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野”

    感觉着右肩一沉,皇甫耀阳担心地看向怀里的冷小野,只见她垂着眸子,完全放松,就像一个大篮子一样挂在他身上。

    真得醉了

    他皱了皱眉,身子一弯,一撑臂,就将她横抱起来。

    被他抱到怀里,冷小野想要挣扎又用力忍住。

    她现在是装醉,一挣扎不就漏馅了。

    算了,反正现在也逃不到,就以逸代劳,先休息一会儿,养精足精神再找机会。

    安岳的死很是蹊跷,他说的“他们”是谁,与她的事情有什么联系,这些事情她必须要弄清楚,不过相比较这些,皇甫耀阳才是她眼下最大的麻烦。

    故意与他拼酒,故意与他打赌,她不过就是想迷惑他好找机会逃走,哪想这个家伙比她还能喝,现在看来这个计划不适合他,她只能另想他招。

    被他抱着往外走,她的小脑袋瓜就在迅速思索着逃脱之策。

    皇甫耀阳将冷小野抱出酒吧,车子早就开过来停好,保镖过去拉开车门,他就小心地将她抱到车上。

    “回酒店。”

    车子启动,驶向市区。

    皇甫耀阳垂着脸,看着在他怀里装醉的冷小野。

    车内,柔和灯光,将她的小脸映得越发精致,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就好像是黑色的蝶翅。

    目光落在她的唇上,他不自觉地有些唇舌发干。

    看着她一直在眨动的睫毛,皇甫耀阳屏住呼吸,缓缓地向她凑近,直到凑到她的脸前,他才轻轻地伸出舌尖,舔舔她的唇瓣。

    冷小野正在那里闭着眼睛思考对策,跟本就没有感觉到他靠近,感觉着他的舌尖擦过唇瓣,她惊讶地张大眼睛,“混”

    后面的字还没有骂出来,他已经霸道地吻过来,将她的话堵在唇间。

    舌尖也是借着她张口的机会,长驱直入,纠缠住她的舌,用力吮住。

    “呜”

    冷小野用力挣扎,却被他紧紧抱着挣扎不开。

    想咬,自己的舌头还他纠缠着,跟本无法下口。

    想闪,他的大手用力抵着她的后脑,她跟本逃不开。

    好不容易,才挣扎开他的吻,她起身欲逃,却被他从后面拥住腰身。

    车子突然一颠簸,她失去平衡,人一下子跌回他的腿上。

    皇甫耀阳的手臂立刻就从后面伸过来,将她的两臂连同纤腰一起拥紧。

    “你放开我”

    她气得去跺他的脚,皇甫耀阳的脸却已经从一侧凑到她的耳迹。

    “不装醉了”

    酒精让心跳加速,皮肤发热,也让所有的感官都变得格外敏感。

    他说话的时候,故意擦着她,唇擦过她的耳垂,呼出来的热气更是直直地灌进她的耳朵。

    那样的刺激,足以让她皮肤发紧。

    “谁装了呀,我就是休息一会儿。”

    心在狂跳,她忙着反驳以掩饰自己此刻的异样。

    “那好啊。”他却依旧在她耳边低语着,“我车上有酒,我们继续”

    还喝,再喝她真得醉了

    冷小野用力挣扎,“我不想喝了。”

    皇甫耀阳将脸埋到她的颈间,用鼻尖轻轻地蹭着她的侧颈,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吻着,“这么说,你认输”

第91章 要我帮忙吗?    很快,桌上就摆满大大小小的酒瓶,做了一年多的侍者也是惊讶地咋舌,见过能喝的,还没有见过像这二位这么能喝的。

    “二位,还要吗”

    眼看着冷小野再一次将自己的啤酒瓶放到桌上,侍者小心翼翼地问。

    冷小野从杯口上斜了一眼身侧的皇甫耀阳,那家伙蓝眸清明,似乎一点也没有醉意。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酒量,现在这个程度,她还能保持清醒,再喝下去就真要醉了。

    这个家伙的酒量竟然比她好,真是过分。

    她放下杯子,从椅子上站起身,“等一会儿,我要去一下洗洗手间”

    说完最后一个间字,她身子一晃,人就向地上倒去。

    皇甫耀阳及时起身,在她倒下去之前拥住她。

    冷小野抬起粉红发烧的小脸,勉强睁开眼睛看了看他,手就抓住他的胳膊,“皇甫耀阳,你你别得意,我还没倒下,赌局就不不算完,等我回来继续”

    说着,她就撑臂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向酒吧的洗手间,看上去就好像随时都会摔倒一样。

    皇甫耀阳站起身,跟过来。

    斜了他一眼,冷小野推门走进女洗手间,将门闭紧之后,她反手想要锁门,结果刚一用力,门上的锁就自己掉了下去。

    “**”

    冷小野极轻地骂了一声,刚才还一脸醉态的她,瞬间已经眼睛睁大,一对“醉眼”也是从迷离状态恢复到清醒。

    走到洗手台边,打开冷水洗了一把脸,冷小野立刻就转身走到隔间,一间间推开查看。

    看到一个临近后窗的隔间,她立刻就走进去,踩上马桶,去拉后窗的玻璃窗。

    玻璃窗许久没有开过,开起来很是吃力,她废好大劲,才将窗子拉开一条巴掌大的缝。

    今天实在是喝得有点多,她的胃里本来没有什么食物,现在已经有点不舒服,身上也有些无力。

    “要我帮忙吗”

    身后,皇甫耀阳的声音里透着几分薄怒,几分戏谑。

    这个妖孽,竟然发现她是装醉

    冷小野对着窗外咬咬嘴唇,转过脸来的时候,已经恢复“醉态”,说话也是含糊不清,“不不用,我就是想呼吸点新鲜空空气”

    皇甫耀阳一手扶着隔间的门,蓝眸微眯地看着她,“那我带你换一个有新鲜空气的地方,继续喝。”

    “好啊”冷小野晃晃悠悠地走过来,故意撞上他受伤的一侧肩膀,“你带我去”

    粘人的牛皮膏药,疼死你

    皇甫耀阳的伤在背后,被她这么一撞,也是难免牵到伤口,微微地有些拉扯地疼。

    他却毫不在意,只是顺势将手臂拥住她的细腰,紧紧扣住,不给她再离开他的机会。

    冷小野试着挣扎两下没挣脱,却越发被他拥紧。

    “你醉了,小心点”

    他在她耳侧小声说,姿态亲昵如情人的呢喃。

    这个小妮子,真是不老实,这么快又想逃

    这时,二人已经来到洗手间外,看着四周的众多保镖,冷小野知道这会挣也没用,索性就放松身体,将自己的重量全压到他身上。

    混蛋,累死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