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感觉着他灼热的手掌,落在她的胸口,冷小野脑子里嗡得一声闷响。

    不是说一个吻的吗

    她心中一慌,用力将舌尖从他嘴里收回来,侧脸避开他的吻,手就伸过去抓住他的手掌。

    “皇甫耀阳,你”她剧烈地喘息着,因为说得太急,控制不住地咳嗽起来,“咳”

    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皇甫耀阳深深地吸了口气,撑臂从她身上爬起来,揭被下床,大步走进浴室。

    冷小野好一阵才止住咳嗽,听着浴室内的水声,只是皱着眉抓着被子。

    那家伙又去洗澡了

    这一次,皇甫耀阳又冲了好久的冷水,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随意擦擦头发,裹着浴巾走出浴室。

    冷小野看出他出来,一紧张,又咳嗽起来。

    他皱眉,立刻就接了一杯水过来,试了试温度,伸手将她扶起来。

    他刚冲过冷水,手也是凉得,被他一触,冷小野立刻全身一颤。

    皇甫耀阳忙着缩回手掌,抓过被子扶着将她扶起来,将水杯送到她嘴边。

    “喝点水,润润嗓子。”

    他的头发还没有摘干净,有水滴下来,落上她的手背,冰凉。

    冷小野侧眸,看着手背上那一滴缓缓淌下去的水珠,心里只是有些闷闷的不舒服。

    这家伙,去冲冷水了

    看她犹豫着没有动,皇甫耀阳只当她是怕水热,忙着说道,“水不热,喝吧。”

    “恩。”

    冷小野轻应一声,将杯子送到嘴边,喝了一口,温热的水润过喉咙,痒痛的嗓子果然舒服许多。

    喝了一口水,抬脸看他还站在床边,她只是不忍。

    “你去把头发吹一下,别感冒了。”

    a国的地址位置处在回归线以内,即使是冬天也很温暖,可是早晚温差还是很大,就像现在这个时候,白天温暖的可以穿夏装,夜晚却还是很凉的。

    看她止住咳嗽,皇甫耀阳这才回到浴室,将头发吹干。

    等他重新走过来,冷小野已经喝完水,将杯子放到床头小桌上。

    回到床侧,皇甫耀阳挑被钻进去,却只是远远地睡在一侧,并没有再碰她。

    一来,他身上凉怕她受不了,二来,他也怕自己受不了。

    冷小野原本紧张地闭着眼睛,全身戒备,后来看他似乎并没有再动她的意思,也就慢慢放松下来,不多时就沉沉睡去。

    睡到半夜的时候,她的烧又烧上来,不自觉地开始发冷,人就本能地向温暖的他凑过去。

    她是本能地行为,却被皇甫耀阳吵醒,忙着替她试了体温,看只是低烧才放下心来,将她拥到怀里抱紧。

    身体被他焐暖,她只是睡得很香,他却是一晚也没怎么睡,帮她数次监测体温。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看着她的烧重新退回正常值,他才松了口气,却并没有再睡,而是小心地松开她,起身离开了床。

    连他那个一向不怎么理会他的母亲,都主动找上门来,很明显这一次他私自动用军队的事情,已经闹大。

198.第198章 你对我最好了    感觉着皇甫耀阳的手伸向她的浴巾,冷小野终于按捺不住,抬手抓住他的手掌。

    “明天行吗”

    “明天”皇甫耀阳微微皱眉,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对啊,明天,你再让我休养一天就一天,行不行”冷小野在他怀里转过身,用力在自己的大腿内侧拧了一把,只觉得眼圈发热,她才吸着鼻子,“可怜兮兮”地抬起脸看向他,“我现在还没有痊愈,不能那个,等我再休息一天,明天晚上,我我一定满足你”

    反正,先混过一晚是一晚,明天再说明天。

    房间内,只亮着一盏小小的夜灯。

    皇甫耀阳听完她的话,才反应过来,她是担心他对她做什么。

    灯光下,她的眼睛泪闪闪的,看上去可不惹人怜惜。

    抬起手掌,他轻轻地用指腹摸摸她的小脸。

    “放心吧,你身体恢复之前,我不会动你。”

    哦耶

    冷小野在心中为自己叫了声好,看着他的脸,她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将手臂拥过来拥住他的颈。

    “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嘴里这么说,她的小脸上却满是狡黠的神情。

    这么说的话,她只是一直装柔弱,他应该就不会动她。

    她主动亲近,皇甫耀阳自然不会拒绝,当即伸臂拥住她,大手就在她背上轻轻地拍了拍。

    “好好休息吧。”

    “恩。”冷小野欢快地应了一声,松开他的颈,本着稳住这只禽兽为目的,她很轻地吻吻他的脸,“晚安”

    因为发烧,她的唇微微有点热。

    软软地贴上他的脸,很轻的一吻却让他的心一阵悸动。

    这时节,冷小野却已经放心地躺回枕头,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看着重新躺回自己枕头上的冷小野,他的视线浇在她的唇上,不自觉地有些唇舌发干。

    撑臂起身,他垂脸向她凑过来。

    感觉着他的气息,冷小野吃惊地张开眼睛。

    视线中,他的俊脸已经近在眼前了。

    “”

    不是说不动她吗,他这是干吗

    “你”

    “只是一个吻。”

    他轻语一声,唇已经落下来,覆上她的。

    冷小野你字尾音还没有出来,他的舌已经不客气地长驱直入,钻到她的齿间。

    只是一个吻

    冷小野怔了怔,感觉着他的舌已经纠缠住她的,她已经抬起来抵住他胸口的手掌,没有再继续加力。

    他一向说话算话,如果她反抗,反倒可能会让他更加不高兴。

    他要一个吻就让他吻好了。

    最好是把感冒传染给他,然后他身体不舒服,就没空折腾她了。

    只可惜,理智是一回事,本能是另一回事。

    皇甫耀阳原本确实是只想要一个吻,可是当他真得吻上她的时候,身体刚刚压抑下去的那股火焰,瞬间再加蒸腾,而且比刚才更加强烈。

    他的身体不自觉地覆上来,压住她的,吻越发狂野。

    手掌也是不自觉地移开去,移开她抵在他胸口的手掌,手指顺着她光滑的臂滑下来,在她的肩膀上略一停留,然后就去拉扯她的浴巾。

Comments are closed.