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眼下的情况,他必须要去向国王解释一下这个行为,以免给他的敌人们提供针对他的机会。

    所谓的辞职当然不过只是刺激女大公的气话而已,他当然不会真得辞职。

    不仅仅是因为他喜欢将一切掌握在手心,还因为,他不想他的敌人高兴。

    他的人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他存在的意义只有两个词。

    征服他想要的,毁灭他不喜欢的,仅此而已。

    穿戴整齐,走到床边,看看枕上依旧在沉睡的冷小野,皇甫耀阳小心地弯下身子,用唇触触她的额头。

    感觉着她的额光滑而微凉,他这才帮她掩掩被角,放心地走出卧室。

    一路下楼,老管家早已经如往日一样等在客厅,看到他,立刻就迎上来。

    “过一会儿,让女佣把衣服送进去,记得不要吵醒她。每隔两个小时为她测一次体温,如果她发烧的话,立刻通知我。”

    “是,伯爵先生。”

    “去准备车子,我要去王宫。”

    老管家立刻向一位佣人挥挥手,“我去让人为您准备早餐”

    “不用了。”皇甫耀阳迈步就要向外走。

    “伯爵先生。”老管家急行两步追到他身侧,“如果您不吃饭,小姐肯定会不高兴的。”

    顿住脚步,皇甫耀阳抬腕看了看表,“我只有半个小时时间,让他们动作快一点。”

    “好的,我保证不会耽搁您的时间的。”老管家脸上一喜,立刻就将他引进餐厅。

    老管家也猜到,他今天可能的安排,早就已经让人将早餐准备好,皇甫耀阳一进餐厅,佣人立刻将餐点送到他面前。

    皇甫耀阳吃过早餐,又向老管家叮嘱几句,带着助理和保镖离开大宅。

    楼上。

    冷小野一直睡到十点多钟才清醒过来,睁开眼睛,没有看到身侧男人的身影。

    她正在疑惑,只见一位女佣正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走进来,看到她,立刻恭敬行礼。

    “小姐,早”

    “早。”

    冷小野礼貌回应,女佣就将捧着的衣服送到床侧,然后拿过桌上的体温计来,仔细消毒,小心地送到她面前。

    “请您试一下体温。”

    冷小野撑臂坐起身子,“没关系,现在没有发烧。”

    女佣却依旧双手捧着体温计,“这是伯爵先生的吩咐,每两个小时要记录您的体温,如果我没有记录,先生会生气的。”

    只看女佣忐忑的样子,冷小野就不难想象,那家伙平日里对她们肯定没少发脾气。

    为了不为难对方,她乖乖地拿过体温计送到嘴里。

    试好体温,女佣仔细地记录在本子上,然后就拿过衣服准备帮她穿衣。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冷小野可没有随便让人家看自己**的习惯,这一回,女佣倒没有坚持。

    “您想吃什么,我去让厨房里准备早餐。”

    “随便吧。”冷小野随口应。

    女佣站在床边,一脸地局促,想问又不敢问。

    整个伯爵府上上下下都清楚,自家伯爵大人如何在意这位小姐,现在她一句随便,佣人只是犯了难。

199.第199章 受不了    感觉着他灼热的手掌,落在她的胸口,冷小野脑子里嗡得一声闷响。

    不是说一个吻的吗

    她心中一慌,用力将舌尖从他嘴里收回来,侧脸避开他的吻,手就伸过去抓住他的手掌。

    “皇甫耀阳,你”她剧烈地喘息着,因为说得太急,控制不住地咳嗽起来,“咳”

    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皇甫耀阳深深地吸了口气,撑臂从她身上爬起来,揭被下床,大步走进浴室。

    冷小野好一阵才止住咳嗽,听着浴室内的水声,只是皱着眉抓着被子。

    那家伙又去洗澡了

    这一次,皇甫耀阳又冲了好久的冷水,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随意擦擦头发,裹着浴巾走出浴室。

    冷小野看出他出来,一紧张,又咳嗽起来。

    他皱眉,立刻就接了一杯水过来,试了试温度,伸手将她扶起来。

    他刚冲过冷水,手也是凉得,被他一触,冷小野立刻全身一颤。

    皇甫耀阳忙着缩回手掌,抓过被子扶着将她扶起来,将水杯送到她嘴边。

    “喝点水,润润嗓子。”

    他的头发还没有摘干净,有水滴下来,落上她的手背,冰凉。

    冷小野侧眸,看着手背上那一滴缓缓淌下去的水珠,心里只是有些闷闷的不舒服。

    这家伙,去冲冷水了

    看她犹豫着没有动,皇甫耀阳只当她是怕水热,忙着说道,“水不热,喝吧。”

    “恩。”

    冷小野轻应一声,将杯子送到嘴边,喝了一口,温热的水润过喉咙,痒痛的嗓子果然舒服许多。

    喝了一口水,抬脸看他还站在床边,她只是不忍。

    “你去把头发吹一下,别感冒了。”

    a国的地址位置处在回归线以内,即使是冬天也很温暖,可是早晚温差还是很大,就像现在这个时候,白天温暖的可以穿夏装,夜晚却还是很凉的。

    看她止住咳嗽,皇甫耀阳这才回到浴室,将头发吹干。

    等他重新走过来,冷小野已经喝完水,将杯子放到床头小桌上。

    回到床侧,皇甫耀阳挑被钻进去,却只是远远地睡在一侧,并没有再碰她。

    一来,他身上凉怕她受不了,二来,他也怕自己受不了。

    冷小野原本紧张地闭着眼睛,全身戒备,后来看他似乎并没有再动她的意思,也就慢慢放松下来,不多时就沉沉睡去。

    睡到半夜的时候,她的烧又烧上来,不自觉地开始发冷,人就本能地向温暖的他凑过去。

    她是本能地行为,却被皇甫耀阳吵醒,忙着替她试了体温,看只是低烧才放下心来,将她拥到怀里抱紧。

    身体被他焐暖,她只是睡得很香,他却是一晚也没怎么睡,帮她数次监测体温。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看着她的烧重新退回正常值,他才松了口气,却并没有再睡,而是小心地松开她,起身离开了床。

    连他那个一向不怎么理会他的母亲,都主动找上门来,很明显这一次他私自动用军队的事情,已经闹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