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很快,桌上就摆满大大小小的酒瓶,做了一年多的侍者也是惊讶地咋舌,见过能喝的,还没有见过像这二位这么能喝的。

    “二位,还要吗”

    眼看着冷小野再一次将自己的啤酒瓶放到桌上,侍者小心翼翼地问。

    冷小野从杯口上斜了一眼身侧的皇甫耀阳,那家伙蓝眸清明,似乎一点也没有醉意。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酒量,现在这个程度,她还能保持清醒,再喝下去就真要醉了。

    这个家伙的酒量竟然比她好,真是过分。

    她放下杯子,从椅子上站起身,“等一会儿,我要去一下洗洗手间”

    说完最后一个间字,她身子一晃,人就向地上倒去。

    皇甫耀阳及时起身,在她倒下去之前拥住她。

    冷小野抬起粉红发烧的小脸,勉强睁开眼睛看了看他,手就抓住他的胳膊,“皇甫耀阳,你你别得意,我还没倒下,赌局就不不算完,等我回来继续”

    说着,她就撑臂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向酒吧的洗手间,看上去就好像随时都会摔倒一样。

    皇甫耀阳站起身,跟过来。

    斜了他一眼,冷小野推门走进女洗手间,将门闭紧之后,她反手想要锁门,结果刚一用力,门上的锁就自己掉了下去。

    “**”

    冷小野极轻地骂了一声,刚才还一脸醉态的她,瞬间已经眼睛睁大,一对“醉眼”也是从迷离状态恢复到清醒。

    走到洗手台边,打开冷水洗了一把脸,冷小野立刻就转身走到隔间,一间间推开查看。

    看到一个临近后窗的隔间,她立刻就走进去,踩上马桶,去拉后窗的玻璃窗。

    玻璃窗许久没有开过,开起来很是吃力,她废好大劲,才将窗子拉开一条巴掌大的缝。

    今天实在是喝得有点多,她的胃里本来没有什么食物,现在已经有点不舒服,身上也有些无力。

    “要我帮忙吗”

    身后,皇甫耀阳的声音里透着几分薄怒,几分戏谑。

    这个妖孽,竟然发现她是装醉

    冷小野对着窗外咬咬嘴唇,转过脸来的时候,已经恢复“醉态”,说话也是含糊不清,“不不用,我就是想呼吸点新鲜空空气”

    皇甫耀阳一手扶着隔间的门,蓝眸微眯地看着她,“那我带你换一个有新鲜空气的地方,继续喝。”

    “好啊”冷小野晃晃悠悠地走过来,故意撞上他受伤的一侧肩膀,“你带我去”

    粘人的牛皮膏药,疼死你

    皇甫耀阳的伤在背后,被她这么一撞,也是难免牵到伤口,微微地有些拉扯地疼。

    他却毫不在意,只是顺势将手臂拥住她的细腰,紧紧扣住,不给她再离开他的机会。

    冷小野试着挣扎两下没挣脱,却越发被他拥紧。

    “你醉了,小心点”

    他在她耳侧小声说,姿态亲昵如情人的呢喃。

    这个小妮子,真是不老实,这么快又想逃

    这时,二人已经来到洗手间外,看着四周的众多保镖,冷小野知道这会挣也没用,索性就放松身体,将自己的重量全压到他身上。

    混蛋,累死你

第90章 赌注是什么    皇甫耀阳拈起自己的杯子,与她碰杯。

    “伯爵先生”医生小心翼翼地凑过来,“您身上有伤”

    话说到一半,皇甫耀阳已经向他转过脸,迎上他薄怒的目光,医生一下子就闭了嘴,主动退开。

    皇甫耀阳转过脸,向冷小野扬扬杯子,“干杯。”

    冷小野似笑非笑地扬了扬唇角,抬手将杯子里的烈酒一饮而尽,然后就将杯子放到桌面上。

    “再来。”

    转眼。

    三杯伏特加已经下了肚,冷小野再一次将杯子摞在台面上。

    “倒。”

    皇甫耀阳先一步拿过杯子来,将她的杯子倒满,冷小野看也不看,只是一口饮尽,咽到肚子里又皱起眉,伸出舌尖舔舔唇上的水渍。

    又酸又甜,好像是橙汁

    “这什么东西”

    “橙汁。”皇甫耀阳答道。

    冷小野用指甲敲着杯子,“再来”

    皇甫耀阳抬手,将果汁杯递过来,她立刻就用手掌盖住瓶口,“我不要果汁,我要酒。”

    “不行,再喝会胃疼的。”皇甫耀阳将果汁杯送到她面前,“要么喝果汁,要么到此为止。”

    “你少小看我,本人十三岁的时候都可以喝一整杯二锅头。”冷小野不悦地将杯子在吧台上磕着,“要么陪我喝,要么你走我自己喝。”

    “二锅头”皇甫耀阳皱了皱眉毛,“那是什么”

    冷小野噗得笑了,微眯着眸子看着坐在身边的皇甫耀阳,她手一伸,就拉住他的衣领,脸也随之凑过来。

    “皇甫耀阳,你敢不敢和我拼酒”

    注视着她微微泛红的小脸,皇甫耀阳正色问,“怎么拼”

    “我喝什么,你喝什么,谁先倒下谁输”

    “赌注是什么”

    冷小野将他搡开,“我赢了,你滚蛋,以后不许再出现在我眼前。”

    他眯眸,“要是我赢了呢”

    “你赢”冷小野抬手理了理滑下来的长发,用手指指指自己,“你不是说喜欢我吗,好啊,如果你赢了,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追我”

    皇甫耀阳认真地看看她的脸,“好,我赌”

    医生再次凑过来,“伯爵先生,您的伤”

    “滚”皇甫耀阳皱眉将他喝退,人就凑过来,盯住冷小野的脸,“记住,说话算话。”

    冷小野耸耸肩膀,“你也一样。”

    “好。”皇甫耀阳直起身子,“从什么开始”

    冷小野抬手打个响指,“伏特加。”

    侍者忙着给二人倒酒。

    冷小野拿起杯子,一饮而尽,向他亮亮杯底。

    皇甫耀阳也拿起杯子,一饮而尽,向她亮亮杯底。

    很快,一瓶伏特加,见了底。

    &equila一种龙舌兰酒”

    冷小野点了另外一种烈酒,侍者忙着开瓶。

    于是,你一杯,我一杯。

    很快,一瓶龙舌兰,也见了底。

    “irishhiskey爱尔兰威士忌”

    从伏特加到龙舌兰,从威士忌到朗姆酒,从小杯到大杯,从杯子到瓶子

    两个人全部都是,端过来,送到嘴边,一口饮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