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坐在轮椅上,皇甫耀阳左手撑着额头,露在眼罩外的那只蓝眸,一个一个地观察着走进机场内的旅客。

    因为后背上伤,他的背半挺着,这样的坐姿实在并不舒服,但是现在他顾不得这些。

    左手抬起,轻轻地摸了摸领间的那枚戒指,他收回手掌。

    “推我四下走走。”

    机场大巴在入口外停下,冷小野立刻就抱着小雪球随着旅客们下车。

    “我们先去给买点好吃的,然后再去办理托运。”

    一手托着小家伙,冷小野一边说着一边走进机场,立刻就向机场超市走过去。

    给自己买了一个汉堡充饥,冷小野又帮小家伙买了一袋幼猫猫粮、一盒牛奶以及一只喂婴儿用的小奶瓶。

    小家伙也不知道多大,能不能吃猫粮还是个问题,所以只好两手准备。

    看到架子上的口罩,她顺手拿了一个放进购物篮。

    从超市走出来,看看腕上皇甫耀阳的手表,看时间还很充沛,冷小野立刻就走到角落,将牛奶灌进小奶瓶,像母亲喂小婴儿一样,塞进小雪球的嘴里。

    小家伙起初还有些不太适合,后来尝到奶味,立刻就本能地喝起来。

    一手捏着奶瓶,冷小野就将自己的汉堡送到嘴边,一对眸子迅速地观察着四周。

    机场内,人来人往,看上去很是平常。

    不过,她很快就发现了一个眼熟的黑衣人,认出是皇甫耀阳船上的保镖,冷小野只是扬唇一笑。

    将自己的汉堡吃完,她迅速将口罩遮到脸上。

    这功夫,小雪球已经将小奶瓶里的奶喝掉大半,似乎是吃饱了,移开了小嘴。

    “好,现在我们都吃饱了,该去办理托运了。”

    抱着小家伙,将乱七八糟的东西收进双肩包,冷小野懒洋洋地迈开步子,直接向那名保镖走过去。

    保镖只是扫了她一眼,立刻就移开目光。

    伪装成功

    冷小野在心中暗笑着,当即放心大胆地向托运处走去。

    这家伙都认不出自己,皇甫耀阳手下那些蠢蛋肯定也是一样。

    来到托运处,冷小野向服务人员说明了情况,然后就将小奶猫放到柜台上。

    “请问,您的宠物有动物检疫证明吗”工作人员客气地询问。

    “当然”冷小野送上一个大大的微笑,“没有”

    工作人员歉意地笑,“这样的话很报歉,我们不能装您办理托运。”

    “您就通融通融吗,这只猫呢,是我之前的宠物猫刚刚生下来的小宝宝,您说它这么小,怎么可能有免疫证明”冷小野看一眼左右无人,立刻就将自己腕上那只皇甫耀阳的手表取下来,用手遮挡着送到那名工作人员手里,“漂亮的姐姐,这一次就麻烦你喽”

    工作人员看看她手边的名表,只是眼睛发亮。

    她当然是识货的,不说这只表,光是上面镶着的钻石都是价值不菲。

    “你放心啦,这个角度,监控器是拍不到的”看对方动心,冷小野轻轻晃了晃手中的手表,手表内镶着的血色钻色,立刻反射出漂亮的光芒,“这些钻石可是真的哟”

    么么哒,明儿见

第75章 肯定会不高兴的    夜风扬划下车窗,就见车子外的冷小野,抬手在唇边做了一个微笑的手势。

    “夜风扬,以后记得多笑笑,你笑起来比板着脸的样子好看多了。”

    夜风扬轻笑出声,“好。”

    “那再见喽”向他挥挥手,冷小野抱着小雪球转身向着驶过来的机场大巴奔过去。

    看着她上了车,夜风扬抬脸,看看后视镜里自己的脸,向上扬了扬唇角,然后就深沉起脸色,掉转车头急急地向前开去。

    马上就要投入工作,他现在可没有笑的心情。

    尽管如此,他还是不自觉地看了一眼后视镜,后视镜里,机场大巴已经启动,渐行渐远。

    医院。

    老管家急急地走进贵宾病房,护士和医生正在劝他。

    “先生,您真得不能下床。”

    “先生,您现在绝对不能动啊”

    当然,劝归劝,医生和护士都只是远远地看着,不敢上前。

    刚才,敢看着这位将一个保镖摔出去,他们谁敢上前阻止。

    皇甫耀阳只是充耳不闻,依旧我行我素地从病房上缓缓起身,私人医生和保镖站在旁边,想阻止以不敢,想扶又怕他生气,一个个只是在旁边犹豫着。

    “伯爵先生”老管家忙着走过来扶住他的胳膊,“您”

    皇甫耀阳的声音略显虚弱,却无比固执,“准备飞机,我要去机场。”

    找了整整一晚上,竟然没有半点冷小野的消息,他哪里还沉得住气。

    如果这一次找不到她,那丫头不知道又要飞到哪里去,再找她无异于大海捞针。

    “可是,您”老管家想要劝他,看到他投过来的目光,又软下声音,“您身上有伤,能不能坐轮椅”看他不为所动,他忙着又说道,“您的命可是小姐救回来的,要是小姐知道您这样折腾自己,肯定会不高兴的。”

    皇甫耀阳斜了他一眼,“拿轮椅来。”

    老管家这才松了口气,“快来轮椅来。”

    管家和助理、保镖们一阵忙碌,片刻之后,皇甫耀阳在医生和保镖们的陪护下,坐上停在顶楼的直升机,飞往当地机场。

    阳光从窗外投进来,映在皇甫耀阳没有血色的脸色,分开的病号服衣领间,两弯锁骨之间,黑色皮绳上垂着的那一枚金色钻戒格外地耀眼。

    医生坐在他旁边,小心翼翼地举着药瓶。

    老管家和保镖都是在一旁严阵以待,生怕自家伯爵大人会出现意外。

    皇甫耀阳注视着窗外的街景,眼看着渐近的机场,他露在眼罩外的眸子微微眯起,“去美洲的飞机在哪个候机厅”

    老管家看了看不远处的机场,“小姐是要回美洲”

    皇甫耀阳轻吸口气,“我只是推测。”

    冷小野的相貌,明显是亚裔,她会说中文,口音是北京腔,她还说过留学生之类的字眼,而且她说英文的时候是明显的美音。

    综合这些信息,皇甫耀阳可以推测出,冷小野很有可能是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