为用力过稳,刚才已经被他扯到肩膀一侧的运动装,一下子裂下。

    她原本只是粉肩半露,这下整个右肩都露了出来,内衣肩带原本已经被他拉下来,这下子半边胸口都已经露出三分之一。

    看在近在咫尺的那一片染着吻痕的柔白,皇甫耀阳原本就已经干涩的唇舌,越发燥热起来。

    顾不得这些,一击未中,冷小野猛一拧身,借着皇甫耀阳分神的这一瞬,已经将左臂从他的手臂中挣出不,反手就是一计下钩拳。

    猛地向旁侧身,滑倒在椅座上,皇甫耀阳险险地避过这一拳。

    冷小野借机扑过去,压到他身上,一手横臂压住他的脸,左手一抓就抓过储物盒里的开瓶器,将螺丝刀锋利的尖端抵上他的咽喉。

    “皇甫耀阳,你”

    胸口处,突然传来酥麻一触。

    冷小野移过目光,一看之下,只是又羞又气。

    刚才她这一压,右侧的一只小兔子已经从衣服里跳脱出来,她看过去的时候,皇甫耀阳正不客气地张齿,含住送到他嘴边的那颗,粉嫩嫩的小葡萄。

    她本能地想要闪避,可是他的两只手臂早已经缠住来,拥住她不给她逃开的机会。

    “你你放开我,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

    他并不理会她的威胁,只是不客气地吻咬。

    被他吻得全身酥麻,冷小野只觉得好像有无数的小虫子在皮肤上爬,又仿佛是有人在她的血管里放了一把火握着开瓶器的手几乎要软得握不住。

    而且,她分别感觉到,身下的他身体的异样。

    “我数到三”

    “3”

    他含糊的声音,从胸口处传来。

    “去死吧”

    冷小野握紧手中的开瓶器,抬手刺下

    眼看着开瓶器就要砸上皇甫耀阳的脸。

    嘭

    车身突然一阵异响,右后轮上的车鞍立刻爆开,下一瞬,车子就失控地打滑,向斜前方冲去。

    惯性作用之下,后车座上纠缠在一起的皇甫耀阳和冷小野同时被甩下去,滚落在铺着白色毛皮的后座地板上。

    “怎么回事”

    冷小野惊声问道。

第92章 不装醉了?    “小野”

    感觉着右肩一沉,皇甫耀阳担心地看向怀里的冷小野,只见她垂着眸子,完全放松,就像一个大篮子一样挂在他身上。

    真得醉了

    他皱了皱眉,身子一弯,一撑臂,就将她横抱起来。

    被他抱到怀里,冷小野想要挣扎又用力忍住。

    她现在是装醉,一挣扎不就漏馅了。

    算了,反正现在也逃不到,就以逸代劳,先休息一会儿,养精足精神再找机会。

    安岳的死很是蹊跷,他说的“他们”是谁,与她的事情有什么联系,这些事情她必须要弄清楚,不过相比较这些,皇甫耀阳才是她眼下最大的麻烦。

    故意与他拼酒,故意与他打赌,她不过就是想迷惑他好找机会逃走,哪想这个家伙比她还能喝,现在看来这个计划不适合他,她只能另想他招。

    被他抱着往外走,她的小脑袋瓜就在迅速思索着逃脱之策。

    皇甫耀阳将冷小野抱出酒吧,车子早就开过来停好,保镖过去拉开车门,他就小心地将她抱到车上。

    “回酒店。”

    车子启动,驶向市区。

    皇甫耀阳垂着脸,看着在他怀里装醉的冷小野。

    车内,柔和灯光,将她的小脸映得越发精致,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就好像是黑色的蝶翅。

    目光落在她的唇上,他不自觉地有些唇舌发干。

    看着她一直在眨动的睫毛,皇甫耀阳屏住呼吸,缓缓地向她凑近,直到凑到她的脸前,他才轻轻地伸出舌尖,舔舔她的唇瓣。

    冷小野正在那里闭着眼睛思考对策,跟本就没有感觉到他靠近,感觉着他的舌尖擦过唇瓣,她惊讶地张大眼睛,“混”

    后面的字还没有骂出来,他已经霸道地吻过来,将她的话堵在唇间。

    舌尖也是借着她张口的机会,长驱直入,纠缠住她的舌,用力吮住。

    “呜”

    冷小野用力挣扎,却被他紧紧抱着挣扎不开。

    想咬,自己的舌头还他纠缠着,跟本无法下口。

    想闪,他的大手用力抵着她的后脑,她跟本逃不开。

    好不容易,才挣扎开他的吻,她起身欲逃,却被他从后面拥住腰身。

    车子突然一颠簸,她失去平衡,人一下子跌回他的腿上。

    皇甫耀阳的手臂立刻就从后面伸过来,将她的两臂连同纤腰一起拥紧。

    “你放开我”

    她气得去跺他的脚,皇甫耀阳的脸却已经从一侧凑到她的耳迹。

    “不装醉了”

    酒精让心跳加速,皮肤发热,也让所有的感官都变得格外敏感。

    他说话的时候,故意擦着她,唇擦过她的耳垂,呼出来的热气更是直直地灌进她的耳朵。

    那样的刺激,足以让她皮肤发紧。

    “谁装了呀,我就是休息一会儿。”

    心在狂跳,她忙着反驳以掩饰自己此刻的异样。

    “那好啊。”他却依旧在她耳边低语着,“我车上有酒,我们继续”

    还喝,再喝她真得醉了

    冷小野用力挣扎,“我不想喝了。”

    皇甫耀阳将脸埋到她的颈间,用鼻尖轻轻地蹭着她的侧颈,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吻着,“这么说,你认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