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有鬼啊别过来,啊”

    宋安雅一路尖叫着冲进楼梯,整个人就像一个发作的精神病患者,不明所以的邻居立刻就打电话报了警。

    整个公寓楼里乱成一团,冷小野却并没有理会,取出手巾擦掉脸上的番茄酱,找到车钥匙,冷小野提着车钥匙走出门来,下楼来到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启动,猛地踩下油门。

    半旧的红色越野车,轰鸣着冲出停车场。

    车子冲出两条街区,拐入另一处公寓楼下,冲进停车场,刹停。

    看着不远处那辆白色车子,冷小野猛地挂上倒档,将车子倒车,然后,加油门,重重地向着那辆白色的车子撞过去。

    轰得一声,那辆重新喷过漆,看上去就像是新车一样的二手轿车,立刻就被越野车撞得变了形。

    跳下车,看着变形的黑色轿车,冷小野呸地吐了一口口水。

    “惊喜,你他妈的不配”

    这辆车子是她买的,确实是说,是她给安岳买的。

    虽然自家家庭条件不错,冷小野却是一向为人低调,并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身份,就算是宋安雅也只知道她是个普通留学生而已。

    安岳是大她两界的学长,在留学生圈子里很有名气,出生清贫,为人却十分努力。

    冷小野对他很欣赏,她刚来美国的时候,安岳也是对她很照顾。

    冷小野的性格,一向是谁对她好一点,她就还十倍的人,很自然地就与安岳成了朋友,平日里称兄道弟。

    最近这半年,安岳开始对她越有好感,甚至开始表现出追求她的意思。

    冷小野对他并不来电,只不过是碍着朋友的面子,只是委婉的说自己还小,不想交男朋友。

    安岳也就没有再提,安岳已经毕业,最近正在找工作,看他每天坐着地铁穿过大半个城市去应聘,冷小野也是很心疼这个大哥。

    这辆车子是冷小野,用自己的钱帮他从二手车市场里淘来的,亲自设计改装,前几天喷完漆后,她特意将车开到他住的公寓楼下。

    一是想着送给他当毕业礼物,二来也算是感谢这两年来,他如兄长一样对自己的照顾。

    哪想,她这个惊喜还送出去,安岳就给了她一个这样的大惊喜。

    看着被撞得玻璃碎裂,严重变形的车子,冷小野冷笑着扬扬唇角。

    “现在,是和你本人算算帐的时候了。”

    转身,她大步迈进电梯,直奔13楼安岳的住处。

    电梯门分开,她立刻就冲出来,来到安岳的门外,重重将门敲响。

    “安岳,今晚上我冷小野不把你拆了,我就不是冷家人”

    话音刚落,门吱呀一声,自动分开。

    看着门内暗着灯的房间,冷小野疑惑地皱眉。

    奇怪,这家伙怎么门都不锁

    “救救命”

    卧室内,传出虚弱的声音。

    冷小野捕捉到声音,忙着冲进去,借着从窗外透进来的光线,她清楚地看到,卧室的地板上,安岳脸色苍白地趴在地上,正在虚弱地求救。

    么么哒,看到这三个字的时候,你懂的0

第84章 吓尿了……    她失踪之前,最后就是和宋安雅在一起,自己失踪了这好几天,自己这位好朋友不但不担心,反而还带男人回来鬼混

    在美国这两年,宋安雅和她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开她的车,吃她买的食物,穿她的衣服,抄她的笔记

    这反应,像是好朋友失踪之后的反应吗

    难不成,自己的失踪真得与她有关

    心中,升起怒意和失望,冷小野转身就要冲出来,想了想,又停下脚步。

    将咬到一半的面包放回冰箱,她随手拿起番茄酱抹到脸上,然后又将长发用手抓乱。

    从抽屉里抓出应急手电,她一把拉开厨房的门。

    客厅里两个正兴奋不已的男女,吓了一跳,同时转脸看过来。

    只见厨房门口处,亮着幽幽光芒,映出一张掩着乱发,满是“鲜血”的女人的脸。

    “啊”

    两个人同时尖叫出声,男孩子到底还是胆子大点,松开宋安雅就往外跑。

    宋安雅反应过来,也想跑,无奈身上的底裤滑到腿腂,脚下一绊,直接摔倒在地。

    “宋安雅”冷小野故意装着凄惨的声音,哆哆嗦嗦地叫着她的名字走过来,“你还认得我吗”

    “小小野”宋安雅只吓得在慌乱地向旁爬着,“你你不要过来”

    弯下身去,冷小野一把抓住她的脚腂,将她抓回来。

    宋安雅吓得连叫都叫不出来,半、裸的身子只是抖成一团,“小野,不不是我干的,我我也是被迫的,我作弊被安岳发现了,他逼我的,药也是他给我的我要是不干,他就把我作弊的事情抖出去啊小野,我也是没办法”

    安岳

    那个追了她半年的安岳

    冷小野弯下身,“告诉我,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安岳给了我一包药,让我在papty上回到你的酒水里我问他要干什么,他只是说不会伤害你,是要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冷小野冷笑,“你真得这么认为”

    宋安雅全身颤抖,“我我也觉得不对劲,可是他说,我要是不干,他就揭穿发我作弊小野你知道的,我爸妈就我这一个女儿,我我要是被退学,他们一定会伤心死的”

    “他们会伤心,那我的爸妈呢”冷小野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脸凑近她,“你知不知道我遇到了什么事,我不是爸妈生养的吗”

    看着那张满是“鲜血”的脸,宋安雅的心理承受力也是逼近极限。

    异样的气味升起。

    宋安雅直接被她吓尿了

    “恶心”冷小野一把将她甩开,“滚”

    宋安雅顾不得别的,拼力从地上爬起来,连滚带爬地跳了出去。

    “有鬼啊救命啊”

    她的尖叫声,将整个公寓楼的夜都惊醒,人们吃惊地从各自的公寓门内走出来。

    只见宋安雅身上挂着一件胸衣,正在楼道里裸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