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什么时候了,他还要抓她

    冷小野气怒转脸,“你有没有人性啊”

    骂到一半,她嘴唇一僵。

    视线中,皇甫耀阳已经将伤臂抬起,从身上扯下毛衣外套,展开披到她身上。

    从牙买加回来,她还套着那套夜风扬给她的运动装,牙买加的天气还很温暖,纽约这边却已经是深秋的气温。

    她身上这套单薄的夏装运动装,实在不暖和,只不过是因为被气愤,她跟本就注意到这些。

    毛衣外套很有重量,压在身上,还带着他的体温,整个人似乎也仿佛,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一样。

    “伸胳膊。”皇甫耀阳平静的语气中透着几分责备,“你是猪吗,这么冷的天气,连衣服也不知道加”

    看着他平静地帮她把外套拢紧,一向伶牙俐齿的冷小野,足足愣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

    “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

    皇甫耀阳抬手将她的长发拉出来,“刚好,和你配。”

    冷小野被他反将一军,一怔,“我我懒得理你我”

    将手伸进毛衣袖子,她转身就往电梯的方向冲。

    保镖们已经乘另一部电梯下行,看着旁边的电梯打开,冷小野急步冲进去,按下关门键。

    隔着渐渐闭紧的电梯门,看着皇甫耀阳在管家和保镖的陪护下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她翻了一个白眼,到底还是伸过手去,按下开门键。

    “快点啊,乌龟”

    乌龟

    这么会儿功夫,自家伯爵大人已经换了n次属性,一次比一次恶劣。

    老管家和保镖的心齐齐提到嗓子眼儿。

    皇甫耀阳看着分开的电梯门里向他翻白眼的冷小野,迈进电梯没动声色。

    老管家和保镖跟着走进电梯,看他并没有发脾气的意思,提到嗓子眼儿的心这才重新落回原处。

    一行人来到楼下,保镖已经将安岳抬到车上,另外的保镖拉开那辆加长卡迪拉克的车门,冷小野迈步要往安岳的车子冲,一只手掌却已经伸过来,抓住她。

    “坐这辆”

    冷小野懒得与他争执这些,利落地坐进卡迪拉克,顺手将他也拉进去,立刻就对司机下令,“你开前面,听我指挥。”

    “听她的。”皇甫耀阳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就这样,一向总是被护卫在中间的卡迪拉克,冲到前面当头车,在冷小野的指点下,向着最近的医院冲去。

    “直行左转”坐在车座上,冷小野紧张地盯着前面的路,命令着司机前进的方向,路过一个红灯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下令,“加速,冲过去右转”

    皇甫耀阳坐在她身侧,微皱着眉。

    他很不高兴,从她的眼睛里,他分明地看到紧张,冷小野很在乎后面车上那个男人的命,这一点让他很不愉快。

    “你喜欢安岳”他突然问。

    “我恨不得撕了他”冷小野随口应着,“右转,前面那家医院,看到没有,直接开去急诊室。”

    皇甫耀阳心中的怒意稍稍地平息了几分,同时又有些疑惑,“那你为什么还救他”

第85章 和你本人算算帐的时候    “有鬼啊别过来,啊”

    宋安雅一路尖叫着冲进楼梯,整个人就像一个发作的精神病患者,不明所以的邻居立刻就打电话报了警。

    整个公寓楼里乱成一团,冷小野却并没有理会,取出手巾擦掉脸上的番茄酱,找到车钥匙,冷小野提着车钥匙走出门来,下楼来到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启动,猛地踩下油门。

    半旧的红色越野车,轰鸣着冲出停车场。

    车子冲出两条街区,拐入另一处公寓楼下,冲进停车场,刹停。

    看着不远处那辆白色车子,冷小野猛地挂上倒档,将车子倒车,然后,加油门,重重地向着那辆白色的车子撞过去。

    轰得一声,那辆重新喷过漆,看上去就像是新车一样的二手轿车,立刻就被越野车撞得变了形。

    跳下车,看着变形的黑色轿车,冷小野呸地吐了一口口水。

    “惊喜,你他妈的不配”

    这辆车子是她买的,确实是说,是她给安岳买的。

    虽然自家家庭条件不错,冷小野却是一向为人低调,并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身份,就算是宋安雅也只知道她是个普通留学生而已。

    安岳是大她两界的学长,在留学生圈子里很有名气,出生清贫,为人却十分努力。

    冷小野对他很欣赏,她刚来美国的时候,安岳也是对她很照顾。

    冷小野的性格,一向是谁对她好一点,她就还十倍的人,很自然地就与安岳成了朋友,平日里称兄道弟。

    最近这半年,安岳开始对她越有好感,甚至开始表现出追求她的意思。

    冷小野对他并不来电,只不过是碍着朋友的面子,只是委婉的说自己还小,不想交男朋友。

    安岳也就没有再提,安岳已经毕业,最近正在找工作,看他每天坐着地铁穿过大半个城市去应聘,冷小野也是很心疼这个大哥。

    这辆车子是冷小野,用自己的钱帮他从二手车市场里淘来的,亲自设计改装,前几天喷完漆后,她特意将车开到他住的公寓楼下。

    一是想着送给他当毕业礼物,二来也算是感谢这两年来,他如兄长一样对自己的照顾。

    哪想,她这个惊喜还送出去,安岳就给了她一个这样的大惊喜。

    看着被撞得玻璃碎裂,严重变形的车子,冷小野冷笑着扬扬唇角。

    “现在,是和你本人算算帐的时候了。”

    转身,她大步迈进电梯,直奔13楼安岳的住处。

    电梯门分开,她立刻就冲出来,来到安岳的门外,重重将门敲响。

    “安岳,今晚上我冷小野不把你拆了,我就不是冷家人”

    话音刚落,门吱呀一声,自动分开。

    看着门内暗着灯的房间,冷小野疑惑地皱眉。

    奇怪,这家伙怎么门都不锁

    “救救命”

    卧室内,传出虚弱的声音。

    冷小野捕捉到声音,忙着冲进去,借着从窗外透进来的光线,她清楚地看到,卧室的地板上,安岳脸色苍白地趴在地上,正在虚弱地求救。

    么么哒,看到这三个字的时候,你懂的0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