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她失踪之前,最后就是和宋安雅在一起,自己失踪了这好几天,自己这位好朋友不但不担心,反而还带男人回来鬼混

    在美国这两年,宋安雅和她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开她的车,吃她买的食物,穿她的衣服,抄她的笔记

    这反应,像是好朋友失踪之后的反应吗

    难不成,自己的失踪真得与她有关

    心中,升起怒意和失望,冷小野转身就要冲出来,想了想,又停下脚步。

    将咬到一半的面包放回冰箱,她随手拿起番茄酱抹到脸上,然后又将长发用手抓乱。

    从抽屉里抓出应急手电,她一把拉开厨房的门。

    客厅里两个正兴奋不已的男女,吓了一跳,同时转脸看过来。

    只见厨房门口处,亮着幽幽光芒,映出一张掩着乱发,满是“鲜血”的女人的脸。

    “啊”

    两个人同时尖叫出声,男孩子到底还是胆子大点,松开宋安雅就往外跑。

    宋安雅反应过来,也想跑,无奈身上的底裤滑到腿腂,脚下一绊,直接摔倒在地。

    “宋安雅”冷小野故意装着凄惨的声音,哆哆嗦嗦地叫着她的名字走过来,“你还认得我吗”

    “小小野”宋安雅只吓得在慌乱地向旁爬着,“你你不要过来”

    弯下身去,冷小野一把抓住她的脚腂,将她抓回来。

    宋安雅吓得连叫都叫不出来,半、裸的身子只是抖成一团,“小野,不不是我干的,我我也是被迫的,我作弊被安岳发现了,他逼我的,药也是他给我的我要是不干,他就把我作弊的事情抖出去啊小野,我也是没办法”

    安岳

    那个追了她半年的安岳

    冷小野弯下身,“告诉我,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安岳给了我一包药,让我在papty上回到你的酒水里我问他要干什么,他只是说不会伤害你,是要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冷小野冷笑,“你真得这么认为”

    宋安雅全身颤抖,“我我也觉得不对劲,可是他说,我要是不干,他就揭穿发我作弊小野你知道的,我爸妈就我这一个女儿,我我要是被退学,他们一定会伤心死的”

    “他们会伤心,那我的爸妈呢”冷小野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脸凑近她,“你知不知道我遇到了什么事,我不是爸妈生养的吗”

    看着那张满是“鲜血”的脸,宋安雅的心理承受力也是逼近极限。

    异样的气味升起。

    宋安雅直接被她吓尿了

    “恶心”冷小野一把将她甩开,“滚”

    宋安雅顾不得别的,拼力从地上爬起来,连滚带爬地跳了出去。

    “有鬼啊救命啊”

    她的尖叫声,将整个公寓楼的夜都惊醒,人们吃惊地从各自的公寓门内走出来。

    只见宋安雅身上挂着一件胸衣,正在楼道里裸奔。

第83章 舔了舔他的手掌    因为害怕,小奶猫正全力挣扎,一边尖细地叫着。

    皇甫耀阳侧眸看向保镖手中的小奶猫,伸过手掌。

    保镖看出他的想法,小心地将小奶猫放到他手里,还不忘提醒,“您小心点,它的爪子很厉害。”

    小奶猫被放到皇甫耀阳掌声,有点害怕得想逃,皇甫耀阳立刻收紧手指,小家伙被捏疼了,当即用力挣扎,尖抓将他的手都抓出数道血口。

    “伯爵先生,要放松一点,您还可以用手摸摸它。”老管家在一旁提醒道。

    皇甫耀阳皱眉看看手掌上被小东西抓出来的血痕,微微放松手指,伸过大手,抚了抚小雪球的背毛。

    他的动作略显生硬,小雪球并不舒服,不安分地扭了扭,又要逃。

    他立刻将手收紧,小家伙疼得再次尖叫起来。

    “要轻一点。”老管家弯下身子,示范似地在小家伙背上摸了摸。

    皇甫耀阳学着他的样子,放松手指,轻轻地托着它,用手掌抚摸。

    一直害怕的小奶猫,感觉着它温柔的手指,渐渐地安分下来,盘起尾巴缩在他的掌心,享受地半眯起眼睛。

    最后,还伸出粉粉的小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掌,接着就将小小的头枕上了他的手指。

    “去托运处,查一下这个小东西的托运单,我要知道,她要去哪儿。”用手掌轻抚着怀中的小东西,皇甫耀阳抬脸看看变成小黑点的飞机,微微扬唇,“小雪球cher我比较喜欢你的法文名。”

    一天后。

    纽约,夜半时分。

    某间学生公寓的门被人轻轻推开,然后一个纤细高挑的身影就迈步走进来。

    客厅里的小夜灯映出她的脸,那是一张精致的小脸,黑眸里微有点疲惫的神色。

    这一位,正是从牙买加赶回来的冷小野。

    牙买加离纽约原本没多远,直飞就是四五个小时,为了迷惑皇甫耀阳,她特意转了一趟机才回来,耽搁了时间。

    如果知道那家伙会追她到机场,她也不用这么折腾。

    这间学生公寓,是她和好朋友宋安雅共用的公寓,两间卧室,一人一间,她住左手边那边,宋安雅住右手边那间。

    看一眼宋安雅暗着灯的房间,冷小野转身走进厨房,拉开冰箱。

    从里面捏出一包面包,翻了翻,又找出一盒番茄酱。

    连吃几顿飞机餐,身上的现金都已经花完,她现在早已经饿坏了。

    刚刚将面包取出来,就听到客厅里有异样的声响。

    冷小野侧脸看过来,只见两个人影正纠缠着从门外走进来,一边走一边吻,一边还在互相脱对方的衣服。

    借着微弱的灯光,冷小野认出女孩是宋安雅,男孩是个金发白人男孩,她不认识。

    这丫头,有没有搞错

    “雅,你不是有一个室友吗”

    宋安雅甩掉身上的t恤,再一次拥住那个金发男孩,仰着脸,任对方吻着自己的胸口,粗重地喘息着,“放心吧,那丫头不会回来的,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的。”

    厨房里,冷小野的眉一下子皱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