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然后,他抬眸,看向冷小野。

    “这是你的猫”皇甫耀阳同样用法文问。

    “是的,先生,这是我的猫。”冷小野也换上法文,“现在,能让你的人把猫还给我吗”

    见皇甫耀阳出声,两个保镖也是微微转过身。

    皇甫耀阳微微抬了抬手指,保镖用手指将小奶猫从头到脚地摸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小心地将小奶猫向皇甫耀阳的方向送了送。

    注视着小奶猫的眼睛,皇甫耀阳问,“这是什么猫”

    这家伙竟然会对这东西感兴趣

    冷小野心中暗诽,嘴上就笑着说道,“是波斯猫,您看,它的眼睛很漂亮,不是吗”

    听到冷小野夸奖这只猫的眼睛,皇甫耀阳抬脸再次看向他。

    刚好,冷小野也悄悄观察他,两个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不期而遇。

    冷小野微微一怔,然后迎着他的视线笑了笑。

    她现在戴着假发,打扮成男孩子,而且还戴着大口罩、美瞳,除非这家伙有透视眼儿才能看出是她。

    大口罩遮着她的大半张脸,皇甫耀阳只看到她的眼睛向上微微弯起。

    看着那对带着笑意的眼睛,他蓝眸微眯。

    这眼睛,这笑意好熟悉

    他侧脸,看向她的左耳。

    只见她小巧圆润的耳垂下,吊着一只丑丑的大大的银环,在金棕色的短发下,摇摇晃晃,看上去简直就像个钥匙圈。

    皇甫耀阳皱了皱眉。

    真是没品味,可惜了这对和那丫头很像的眼睛

    他对面前的冷小野失去兴趣,“还给她”

    保镖立刻就将猫送给冷小野,心中暗松口气,冷小野接过小奶猫,捧在怀里,抬手在小东西脑袋上轻拍了一下,用法文骂道,“小东西,看你再乱跑”

    看着她的背影,皇甫耀阳眸子眯起。

    “等等”

    冷小野刚刚落下去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咽了口口水,她缓缓转身。

    “先生,您还有什么事吗”

    “它叫什么名字”皇甫耀阳看着她手中的小猫问。

    “雪”冷小野差点把中文说出来,幸好,她及时发现自己的错误,重新换上法文,“oh,我是说,cher音:雪儿,法语含义:亲爱的。”

    远处,脚步急响,一个套着黑衣的保镖急急地跑过来,“伯爵先生”

    冷小野一眼就认出,这是刚才出现在托运台附近的那个家伙,看到他手中晃着一块明晃晃的钻表,她顿时心中一紧。

    那个工作人员竟然出卖她。

    没理由啊受了贿赂,不是应该藏着掖着吗,这傻妞儿怎么会把这表拿出来呀

    看皇甫耀阳转脸看向那个保镖,她立刻脚底抹油开溜。

    “伯爵先生,您看这个,是不是您的表”保镖喘息着将手中的那只钻表,捧到皇甫耀阳面前。

    皇甫耀阳拿过手表,扫了一眼表内那一朵精致的,由红色钻石拼成的蔷薇花,立刻就伸手抓到手里,“哪来的”

    这只手表,是祖父送给他的十八岁生日礼物,他常常戴在腕上。

    这一次,因为事情匆忙,他也没有注意到这只表丢失,现在看到保镖拿来的表,他立刻就想到,是冷小野离开的时候带走了这只手表。

第82章 我是说猫    冷小野转过脸,只见飞机下,台阶尽头。

    皇甫耀阳微弯着身子,胸口剧烈地起伏着,那只蓝眸正带着怒意看着她,身上的病号服肩膀上,有一大片血迹。

    刚才跑得太急,他背上的伤口已经裂开,溢出来的血已经将病号服浸透。

    “马上下来”

    扶着扶手,皇甫耀阳喘息着怒吼。

    冷小野转身将另一只脚也迈上飞机,反手想要拉紧舱门。

    喵

    她动作太急,并没有注意到,小雪球的头已经从口袋里钻出来。

    她一甩身,小家伙小小的身子直接从她的大口袋里甩出来,落在舱门外的台阶上。

    爪子一滑,没有抓住栏杆,尖叫着掉了下去。

    “小雪球”

    冷小野奔出舱门,看向登机梯下,只见小家伙正从地面上爬起来,似乎并没有摔坏。

    老管家和保镖们此时亦已经奔过来,小雪球受惊逃窜,小小的身影很快就跳出五六米之外。

    站在登机梯上,看着小雪球渐远的身影,冷小野只是担心皱眉。

    如果这个时候,她下去的话,就真得走不了了。

    身后的空乘人员,看着这局面,也是一脸疑惑,“乘客您好,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您要登机吗”

    冷小野看着渐远的小雪球,咬紧牙关。

    “抓回来。”

    皇甫耀阳突然开口。

    几个保镖立刻就要往登机梯上冲。

    拉住为首的一个,皇甫耀阳一把将他推开,“我是说猫”

    那保镖差点被他摔倒在地,回过神来,忙着和几个同伴一起去追猫。

    冷小野咬了咬牙,冲进舱门,一把将舱门拉紧。

    小雪球,对不起,妈妈也不想抛弃你,希望你能找个有爱心的新主人,千万不要被这个混蛋抓到。

    “伯爵先生。”老管家走上前来,扶住皇甫耀阳的胳膊,“要阻止飞机起飞吗”

    抬着脸,看着紧闭的舱门,皇甫耀阳缓缓地松开了抓住扶手的手指,轻轻摇头。

    医生推来轮椅,老管家忙着将皇甫耀阳扶坐到轮椅上。

    几人退开,工作人员就开始移开登机梯。

    冷小野站在舱门内,隔着窗子看着退开的皇甫耀阳,也是微有错愕。

    刚才她还在想,如果这家伙敢阻止飞机起飞,她就和他拼命。

    这家伙,竟然要放她走

    身后的空乘拍拍冷小野的胳膊,“您该回座位上去了。”

    冷小野隔空注视着飞机下的皇甫耀阳,只见他正抬手,向她很轻地挥了挥。

    她听不到他的声音,却读出他的唇形,他在说。

    “再见”

    冷小野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这家伙又发什么神经,不过看样子,他是真得准备放她离开。

    心情放松,她抬脸看看追向小雪球方向的保镖,握着手指,转身走进飞机内。

    老管家将皇甫耀阳推到远处的时候,飞机亦缓缓地启动,驶上跑道,然后飞入云宵。

    “伯爵先生”保镖们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其中一个手中还捧着一只小小的异瞳白猫,正是刚才逃走的小雪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