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皇甫耀阳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很简单。

    喜欢,就拒为有己。

    讨厌,就毁灭。

    他并不能理解,冷小野的做法。

    与冷小野分开的这二十多个小时的时间,足够他做许多事情。

    譬如:利用小奶猫的托运单查到冷小野的信息,然后再利用这些进一步确定她的资料,查到她的真实身份和交际圈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她的住址以及,冷小野接触最密切的男性安岳。

    皇甫耀阳到纽约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冷小野,只是因为冷小野坐着飞机绕圈,所以他反倒比她先一步到纽约。

    没有找到她,才转而来找安岳。

    他的目的很直接,杀人。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不喜欢安岳这个存在。

    只是连皇甫耀阳也没有想到,他赶到安岳的住处,见到的第一个人会是冷小野。

    “我要救活他,再撕了他”冷小野一把拉开门车,跳下车去,立刻就冲进急诊室,“救命,医生在哪儿,快救人啊”

    先救活,再毁灭

    皇甫耀阳跟在她身后下了车,想了想,轻轻点头,不愧是他的女人,果然很有趣。

    医生冲出来,护士冲出来,抢救床推出来,安岳被推进急救室,冷小野追到门外,被护士拦下。

    这时候,有伤在身的皇甫耀阳也走过来。

    急救室的门也在这时被拉开,医生走出门来,“哪位是病人家属”

    冷小野忙着迎上去,“我是他的朋友,他怎么样”

    “吸毒过量,太晚了”医生摇摇头,“你进去吧,他好像有话要说。”

    吸毒过量

    冷小野皱着眉冲进去,来到病床边,只见安岳脸色白得像纸一样,看到她,他吃力地抬起向她抬起右手,“小小野”

    “安岳”冷小野伸手接住他的手掌,“到底怎么回事”

    安岳连烟都不会抽,吸毒过量这种事绝不可能在他身上发生,这件事情明显是大有蹊跷。

    “小小野”安岳握紧她的手掌,急促地喘息着,“对对不起,你你能原原谅我吗”

    冷小野皱着眉没出声。

    原谅,哪有那么容易

    如果不是看他快死了,她真得很想把他大卸八块。

    “我知道这这是个奢望,我我错了,我没有资格”安岳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小野快快逃,他们他们来来了”

    勉强说完这最后几个字,他无力地跌回枕头,大睁着眼睛,死了。

    感觉着腕上的手掌一沉,冷小野的心也是一沉。

    尽管恨他恨得要死,可是不管怎么说,都是曾经相处两年的好朋友。

    在心里,她一直把他当亲哥哥一样地看待,就这么死了,怎么能不难过。

    一只手掌,从身后伸过来,用两只手指抓住安岳的手,从她手里拉出去,随手甩在病床上。

    那姿态,就像是安岳身上有传染病菌一样。

    冷小野转过脸,身上一紧,眼前一黑,然后就到了一个带着淡淡檀香味的怀抱中。

第89章 给她她想要的    “混蛋,你放开我呀”

    冷小野本能挣扎,皇甫耀阳却不理会,只是紧紧抱着她,“我的肩膀是你的。”

    听到他这一句,冷小野反倒安静下来,抬起脸,她皱眉看向他,“你说什么”

    皇甫耀阳将她的头按回自己的肩膀,“我的肩膀是你的,不过不许为他哭。”

    一边说着,他就像哄小奶猫一样,用手掌在她背上一下一下地轻抚着。

    檀香味有种让人安静的气场,拥住她的手臂有力而温暖,后背上的手掌却很轻柔,这样的姿态有点怪异,可是冷小野却并没有再挣扎。

    将脸靠在他的肩膀上,她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才不会为他哭着,他该死,他活该亏我把他当亲人看,他却对我做这种事情,就算他不死我也要撕了他”

    她的心里很不好受,宋安雅和安岳的背叛,安岳的死亡

    这些对她都是不小的打击,在他怀里,她毫不掩饰地发泻着自己的情绪。

    “我才不会伤心呢我现在恨不得为他的死干一杯对,现在就去庆祝”冷小野从他怀里直起身子,

    看了一眼死去的安岳,她抬起手指指他的脸,“你王八蛋,你你活该”

    转身,她大步冲出急诊室。

    “把这里处理一下,另外,查一下是怎么回事。”

    向管家吩咐一声,皇甫耀阳立刻就跟着冷小野走出来。

    看她一路走向医院外,他就大步跟出来。

    保镖们远远地跟在身后,司机就将车子开过来,在路上缓缓地跟着前行。

    向前走了一段,看到一家酒吧,冷小野想也没想就拐进去,直奔吧台。

    “伏特加。”

    侍者看看她稚嫩的脸,不由地怀疑她是否到法定饮酒年龄,“对不起,您可以出示证明吗”

    坐在吧台不远处的一个年轻黑人,端着酒杯凑过来,主动向冷小野搭讪,“亲爱的,你好像心情不太好要不要,我带你去一个不需要身份证明的地方,好好地喝一杯啊”

    年轻黑人话还没有说完,已经尖嚎出声。

    下一瞬,已经被随后走进来的皇甫耀阳抓住后衣领,连人带杯子一起摔出去。

    “妈的”

    他叫骂着想要起身冲向皇甫耀阳,脸上已经挨了保镖的一计重拳,枪口塞到嘴里堵住他的呻吟,然后就被两个保镖架着拖了出去。

    皇甫耀阳坐到冷小野身侧,“给她她想要的。”

    酒吧里的顾客一看这局面,谁还敢再喝,忙着站起身,逃出门去。

    侍者吓得脸色苍白,哪里还敢再提什么证件不证明,忙着从架上拿下一瓶伏特加、两个杯子送到二人面前,手指颤抖着将杯子倒满。

    冷小野拿过杯子,一口饮尽,辛辣的酒液呛进喉咙,她控制不住地咳嗽起来。

    皇甫耀阳微微皱眉,她却已经很快将咳嗽压下去,将杯子重重放在吧台上,自顾自地倒了一杯酒。

    “干杯,为那个混蛋死了”

    明天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