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夜风扬划下车窗,就见车子外的冷小野,抬手在唇边做了一个微笑的手势。

    “夜风扬,以后记得多笑笑,你笑起来比板着脸的样子好看多了。”

    夜风扬轻笑出声,“好。”

    “那再见喽”向他挥挥手,冷小野抱着小雪球转身向着驶过来的机场大巴奔过去。

    看着她上了车,夜风扬抬脸,看看后视镜里自己的脸,向上扬了扬唇角,然后就深沉起脸色,掉转车头急急地向前开去。

    马上就要投入工作,他现在可没有笑的心情。

    尽管如此,他还是不自觉地看了一眼后视镜,后视镜里,机场大巴已经启动,渐行渐远。

    医院。

    老管家急急地走进贵宾病房,护士和医生正在劝他。

    “先生,您真得不能下床。”

    “先生,您现在绝对不能动啊”

    当然,劝归劝,医生和护士都只是远远地看着,不敢上前。

    刚才,敢看着这位将一个保镖摔出去,他们谁敢上前阻止。

    皇甫耀阳只是充耳不闻,依旧我行我素地从病房上缓缓起身,私人医生和保镖站在旁边,想阻止以不敢,想扶又怕他生气,一个个只是在旁边犹豫着。

    “伯爵先生”老管家忙着走过来扶住他的胳膊,“您”

    皇甫耀阳的声音略显虚弱,却无比固执,“准备飞机,我要去机场。”

    找了整整一晚上,竟然没有半点冷小野的消息,他哪里还沉得住气。

    如果这一次找不到她,那丫头不知道又要飞到哪里去,再找她无异于大海捞针。

    “可是,您”老管家想要劝他,看到他投过来的目光,又软下声音,“您身上有伤,能不能坐轮椅”看他不为所动,他忙着又说道,“您的命可是小姐救回来的,要是小姐知道您这样折腾自己,肯定会不高兴的。”

    皇甫耀阳斜了他一眼,“拿轮椅来。”

    老管家这才松了口气,“快来轮椅来。”

    管家和助理、保镖们一阵忙碌,片刻之后,皇甫耀阳在医生和保镖们的陪护下,坐上停在顶楼的直升机,飞往当地机场。

    阳光从窗外投进来,映在皇甫耀阳没有血色的脸色,分开的病号服衣领间,两弯锁骨之间,黑色皮绳上垂着的那一枚金色钻戒格外地耀眼。

    医生坐在他旁边,小心翼翼地举着药瓶。

    老管家和保镖都是在一旁严阵以待,生怕自家伯爵大人会出现意外。

    皇甫耀阳注视着窗外的街景,眼看着渐近的机场,他露在眼罩外的眸子微微眯起,“去美洲的飞机在哪个候机厅”

    老管家看了看不远处的机场,“小姐是要回美洲”

    皇甫耀阳轻吸口气,“我只是推测。”

    冷小野的相貌,明显是亚裔,她会说中文,口音是北京腔,她还说过留学生之类的字眼,而且她说英文的时候是明显的美音。

    综合这些信息,皇甫耀阳可以推测出,冷小野很有可能是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

第73章 天生没有幽默细胞    冷小野对着镜子看了一眼自己,抬手从耳朵上取下那只红宝石耳钉装进口袋,自认就算是老妈站在眼前,也不可能会认出她,这才从浴室里走出来。

    桌边,夜风扬已经将照片粘好,看到她出来,他立刻就站起身,将一个伪装用的双肩包送到她手上。

    “走吧。”

    冷小野一声不吭地接过包,跟着他往外走。

    明明饿得要死,却连看也没有看桌上的早餐一眼。

    二个人一起走到门的时候,注意到门边的柜子上挂着的一只银色钥匙圈,她停下脚步,抬手拉住他的衣袖,指指那个钥匙圈,目光带着询问。

    他不让她说话,她只好用哑语。

    夜风扬看了她一眼,点头。

    那个钥匙圈上并没有钥匙,就是他之前收拾房间的时候收拾出来,随手放在那里的,也没有什么用。

    拿过钥匙圈,两个人上了车,冷小野就对着车上的镜子,将那只钥匙圈小心挂到了自己的左耳耳洞上。

    然后,她就继续在那里一言不发,只是将手伸在口袋里,安抚着小奶猫小雪球。

    小雪球刚出生就成了弃猫,还是头一回享受到这样的温存,极是乖巧地缩在她的口袋里,任她抚摸,也是一声不吭。

    车子启动,一路驶向机场,人和猫谁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夜风扬心里的怒气却是一点点地褪了下去,他也知道,这件事情不是她的错,她并不是故意的,自己刚才实在是太失态了。

    这丫头明显还是个孩子,而且肯定是经历过什么可怕的事情,他那样骂她,实在是有点过分了。

    “刚才报歉。”

    “不是的。”冷小野正色开口,“确实是我错了,我不该睡你的床,动你的东西,对不起,你骂得也对,以后我会注意的。”

    她突然这么乖巧,夜风扬反倒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这时候,冷小野却已经侧过脸,向他晃晃左耳上戴着的大耳环,“我的钛合金新耳环怎么样,酷不酷”

    夜风扬转过脸,这才注意到她耳朵上的钥匙圈。

    小巧的耳垂上,挂着一只大大的银圈,小丫头眨着大眼睛,就仿佛她耳朵上戴着的,是全球最贵重的珠宝一样的表情,实在让人忍俊不禁。

    夜风扬不自觉地扬起唇角,“很适合你,我猜肯定很贵重。”

    “哈”冷小野立刻笑起来,“我还以为,你天生没有幽默细胞呢”

    说着,她就将口袋里的小奶猫拉过来,捏着一只猫爪向他晃了晃。

    “holle,我是小雪球”

    夜风扬挑眉,“哪来的”

    “你的床下。”冷小野将小奶猫捧在手中,“应该是从窗子跑进来的小野猫,我准备带它回美国。”

    夜风扬看看她手中的小奶猫,突然回过神来,刚才卧室里那满地的狼籍,八成是这个小东西的杰作。

    就算冷小野再顽皮,也不可能把纸巾撕得到处都是,他真是被气晕头,才会误会是她干的,“冷小野,我刚才”

    冷小野笑着截住他的话头,“刚才哦,刚才的事情我已经删除,回收站都清空了,不记得了。”

    么么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